返回列表

金刚萨埵


修持金刚萨埵之理  
为正修成就方便,除内违缘、断罪堕增长、消除破戒犯禁第一之方便故,于初修者为要务。心璎珞续云:
一切如来为一身,住于白莲月轮中,
杵铃璎珞为庄严,金刚勇识善观中,
将此百字依仪轨,持诵二十一遍已,
加持堕落诸业力,令其从此不变多,
诸胜智者所说故,余闲时中务善持,
若能诵足一拉刹,即能变为净自性。

以故,正修理如成就方便。
彼又诵:最上三宝我皈依等先皈依发心。于己顶想忽现白巴M字,巴M亦化光,变具脐蕊白八瓣莲花。彼脐间,白阿转月轮,量等莲脐。其上想白吽字化为脐帜白吽之白五股杵。杵放无数光,作众生事已,光回入杵。
杵与吽化光,转金刚勇识,身色白,一面二臂,持杵铃交叉佛母背后,着彩衣,金刚跏趺坐。彼怀金刚慢母。白色,一面二臂,持钩刀颅器,挽佛公颈。佛母二足盘于佛公二髀上。
金刚勇识双尊于顶白唵,于喉红阿,于心蓝吽,庄严。信解。勾入智慧尊、灌顶、顶严等,如现观修。
复次,己心间月轮中,己凡夫相而坐,信解。彼外,想此生父母等一切众生,色黝然如地衣而住。己顶之金刚勇识心间月垫上,白吽字其外百字明围绕。放出等于一切众生之光颖,上各有金刚勇识双尊。于双尊合间出,由己顶入。在心间之一一众生顶上。想各住金刚勇识双尊。
又,金刚勇识心间吽字与咒鬘放出无数光头上,放持各种供之供天女无数,于诸佛菩萨荐喜悦供。彼等一切躬、敕、心德、业光相摄,回入顶上金刚勇识心间。想金刚勇识即彼消除一切众生罪障时,无着之威雄神力,盈然丰足。

复次于诵百字明所缘理。上排所缘、下排所缘、蕴排所缘三理。任作均可故。
依上排说:己顶上金刚勇识心间吽字与咒鬘,降下甘露,与双尊之红白净心和合。于合间出,于己顶入,至心间。入心间各众生顶。己与一切众生轮回无始以来所积一切业堕罪障,及破戒犯禁,如墨水相,于根门与毛孔外出,自身如无垢琉璃。想之,而诵。
依下排说:金刚勇识心间甘露,如前降下,入一切众生,自顶至脚心充满,如器盛粃糠,而注以水。甘露上排一切业堕罪障,如墨水相,出于根门与毛孔。身如前离垢。想之而诵。
依蕴排说:心间住自凡夫相等一切众生心间,一切业堕罪障想尘蕴,状如黑球而住。金刚勇识心间甘露降澍黑球上,有如急流注于灰蕴,摧坏如是罪障黑球,如前由根门毛孔外出离垢。想之而诵。
又将自己心间,观一切众生不安时。己顶上金刚勇识心间吽字与咒鬘,放出无数光头,放出一一金刚勇识双尊,入于一切众生顶上。降如前甘露。所缘如前,作之而诵。

所持咒义:
嗡字,前讲竟。
班杂萨埵,金刚勇识。
萨嘛鸦,誓句。
玛怒巴拉呀,随护持。
班杂萨埵地诺巴,金刚勇识近。
地嚓,求住。
支卓,坚固。
美巴瓦,求赐体自性。
苏多喀又美巴瓦,于我赐最悦自性。
苏波喀又美巴瓦,于我赐最增自性。
啊怒热多美巴瓦,于我赐最爱自性。
萨日瓦思地美扎呀擦,赐我一切成就。
萨日瓦格日玛 苏杂美,赐我一切事业。
自当希日阳 古如,祈赐心德。
吽,心金刚种字。
哈哈哈哈霍,五表五智。
巴格万,出有坏。
萨日瓦达他噶大,一切如来之。
班杂日,金刚。
玛美木杂,求不舍。
班在巴瓦,金刚者自性。
玛哈萨玛呀 萨埵,大誓句勇识。
啊,敕金刚种字。表诸法不生。
吽,表大乐智。
呸,能明乐空无别智,亦能降彼不顺方。
呸字即是能降冤,并能除灭诸朋比。
如是说,诵后己与一切众生,异口同音呼各各所戴之金刚勇识,信解。依现语续所载:我因愚懵无知识等偈祈祷理。彼彼金刚勇识于何所住顶语彼彼众生曰:善男子,汝之罪障一切破犯悉皆净矣。明告已,入己与一切众生。自他身口意三与金刚勇识躬敕心浑然不可分别矣。

如是作金刚勇识修持具业对治四力理。
作皈依发心,即倚力。
正修持,即对治遍行力。
以我因愚懵等意祈祷,即决除力。
此后誓不再作之止心,即复退过力。此后力乃带说。
以上初晌云何作之理说竟。


修理有三,起修理,正修理,后修理。

初起修理
对己印堂虚空中,上师顶住金刚勇识双尊外。上师德斡佛菩萨勇男空行护法会无数围绕而住。信解。如菩提乐道观想亦可。如依怖畏尊仪轨合修时,所观倚越量宝殿,偕倚者十三尊佛之中主怖畏双尊,及痴狱帝主等五部,表佛宝遍聚。四门明王与四明母,主眷义虽无别,而现菩萨相故,表僧宝遍聚。彼等意根之灭道证法,与越量宝殿金刚宝顶小龛内所供之根续梵箧教法,即法宝遍聚。如是三宝,作真实想。

己外围绕,父母起,及亲冤非亲冤众生,各观本相,或观人相。继想我与外绕一切众生,如菩萨地论所说,为百苦等所害,如屠人举刀,住其下而起大怖。以于中具能救之力舍对面救处余无所有之信心,其苦乐臧否若何,亦惟尔是赖而寄托之。我与一切众生,直至菩提,于恐怖因中祈垂求护。非惟口诵。以勇猛心诵:最上三宝我皈依时,想对面救处,降下甘露,入于己与围绕一切众生,无始以来罪业,洗涤净尽。
观己外围绕六道所集一切众生。彼彼无量世中曾为我母。彼时亦如今时之母,为作无量利乐,其恩应依法报之。彼彼虽安乐是思,而其所作惟具苦因故,终不得乐。思惟恒常为苦所害之理,与具乐之如愿慈,离一切苦之悲,我于彼亦决作之增上心,数数修习。以故我依波罗密道三阿僧祇等中积于广大二粮,自方意乐,虽如鹅入莲海,惟以其间为苦所害众生难耐故。是以希求迅速现双入金刚持位。故修此道,思惟而诵:一切众生我愿度,即发愿心。咸令安住菩提境,至诚实发菩提心时。发修菩提境因六度所集,二道级修持,我自作之。更领彼等安住是境之行心,如是皈依发心,诵三遍或七遍等,即倚力。或修持金刚勇识于救处,为倚力。后一切救处化光,从印堂入而加持根。

第二正修理。
己仍观佛或己凡夫相。当印堂八指空处,忽现莲名首字明点庄严之巴M字。白色,立相。彼化光,变瓣蕊具足之八瓣白莲。柄光筒,根红色,脐黄绿,蕊红黄,根入梵孔,八瓣齐开。色白,表尘垢不染。八瓣,表以四无量与四羯摩饶益有情。根入梵孔,为易显后之降甘露所缘。莲上忽现世俗菩提心自性白元音阿字。彼化光,转为清凉光辉圆满月轮。如覆水晶曼达,量等莲脐。白色,表白业法基。圆满,表所缘众生无远近亲疏。触之清凉,表消除自事作意之热恼。光辉,表他事圆满。

疏中虽载依种字观,此时依三仪轨观故。月上忽现白色吽字。彼化光,变为胜义菩提心自性白五杵杵。立相。脐间帜以吽字。

彼又,物中之金刚石,能摧坏他一切物,自方则无能摧坏者。如是胜义心,能降我执、迷乱等一切烦恼,为诸烦心所不能坏故,现杵相。上五股,表胜义心智内,所分方五佛自性。下五股,表慧五佛母自性。四方股入于中股,表显分空分之大圆镜等四智,除微分自性皆摄于法界体性智。上下月垫,表离二障尘垢。上下鬘,表二十七羯摩所作相续无间。上下莲垫,通常说,表八正道。非常说,表上降下坚八喜与八空分,共十六。脐瓶,表俱生大乐出处之净心。

如是所显杵,亦表智慧自性故。脐帜吽,杵明如水晶数珠。吽字如珠绳。脐内,外视内明,修之为要。量大小无定说故,依行者心,别无定式。但为成熟正分之根,令心住分坚固。宜观如中等豌豆。其次观如拇指。乃一切大德所说。

种子吽字手帜杵内放无数光。有一光头现持各种供物之供天女,供十方无数佛刹所住一切佛菩萨,令其喜悦。有一光头显出无穷适用器物及食品,满足一切众生愿。有一光头上显出无数双尊金刚勇识度脱三界一切众生苦及因。令得金刚勇识位。一切光收摄为一,入手帜与种字。彼化光,转成金刚勇识双尊。俨然而立。信解。依次观之。金刚顶续云:
云何称之为金刚,坚固无心与罅隙,
不能斩断与摧坏,不能烧毁不坏故,
真空谓之为金刚。
偈义佛心不二智,无粗四大所合之心与罅隙,贪等烦恼任何不能断坏故,坚固。于四魔战胜,无能烧坏故,谓金刚。

又云:
超越尘垢断烦恼,相应聚之大相状,
能摧一切无阴翳,以是智者名勇识。
偈义超越细所知障寻常显之尘垢,断细烦恼障之寻常恋。虽住身心无别正智相应中,为除所度一切众生无明翳故,变现嬉舞相状。于行无疲厌而意特雄猛,故名勇识。约言乐空无别智,亦为金刚自性。即彼以大悲心入众生事,极勇猛故,为金刚勇识。金刚勇识意清净佛故,最细持命气之本色白。以是因缘,身色白,笑悦相。一面二臂,右五股杵,左铃当心。与佛母相抱状,交叉而持。于疏虽谓执铃置胯,此时依诸大成诀。双尊相抱状,乃非常别法。

铃端五股杵,表心乐空无二智。同前。彼智非能显于一切众生眼前故,不现不了义掌相。所表义智,以能表喻语亦不能宣故,以般若母面表佛躬。彼下宝瓶,表净心。彼下颈八楞,表八喜。八瓣莲,表心间八支脉。四部四母八种字,表四喜四空智。杵鬘八或十六,表四白分四红分八净心,或八白八红十六分。鳌头表悲。彼口所出半正网,表诸摄法。八手帜,表八正道。下杵鬘,表道时一切智。铃腔空,表依自性不生。声,表佛敕。铃口,表佛母密处。铃舌,表佛公杵。八楞,表秘内八脉。如是摇动,表生俱生智。

于彼怀观母。金刚慢母、或金刚性自在母,二虽均可。此观金刚慢母。身白色,一面二臂,右手执能断执持妄想杵庄严之钩刀,左手执五智甘露盈满之颅器。与佛公相抱。二尊并曳巴尼鸦匝礼嘎(五取)天衣,头璎珞、耳璎珞、颈璎珞、腋珞、项鬘、带、臂钏、胫钏、八宝璎珞饰严。身具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佛公金刚跏趺,佛母勇识跏趺。住白光蕴聚中。

次,双尊顶上,躬金刚自性白唵字。喉间,敕金刚自性红阿字。心间,心金刚自性蓝吽字,庄严。心间世俗菩提心自性月轮上,胜义菩提心自性五股杵。杵脐月上,心乐空无二智自性,白如水晶吽字,立相。如是观誓句尊已,召请智慧尊。 吽字光,如日出东山,刹那间,遍一切赡部洲。同时遍满十方无数佛刹。信解为要。彼光感动诸佛菩萨心根,不能自止。于自性法身处,及报化境色究竟天,与极乐世界;报身佛与阿弥陀佛;为随持己,皆现金刚勇识双尊相等。释迦、弥勒、妙音,密、乐、畏三;白、绿度母;嘛哈嘎拉、法王、多闻子等,诸佛均现金刚勇识双尊智慧勇识相。雰霏如雪,来入金刚勇识。救处遍聚。信解。此法葢等同一切成就方便。或顶上金刚勇识心间吽字,放无数白钩形光,遍诸佛刹。一切上师德斡佛菩萨心间,皆因光触,感动彼彼心根。各现金刚勇识双尊智慧勇识相。请住对面空中。信解。

如密聚成就仪轨:以唵班杂萨埵阿喇噶哈等献供。密、乐二者实诵匝吽邦吙。怖畏仪轨虽不实诵,务依实诵信解故。想对面所住智慧尊。以匝请至誓句尊顶上。以吽想智慧尊于誓句尊顶入,如乳投水。尚未融合。以邦智慧尊与誓句尊二相合无别。以吙无别和合喜悦坚固。

请灌顶佛。复从誓慧无别心间吽字放光。由自性大乐处,不动佛居中之五部灌佛与眷属,请至对面空中,依密聚理,以巴尼鸦匝沽拉等献供。咒义:巴尼鸦匝,五。沽拉,部。故于五部与眷属。

复次。于诸灌佛祈求灌顶。乞不动等胜五部如来,今以大功德水灌顶于金刚勇识双尊。因如此请求,彼诸灌佛,手持智慧甘露盈满之白宝瓶。先诵吉祥歌、雨花,诵唵萨喇斡答塔阿噶答阿必磕嘎答萨嘛鸦施叶吽梭哈中,以宝瓶水于金刚勇识双尊顶灌之。

咒义:
唵,引咒。
萨喇斡,一切。
答塔阿,如。
噶答,来。
阿必,现。
磕嘎答,赐权。
萨嘛鸦,誓句。
施叶,为德。
吽,五智。
梭哈,立本。
约言咒义:一切如来为立誓句德本,今现赐以五智自性权。

如是灌顶已。金刚勇识双尊被甘露充满。心根生出殊胜无漏乐矣。了义金刚勇识染于尘垢,所知无有。而以吾等凡夫俗行破戒犯禁之尘垢所触,亦皆净。余水上溢至顶,转成不动佛。色蓝,持杵铃,为顶严。信解。

彼顶严,乃于因中以果顶严理。顶严之义,为了识部及部者。道时依三喜悦(以内外财供、以身口给侍、如教示修行),依止善知识之果。成佛时,彼上师部主相明成,以故应知此依上师于波罗密多乘时,表最切要故。至尊弥勒顶上有菩提塔,乃弥勒于己之上师本师释迦王,顶上不离恭敬。而吾等众生,则不见为佛,只见为塔。须知咒乘时,表尤切要故。部主顶严者,虽成佛亦不舍上师,于顶上恭敬。

复次,己外六道一切众生,或己心间月上,己凡相。其前父母,右兄弟,左友朋,后亲戚,外众生围绕。复次,思维业决定、增长、不作不现、作则不坏等。前作一切罪障破戒犯禁决现不随心果。如食毒药,一心生恶作,此决出力。后虽临命,此等身罪业不惟不作,微意不令起,此回退力。如是具此二力中,与己外六道一切众生,视能拔以上诸苦,除顶上上师金刚勇识,更无余之救处。提起此念,异口同声呼世尊金刚勇识佛。即乞垂恩,自他诸众生无始至今,因痴等所造十不善五无间罪等,及诸业障,并破各净戒,所犯誓句等,所有一切,今祈消除清净。从顶上金刚勇识心间月垫上,白吽字前起白色百字明咒鬘右旋,列如水晶珠,立相。内放无数白光。光头上,一一金刚勇识双尊,至一一众生顶上。降白甘露,由一切众生顶入。涤净破戒犯禁罪障习气。智慧甘露遍满周身。心中生出殊胜乐空智,转成金刚勇识身。

又,光头上放出不可思议供物、十方无数佛刹之诸佛菩萨。以外、内、密、真如诸供,皆大欢喜。敛收躬敕心德业加被,光相融入心间咒鬘与吽字,消除破戒罪障犯禁。威雄神力,比前愈盈然丰足矣。

复次。下述降除甘露观想详观中,
持诵咒时不疾亦不徐,声音不宜过大与过小,
勿杂语言以及散乱心,钩空握点一切不可遗。
离贤军所问续所说诵咒八病。

思维百字明咒义而诵。咒义:金刚顶续云:
唵字之义如何说,舍上与宝德富有,
善缘与相皆具足,誓愿者与吉祥意,
以是义为持宝咒。
依如是说:舍上法、解脱、宝、欲四部悉地,增长福之德富,得善会圆满之善缘,所欲誓愿到究竟,于吉祥善护持义,故为持宝咒。
唵含阿乌嘛三表躬敕心三。合一唵字,表躬敕心无别。为引咒首。
班杂萨埵,金刚勇识,义同前。
萨嘛呀,誓句。金刚勇识佛前所发誓愿或发心。
嘛努,随艰险祈所发誓愿随念。
巴拉,救护。即自他一切依愍祈救护。
班杂萨埵,如前。
得纳,金刚勇识汝。
乌拔,亲近意。
于阿乌予唵合成得懦巴。
堤支,住。即祈加被。
支卓,坚固。即永久不变。
美,于我。
巴瓦,体,即祈自性。合言,即求于我转为坚住自性。
苏多卡约,最悦。即何时不离状。
美巴瓦,祈于我转彼自性。
苏波卡约,最增。即德艺所作不失增长。
美巴瓦,祈于我转彼自性。
啊怒热多,随贪。即悲不散随入。
美巴瓦,祈于我转彼自性。
萨日瓦思地,一切成就。即通常八悉地等。非常三寂二谛无上慧成就无余,故一切。
美,于我。
扎呀擦,最赐。
班杂,最有各各、一一等义。故希有、或相续不断,数数或依次祈赐。
萨日瓦,一切。
格日玛,业。即息、增、怀与现行一切事业。
苏杂,求善赐。
美,于我。
自当,心。即己意。
希日阳 古如,祈求义德者。
吽,表乐空无别智,心金刚分说。
哈哈哈哈霍五,表五智。
巴格万,出有坏。金刚顶续云:
云何谓为出有坏,业与烦恼如是生,
如是烦恼所知障,不顺方之一切法,
于彼能坏为有坏。
依如是说。能坏二障与习气不顺方,故有坏。胜于缘觉声闻等,故藏文益一出字。(有者,六善具足也。坏者、摧坏四魔也。六善者,自在、善色、德、称、智慧、精进。禅定到彼岸,为自在。忍辱到彼岸,为善色。布施到彼岸,为德。持戒到彼岸,为称。般若到彼岸,为智慧。精进到彼岸,为精进圆满。四魔者,死主魔、烦恼魔、蕴魔、天子魔。死主魔有三,业死主、烦恼死主、意身死主。业死主,坏初地。烦恼死主与烦恼魔、坏至八地。意身死主与蕴魔天子魔、坏佛地。得有蕴涅槃时所受魔,为死主魔。意根最不安息,为烦恼魔。得无蕴涅槃时所受魔,为蕴魔。得最好艺时所受魔,为天子魔。)
萨斡答塔噶答,一切如来之。云何称之为如来:
住于法之正真如,复又他处不变异,
即彼善能宣说道,以是谓之为如来。
金刚顶续所说。
拔喇,金刚。即彼慧金刚。
嘛墨,我。
穆匝,祈不舍及祈不诓。
拔喇拔哈斡,金刚者之自性也。即躬心无别慧自性。
嘛哈大萨嘛鸦,誓句。
萨埵,勇识。即大誓句勇识。
阿,表佛敕不灭自性。
吽,表能出果苦故。伏因烦恼,能断有轮回缚。怖或诛毒思维加行者之心,无二第一明咒。吽字之义云何说:
诸苦能解并摧坏,能断诸有之缠缚,
以咒能杀毒类者,故于吽字善思维。
金刚顶续说。
呸,能伏一切毒类见及业烦恼与果。能勾明无上诸乐慧。呸之意义何所指:
能除毒害与众苦,能勾一切之安乐,
呸字为降伏义故,并能降其诸伴侣。
金刚顶续所说。

又,
唵,表躬金刚。
班杂萨埵,即呼金刚勇识之名。
萨嘛鸦,誓句即昔发心时,誓愿成道已,领一切众生至于彼位。今成佛于自成所作中得自在故,祈彼念昔发之愿。即警觉义。
嘛努巴拉呀,随持。即随为救护。
班杂萨埵,如前。
得懦巴地叉,祈近住。
支卓美巴瓦,祈赐与我体或自性。
苏多卡约美巴瓦,祈于我赐最悦自性。
苏波卡约美巴瓦。祈于我赐最增自性。
阿努热多美巴瓦,祈于我赐最贪自性。乃至祈坚固我一切善根。祈于我随烦恼转时,无不喜悦随持。祈增长我教证德艺。祈于何时不得菩提随爱我或以愍不舍。
萨日瓦思地美扎呀擦,祈于我最赐一切成就。
萨日瓦格日玛 苏杂美,亦于我一切事业。
自当希日阳 古如,祈于我心转为利益之德成就与德为何。
四哈与霍,表五智。彼等合一。心金刚乐空无别种字吽是。
巴格万,出有坏。
萨日瓦达他噶大,一切如来。
班杂日玛美木杂,求金刚不舍我或令解脱。
班杂巴瓦,金刚自性。
嘛哈萨嘛鸦,大誓句。
萨埵,勇识约言。一切出有坏如来金刚者自性大勇识。于我因誓句不舍,令解脱。
阿,表敕金刚与证真空慧。
吽,表大乐智。
呸,表彼无无别。
此约言一切咒义:唵,金刚勇识誓句随护持。金刚勇识汝当其最亲近。加被坚住自性垂赐我。最喜悦之自性垂赐我。最贪爱之自性垂赐我。最增长之自性垂赐我。一切成就伏祈垂赐我。一切事业伏祈垂赐我。祈赐意德中之心金刚。吽哈哈哈哈霍。垂赐彼等五智出有坏。一切善逝金刚勿舍我。真实金刚誓句大勇识。阿吽呸梭哈。

(又,
唵,具阿乌嘛三,表金刚勇识躬敕心三金刚无别。念其义诵唵,得彼位誓愿。为得彼位入闻思修,故吉祥。闻已由根生故具善缘。修后得所欲福,舍赐众法宝,得双入德之功德。故金刚顶续说彼为持宝真言。
班杂萨埵萨嘛鸦嘛努巴拉呀者,即金刚勇识依誓句随护持。
班杂萨埵得懦巴地叉,祈金刚勇识喜悦。
支卓美巴瓦等四句,于我赐坚自性,于我赐悦自性,于我赐爱自性,于我赐增自性。
萨日瓦西提等四句,求于我赐一切悉地,求于我赐一切事业,求于我心住德。
吽,金刚勇识心金刚种字。
哈四与霍五,表五智德,求住于我心。
巴格万四句,出有坏一切如来,即称金刚勇识。
玛美木杂,求于我不离。
班杂巴瓦,求具金刚中,赐金刚者,或金刚持自性。
玛哈萨玛呀萨埵,称金刚勇识为大誓句勇识,如前祈祷而求,即祈祷更勤意。
阿,表金刚勇识敕金刚种字。
吽,与呸,求摧坏烦恼与苦。)

意译:
金刚萨埵求近住,明王与我坚固置,
秘密自在求信我,恒常如法喜悦我,
一切所欲爱于我,元佛无等慈悲者,
我于诸业变善心,我于一切善业中,
金刚勇识求加被。
乃嚼玻与大翻译宝善所译

诵百字明之观想。
降甘露光,观红白蓝三色或五色均可。如专去业障,则主白色。顶上金刚勇识心间吽字,百字明右旋围绕,交互发光,复相摄入。光亮异常。自心住于吽字,念百字明数遍,其力甚大。

顶上金刚勇识心间咒鬘与种字内所降甘露,流注如乳。由双尊合间出,弥满月轮。溢于莲瓣,自莲柄注入梵孔。如是思维,即降甘露所缘次第。除障之理甚多。甘露盈然自顶下降,无始劫来所集恶业、罪障、业堕、破戒、犯禁,心所住业烦恼习气自性之种子。所有一切,如炭水烟水相。所生疫病等,脓相。祟魔等,如蜘蛛、蝎子、蝌蚪、蛤蟆等,最丑恶不适意之虫相,如大水冲荡积秽,不能制止。由大小便与十足指等及下部一切毛孔流出净尽。身如净琉璃瓶,内燃明灯,转成光明莹澈自性,信解。此为上排。以甘露由上下排故,谓之上排。

又,如前甘露自足心至顶充满,如水注器中,草屑等上浮,向外溢出,由眼耳门口鼻孔等,上部一切毛孔,黝黑相,排出无余。慧甘露当即盈满全身。信解。此为由下上排所缘,以甘露由下上排故。谓之下排。

又,如前一切罪障,如旷野灰蕴,合集于心间,双尊合间,猛降慧甘露,如迅流扫坝,又如击掌心水银,从上下中一切毛孔出,净如翳净琉璃,身中白色甘露无间充满,信解。此为上下中不分排出之蕴排所缘。

一切事业者,初宜依此三种所缘,轮流计数,于中得坚固时,顶降无数甘露,白遍周身。一切罪障业堕破戒犯禁,如暗室燃灯,刹那明净,身成莹澈自性。心生殊胜乐空智。信解。即非常所缘。

又,顶降甘露。白遍周身。一切业堕。刹那净尽。身心生出殊胜乐空智。复由身毛孔外放无数甘露。普着众生。消灭一切恶业罪障。置之三纶,以无缘印之。即决依真空观。除罪力大。又为自他四事业所缘除情器等说虽甚多。今时希求如彼之所度者鲜,故未之及。

后修之理,现说无上续所载复退过力。
我因愚懵无知识,等义。因行者我于一切舍取处,愚懵无知,于上师德斡佛菩萨前受戒,饮不越所护持一切誓句之誓水,乃复违越。今于违越而起恶作。恳仰上师无别尊,于罪堕破戒犯禁中,求加救护。一切本尊佛中宗主大执金刚即金刚勇识、无量慈悲大藏之主宰、能除三界一切众生罪堕之德斡主尊前,于已作一切业堕发露忏悔。不以已净自足。誓从今后,任于何时,罪障业堕,虽临命亦不更作。以勇猛心,发誓皈依,求佛不舍随持。是即祈祷。于业堕生恶作,及后不更作之止心。祈祷时,与上师无别顶上金刚勇识双尊心最喜悦,以梵声言曰:善男子,汝无始至今,所积罪障业堕,所有一切破戒犯禁,已除净尽。如是许可出息之语,了了闻知,信解。

金刚勇识双尊,于自顶进,入心间最细自心。已之身口意三,与金刚勇识躬敕心无别自性,加持,想之。安立上师金刚勇识三身自性之有缘善男子,即我之慢。已之罪障业堕三纶,以见印之。尤为切要。

如是忏悔,须四力具足。自最上三宝我皈依起,至不动佛为顶严止,即第一倚力。世尊金刚萨埵起,至及破戒犯禁等恶业止,即第二决除力。因如此祝祷起,至萨埵吽呸止,即第三对治遍行力。我因愚懵无知识起,至混然不可分别矣,即第四之复退过力。
此自别本金刚勇识行中录出。




密教系由大日如来传金刚萨埵,金刚萨埵原为大日如来内眷属中诸执金刚之上首,乃大日经之对告众,于大日经中多称金刚手或秘密主,居于金刚法界宫。亲蒙大日如来之教敕后,结诵传持密乘,成为付授密法第二祖
  如来灭后,七百年时,龙猛菩萨,开南天竺铁塔,遇金刚萨唾,受职灌顶秘密法门,方传于世。金刚萨唾,亲承大日如来,即毗庐遮那佛也。龙猛授之龙智。唐初善无畏三藏东来,是为此方初祖。又有金刚智,不空,及一行,慧果,皆系金刚上师,大阐密教。
密教系由大日如来传金刚萨埵,金刚萨埵原为大日如来内眷属中诸执金刚之上首,乃大日经之对告众,于大日经中多称金刚手或秘密主,居于金刚法界宫。亲蒙大日如来之教敕后,结诵传持密乘,成为付授密法第二祖
  如来灭后,七百年时,龙猛菩萨,开南天竺铁塔,遇金刚萨唾,受职灌顶秘密法门,方传于世。金刚萨唾,亲承大日如来,即毗庐遮那佛也。龙猛授之龙智。唐初善无畏三藏东来,是为此方初祖。又有金刚智,不空,及一行,慧果,皆系金刚上师,大阐密教。
顶礼莲师!
最上三宝我皈依,一切罪业皆忏悔
众生善根尽随喜,正觉菩提意中持

正觉妙法及僧伽,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为利益自他故,我今即发菩提心

即发最上菩提心,饶益一切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为利众生愿成佛
蓮師金剛
顶礼莲师!
最上三宝我皈依,一切罪业皆忏悔
众生善根尽随喜,正觉菩提意中持

正觉妙法及僧伽,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为利益自他故,我今即发菩提心

即发最上菩提心,饶益一切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为利众生愿成佛
唵 班扎萨埵吽
最上三宝我皈依 一切罪业皆忏悔
眾生善根盡隨喜 正覺菩提意中持

正覺妙法及僧伽 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為利益自他故 我今即發菩提心

既發最上菩提心 饒益一切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 為利眾生願成佛
不动金刚广大智,金刚界中大善巧,金刚身语意坛城,于尔密界恭敬礼!
大日如来至清净,寂静金刚大欢喜,自性光明胜中胜,毘卢导师我敬礼!
宝生法王极甚深,如天中天无垢染,最胜金刚无自性,胜金刚身我敬礼!
弥陀无量寿金刚,胜中胜天无分别,离欲获证到彼岸,胜金刚语我敬礼!
不空金刚圆满佛,一切行思皆成就,清净自性胜中生,金刚勇士我敬礼!
一切诸佛菩萨众  祈请于我垂护念
犹如三世诸依怙  决定趣入大菩提
所发无上菩提心  我亦真实而发起
祈求本尊诸佛众  为我弟子作明证
不动金刚广大智,金刚界中大善巧,金刚身语意坛城,于尔密界恭敬礼!
大日如来至清净,寂静金刚大欢喜,自性光明胜中胜,毘卢导师我敬礼!
宝生法王极甚深,如天中天无垢染,最胜金刚无自性,胜金刚身我敬礼!
弥陀无量寿金刚,胜中胜天无分别,离欲获证到彼岸,胜金刚语我敬礼!
不空金刚圆满佛,一切行思皆成就,清净自性胜中生,金刚勇士我敬礼!
一切诸佛菩萨众  祈请于我垂护念
犹如三世诸依怙  决定趣入大菩提
所发无上菩提心  我亦真实而发起
祈求本尊诸佛众  为我弟子作明证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