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萨迦派茶巴法王究给崔钦仁波切

jgcq.jpg
2007-5-6 07:53


H.H.Dalai Lama(第十四世DL喇嘛)的萨迦派上师,

当代萨迦茶巴大法座持有者,
萨迦茶(诧)巴支派的领袖和那烂陀寺的座主:究给崔钦仁波切
于 2007年 1月22日上午 6:45于尼泊尔示寂!

◎【薩迦茶巴法王─秋吉崔欽仁波切】簡介

法王秋吉(究给)崔钦仁波切─拿旺堪惹列谢嘉秀(His Eminence Chogye Trichen Rinpoche─Ngawang Khyenrab Lekshe Gyatso)是藏传佛教中「萨迦」传承中最资深的喇嘛。仁波切是出名的密续大师、精进不懈的修行者、出色的学者及雄辩的诗人。仁波切体现出如来教法的智慧、精神及功德事业。

法王秋吉崔钦仁波切堪称上师的上师,因为大部分藏传佛教传承的掌持者都是他弟子。当中包括DL喇嘛(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及萨迦天津法王(His Holiness Sakya Trizin)。

或许我们可透过萨迦天津法王的话去理解法王秋吉崔钦仁波切的伟大之处。他如此赞叹法王秋吉崔钦仁波切的伟大成就:「许多人从经典得到智慧;一些人从思维佛法得到智能;极少许人从实际禅修得到智慧。但是秋吉崔钦仁波切闻、思、修三学具足,能见到仁波切都是有福德的人,见他一面就是莫大的加持。」

仁波切除了于藏传喇嘛中广受推崇外,尼泊尔的百仁扎国王(King Birendra)更为仁波切奉上「果卡达心」(Gorkha Dakshin Babu)这个吉祥的尊号(意指「西尼泊尔大导师」),此乃尼泊尔国王对佛教大师前所未有的赞颂。




究给企千仁波切
[生平、事业简介]
尊贵的「究给•企千」仁波切──文殊•钦瑞•图登•列谢•嘉措(Ngawang Khyenrab Thubten Lekshay Gyatso),是藏传佛教萨迦传承察派的领袖。
萨迦派有三个主要支派:一是萨千•贡噶•宁波创立的萨迦派(Sakyapa);二是哦千•贡噶•桑波建立的哦派(Ngorpa);三是察千•罗索•嘉措(Tsarchen Losal Gyatso,1502-66)创建的察派传承。


通往证悟的修行道——「道果」
萨迦派最深广、最精要的法门是「道果」(Lamdre)。「道果」的意思是「包含『果』(dre)之『道』(lam)」,其包含的要旨与实修法门,融摄了释迦牟尼佛所传的全部经续教法。此一法门最初是源自印度的佛教「大成就者」毗瓦巴,其中心教理与法门是以《喜金刚本续》为基本圣典,这部经典所代表的金刚乘⑴传承则是以喜金刚⑵为密续本尊⑶。

西元十世纪中叶,卓弥大译师⑷将「道果」带到西藏,直到十二世纪时才由萨千•贡噶•宁波编写成典籍。这项教法已由传承祖师未曾间断地一脉相传至今。后来传到慕千•衮就•坚赞(Muchen Konchok Gyaltsen, 1388-1469)时,由于特殊因缘,「道果」分成两大传承系统:第一种是只对亲近弟子私下阐释的「不共传承」,着重实修的口耳教授;另一个系统是在一般共修会上解说的「共传承」。

「道果」的根本思想是「轮涅不二」,即生死轮回与解脱开悟无二无别,舍离轮回无法证得涅槃,因为心是轮回与涅槃的根本。一旦领悟心是这两件事的根本,自然就会明白涅槃只是轮回的一种转化。对这种无二无别的领悟,正是透过「道果」教法而获得证悟的关键。

「道果」是通往证悟的深广、圆满之修行道,分为前行与正行两部分。前行包含大乘佛法的教法与要旨,内容是「三现分」或「三现量分」⑸,有时仅仅指「三种见」⑹——不清净见、实修觉受见、清净见。正行则包含了秘密教授,尤其是「三密续」⑺或「三续」的教授。「道果」的历代传承祖师只有几位是属于萨迦传承。

察派传承
萨迦的察派是由察千•罗索•嘉措所创立,他曾在后藏创建达•壮摩千寺(Dar Drangtnochen Monastery)。察千是位已获不凡证悟的上师,持有莲花生大士⑻、金刚瑜伽母⑼、胜乐金刚、时轮金刚⑽、大威德金刚⑾,以及其他无数上师与密续本尊之清净见地。他与这些本尊的会面就如与人面对面相见一般,不共道果和不共的金刚瑜伽母实修传承「那洛空行」,一样也是由察千精心阐述传承至今。

    察派传承,以持有极珍贵的萨迦派不共无上密修行法脉而闻名,因此传统上都将察派上师,视为萨迦传承的修行法脉持有者。这些珍贵的察派实修传承,包括不共道果(LamdreLobshe)、不共金刚瑜伽母那洛空行法、大小玛哈嘎拉(玛哈嘎拉即大黑天)⑿、十三金法⒀、觉囊巴⒁的时轮金刚法,以及许多其他教法。

察派传承的主寺一—那仁札寺
现任法脉持有者究给•企千仁波切,是遍波•那仁札寺(Phenpo Nalendra Monastery)的第二十六任住持,也是萨迦的察派领袖,目前驻锡于尼泊尔的加德满都。遍波•那仁札寺是察派传承的主寺之一,坐落于藏中拉萨东北边的遍玉谷(Phenyul Valley),是于一四三五年,由萨迦传承史上伟大上师之一的荣顿•雪杰•贡利(Rongton Sheja Kunrig, 1367-1449)所创建。

那仁札寺是最重要的萨迦寺院之一,分寺遍布全西藏。其名称源自古印度比哈邦盛极一时的佛法修学中心——那烂陀寺,在初成立的二十年间,那仁札寺的僧众曾成长到三千人。此后五百多年间,常住僧众也始终维持在七百至一千人左右,它同时也是成千上万在该处的各所学院进修的访问僧的住处,从后藏到安多的西藏各地区都有许多分寺。

那仁札寺在萨迦派的密法传承中赫赫有名,因为察派有许多不平凡的上师是该寺的座主,因此后来它成为这支法脉的主寺。它也是西藏八大修持传承教法的大宝库,是范围更广的不分教派⒂的佛法修学中心。前任的「究给•企千」就曾特别领受《大宝伏藏》⒃等许多大圆满⒄传承中的教法,他是那仁札寺前任法座的持有人,也是第十五世噶玛巴的亲近弟子,这是最近的例子。

萨迦所有支派的伟大行者,都曾前往那仁札寺修行或闭关。在一九五九年之前,这些修行者曾以哦派的至圣仁波切旋遍•宁波(Dampa Rinpoche,Zhenpen Nyingpo,1876-1952)、那仁札寺的任窝仁波切(Zimog Rinpoche),以及究给•企千仁波切等上师弟子的身份,前往那仁札寺闭关修行。在它周围的群山中有许多闭关中心,包括两处供瑜伽士终生闭关之用的特殊闭关中心。

每当这些瑜伽士当中有人往生时,必然会出现彩虹、奇迹、异象等不可思议的征象,一位随同究给仁波切的比丘说,这是很稀松平常的事,他会说:「喔!当然会有这些征象,因为他一生都在闭关!」

在全西藏境内,那仁札寺是母尊金刚瑜伽母法门最著名的修行中心之一。据说历代以来,已有不少的瑜伽士藉由「金刚瑜伽母那洛空行法」而获证「神游净土」的成就。他们能透过金刚瑜伽母,而前往「那洛空行刹土」──报身佛国色究竟天净土⒅。

有些瑜伽士圆寂时会将遗体溶入虹光⒆中,有些会带著身体离开这世界,和金刚瑜伽母一起飞入天空而消失,前往她的净土。有些瑜伽士则会在行走于人群中时遇见她,然后便和她一起前往那洛空行净土。她的珊瑚天梯也会出现在某些瑜伽士的关房中,于是他们便会攀登天梯前往金刚瑜伽母的净土。
历任「究给•企千」仁波切都曾显露那洛空行的征象,前一任「究给•企千」仁波切就曾显现迁识法⒇的征象,在离开人世时,往生金刚瑜伽母的净土。

荣顿创建那仁札寺
那仁札寺的创建者荣顿•雪杰•贡利,又称为「贡钦•荣顿巴」(Kunkhyen Rongtonpa),他出生于东藏的嘉摩•荣(Gyalmo Rong)。荣顿因为预言的预示以及其伟大事迹,而被视为贤劫未来佛弥勒菩萨的化身,他的前世曾是印度的阿阇黎师子贤〔21〕和班智达莲花戒〔22〕。为了表彰他对经教传承的精通无人能及,以及在般若经典和弥勒菩萨教法方面的无比特长,后来人们尊崇他为「萨迦传承六珍宝」之一。现任的「究给•企千」仁波切曾从大菩萨库努喇嘛丹增•坚赞(Khunu Lama Tenzin Gyaltsen)以及其他上师处,领受过荣顿的般若波罗蜜多〔23〕教法。

荣顿的著作琳琅满目,从读颂文到义理论典、密续注疏等无所不包,总共约有三百部。一般咸认他至少已证得六地菩萨的果位,且据说已证悟诸法实相。荣顿的传记中说他能示现多种化身,让已死亡的众生复活,且还能在空中飞翔。随著进入更高层次的证悟,他也变得愈发像个孩子。因为他已超脱概念上的思惟,言行举止就如小孩子般纯真。他是位大菩萨,也是位伟大的密续上师。

格鲁派的创立者宗喀巴〔24〕是和他同时代的大师,而荣顿则是第一位敢于挑战格鲁派义理的上师,他的弟子果兰巴(Gorampa)和释迦•秋登(Shakya Chogden),也针对宗喀巴的中观诠释提出许多犀利的驳斥。但宗喀巴仍给与荣顿最高的尊崇,他曾对弟子克竹杰(Khedrup-je)说,荣顿与弥勒菩萨无二无别。

荣顿在八十四岁时,宣布即将往生弥勒菩萨的兜率净土,几天后便圆寂而溶入了弥勒菩萨。他圆寂时,色身溶入虹光身,为千变万化的虹身作了一种示现。他的色身因收缩而变得非常小而轻,但在完全消失前突然停止继续收缩,转而变成一颗舍利子,且似乎又再度变重了一些。

就传承上而言,他之所以会成就虹身,很可能是因为修持金刚瑜伽母法门的缘故,虽然他示现的是弥勒菩萨相,但他其实能以各种方式示现虹身。
中国皇帝册封「究给•企千」称号

那仁札寺创建初期,曾发生一些灾祸并爆发疫病。为了对治这些不幸的事件,第二十一任萨迦座主大圣•罗卓•坚赞(Dagchen Lodro Gyaltsen,1444-95)规定那仁札寺的住持和座主,不但是要已精通密续的伟大上师,且必须是大乘的登地菩萨。因此远古的戒氏家族(Che family)夏鲁库贤支脉(Zhalu Kushang branch)的钦瑞•秋杰(KhyenrabChoje, 1436-97),被立为那仁札寺的座主与第八任住持。

钦瑞•秋杰之后至今已有十七位拥有「究给•企千」称号的上师继任,他们全都是戒氏家族的父系「主脉」(BoneLineage)后裔。
那仁札寺的「究给•企千」法座称号,是由「究给」和「企千」两个名称所组成:「究给」意指「十八」;「企千」意指「座主」。据说,「究给」这名称,是起源于夏鲁•库贤家族的首位那仁札寺座主――钦瑞•秋杰。

当年他曾受中国皇帝之请前往中国,但后来因故无法成行,于是指派其侄儿蒋扬•东佑•坚赞(Jamyang Donyo Gyaltsen)代表受邀。为了赞叹钦瑞•秋杰的十八项殊胜功德,中国皇帝册封那仁札寺的座主「究给•企千」称号,并由其侄儿代为受封。称号中的「十八」,也暗指钦瑞•秋杰的阴历生日。
历任的「究给•企千」都曾受过中国皇帝的供养,其中比较殊胜的是一顶法帽,照片中的究给仁波切经常带著的那顶法帽就是其复制品。这顶法帽富含金刚乘佛法象征,尤其富含喜金刚本尊的象征,中国皇帝将这顶法帽赐名为「南瞻唯一庄严」。后来历任的「究给•企千」座主,也一直不断地接受来自中国皇帝的许多尊荣封号。

首任「究给•企千」仁波切──钦瑞•秋杰
钦瑞•秋杰曾在拉萨布达拉宫闭关期间,因精进修行,而亲见密续母尊金刚瑜伽母显相于札克•叶巴(Drak Yerpa)的崖壁,并从她直接领受大量的传法与灌顶。当时金刚瑜伽母以红、白两种相化现在札克•叶巴的岩石表面,一起授与钦瑞•秋杰时轮金刚灌顶。当被问及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件事时,侍者展示了钦瑞•秋杰从灌顶现场带回来的吉祥草,它并不像这世上的吉祥草,草的干叶片上到处闪烁着虹光。此一直接源自金刚瑜伽母的传承,是世上最简短、最近、最直接的时轮金刚传承。

除了以文殊菩萨的化身而为人所熟知外,钦瑞•秋杰也曾多次转世为香巴拉立典王朝〔25〕的国王,以及印度的佛教上师。也有一些迹象显示,他和时轮金刚传承的殊胜关系。

从钦瑞•秋杰开始,历任的「究给•企千」便都是来自戒氏家族的夏鲁•库贤支系,因此「究给•企千」法座就是夏鲁•库贤家族的父系传承,由库贤的「主脉」后裔所持有。这种经由「主脉」而延续的菩萨化身法脉,可见于藏传佛教的某些传承,「主脉」化身也因许多原因而受到极高的尊崇,尤其是祖先源自天人的家族。

就这点而言,戒氏家族和萨迦崔津法王的昆氏家族有类似的家族史,因两家族的起源都是从天上下凡到人间的光音天〔26〕人。现任的「究给•企千」仁波切――文殊•钦瑞•图登•列谢•嘉措,是从夏鲁•库贤家族法脉的钦瑞•秋杰开始算起的第十八任那仁札寺座主。

著名的女性上师玛吉•拉宗(Machig Lapdron)在所著的《「断」大言教法》(Great Commentary on Chod)中,曾预言荣顿的法脉将会出现三位弥勒菩萨的化身,且每位的名字中都会有「钦」(khyen,博学、领悟之意)这个字。他们分别是钦瑞• 秋杰、钦瑞• 将巴(Khyenrab Jampa,1633-1703)和仁钦•钦哲•旺波(Rinchen Khyentse Wangpo,1869-1927),三位都持有「究给•企千」尊号,都是那仁札寺的座主。

玛吉•拉宗所预言的第三位弥勒菩萨化身仁钦•钦哲•旺波,是前一任的「究给•企千」,现任的座主钦瑞•图登•列谢嘉措则是他的侄子。
现任的「究给•企千」仁波切在他位于尼泊尔博达拿(Bouddhanath)的寺院,恭建了一尊十二公尺高的弥勒菩萨像,以守护他这一系从弥勒菩萨的「钦」化身相承法脉的加持传承。

圆满成就的究给•企千仁波切
夏鲁•库贤家族
现任「究给•企千」是藏传佛教萨迦派中最年长的喇嘛,他出生于神圣的戒氏家族,据说此法脉是从光音天相传至今,他是戒氏家族夏鲁•库贤支系的后裔,也是此法脉中极受尊崇的长者。戒氏家族的成员步上佛道的时间,甚至比七世纪初期的藏王松赞干布(Songtsen Gampo)还要早,且他们曾是莲花生大士的弟子。

值得注意的是,库贤家族的每一代至少都有四位男嗣,其中大部分都是许多重要寺院的座主,包括那仁札寺、夏鲁寺(Zhalu) 、哦寺。库贤意指「皇舅」,因这家族有许多女嗣都曾与萨迦派的昆氏皇族成婚,这种联姻关系开始于萨迦王朝或元朝时期(西元十三至十四世纪期间)。在此期间,库贤家族的女嗣中,有位嫁给却嘉•帕巴(Chogyal Phagpa,即八思巴)的兄弟卓功•恰那(Drogon Chagna),他后来继承却嘉•帕巴的西藏王位。

至今已有许多忿怒尊〔27〕降生在戒氏家族,其中有些是密续本尊喜金刚的化现。包括现任的「究给•企千」在内的戒氏家族上师身上,他们通常在大腿上都会有个类似老虎斑纹的特殊胎记,看起来就如喜金刚或时轮金刚等忿怒尊的虎皮裙。早期的大圆满上师却尊•森给•旺楚(Chetsun Senge Wangchuk),是究给•企千仁波切的父系传承祖师,后来证得无死虹身。

藏传佛教实修传承的持有者戒氏家族,自十一、二世纪时代的却尊•森给•旺楚开始,至今已出现过无数的大成就者。

父亲与母亲皆是修行者
现任的「究给•企千」仁波切──钦瑞•图登•列谢•嘉措,西元一九一九年出生于后藏日喀则的嘉夏•库贤寺(Gyashar Kushang Monastery)。他的父亲是索南•森给•旺楚(Sonam Senge Wangchuk,1873-1928),母亲是契美•卓卡(Chime Drolkar,1895-ca.1963),即南卓•耶喜•桑摩(Namdrol Yeshe Sangmo),她是那•贝林(Nar Peling)氏族的殊固巴(Shukhupa)家族的女嗣,隶属于萨迦传承哦派的塔泽•拉兰(Thartse Labrang)僧侣皇族。

四岁至七岁期间,仁波切曾和父母一同展开朝圣之旅,最远曾到达西藏最西边的冈仁波齐山(Mount Kailash)。他的双亲都是已成就的大圆满法修行者,他们的主要根本上师,是知名的宁玛上师敦珠•林巴(Dudjom Lingpa)的亲近弟子德•给仁波切(De Gya Rinpoche) 。究给仁波切和父母展开朝圣之旅时,德给仁波切正安住于西藏西部,他传给他们许多法并赐与许多加持,且做了一些与他们有关的预言。

德•给仁波切交给他们一封写有加持偈颂的信,上面写著:「愿索南•森给•旺楚证悟大圆满知见,愿南卓•耶喜•桑摩圆满四种见地。愿才仁•南给•多杰(Tsering Namgyal Dorje,即究给仁波切)证量通达于天。」

究给仁波切解释说,这是一封加持暨预言信,预言他的父亲将会藉由大圆满的「立断〔28〕法门而获致证悟,母亲也将因大圆满的修持,圆满「顿超」〔29〕的四种见地而获致证悟,而仁波切本人则将领导宽广长远的佛行事业。

究给仁波切的双亲对德•给仁波切如此的宣布感到讶异,因他们的幼子尚未被认证为「祖古」〔30〕或被选为喇嘛。结果回到藏中后不久,儿子就被选任为「究给•企千」,他们因此对德•给仁波切信心大增,究给仁波切也是如此,看来德•给仁波切的每项加持似乎都已成真。

究给仁波切的父亲是位日夜修行的大瑜伽士,他在圆寂前曾以端坐的禅修姿势,进入瑜伽士肉身死亡前的入定状态,长达两星期。在这段期间,有时他看起来似乎已圆寂,但后来又会再度说话。当他终于圆寂后,肉身被移往住所楼顶,火化时天空出现许多道彩虹,究给仁波切的兄弟、叔父和其他许多人,都目睹了这些征象。

仁波切说他父亲一定是位大修行者,而母亲则更伟大。仁波切的父亲主修大圆满的「立断」,这是本初清净的智慧法门,母亲则持续不懈地修持大圆满的「顿超」,这是可自然显现净土、空性的观修法门,据说其成就比「立断」更为殊胜。

究给仁波切谈到母亲时,言语间充满最深的恭敬、赞叹与情感。他觉得母亲必定是位菩萨,她绝不谈论任何人的是非,且每当有人遭到批评时,会赶紧为其辩护,坚称他们绝不会做出那些受指责的言行。她是伟大的瑜伽女,一位日夜不断修行的行者。

据仁波切的妹妹昆桑•丹卓(Kunzang Tendrol)的描述,他们的母亲会端坐修行整个晚上,打盹也从未曾一次超过五或十分钟,且始终维持笔直的坐姿。全家人为此感到受益良多,因为没有人会担忧要早起整顿柴火,以供准备早茶之用!离开人世那天,她躺着将头安放在究给仁波切的膝上,对他说能如此地在儿子的膝上安歇,觉得好平和、好快乐,然后便阖上双眼,安然圆寂。

那仁札寺座主的转世兼主脉化身
究给仁波切七、八岁时曾住在香波闭关中心(Shangpo Hermitage),父亲和哥哥在此地教导他书写与阅读,在此期间,他也背诵密教必备经典《文殊师利圣号颂》 (Manjushri-namasamgiti)。他年轻时便发愿一生要献身于佛法的听闻、思维与修行。

一九二八年,究给•企千仁波切九岁时,收到一封第十三世嘉瓦仁波切图登•嘉措(Thubten Gyatso, 1876-1933)的来信,信中认证他是藏中遍波•那仁札寺的第十八任「究给•企千」。后来第十三世嘉瓦仁波切又在另一封信,以及传授究给仁波切沙弥戒时的谈话中,提到他是「究给转世喇嘛」(Chogye Incarnate Lama)。

前任「究给•企千」(仁钦•钦哲•旺波)的弟子,知道这意味着仁波切不但是前任「究给•企千」的转世,也是其「主脉」持有者。这种情形很不寻常,因为仁钦•钦哲•旺波圆寂时,现任的「究给•企千」已经八岁,不过这情况偶尔可在伟大上师的传记中见到。第十二世嘉瓦仁波切也曾在一封信中,类似地提及前任的「究给•企千」,是钦瑞•秋杰与其他伟大的那仁札寺座主的转世兼主脉化身。

受戒与修学
一九二九年究给仁波切十岁时受沙弥戒,并在那仁札寺正式坐床,他的亲教师是强巴• 贡噶•秋贝(Champa Kunga Chophel)。在那仁札寺的前几年,仁波切圆满了金刚手〔31〕、马头明王〔32〕、文殊师利菩萨等各种闭关。在青少年时期,究给仁波切曾邀请文殊•罗卓•仁钦喇嘛(Lama Ngawang Lodro Rinchen,即那罗仁波切〔Lama Ngaglo Rinpoche〕,约1892-1959),留在他隔壁的那间关房,此后的八至十年间就一直待在那里。

那罗仁波切是前任「究给•企千」(仁钦•钦哲•旺波)与任窝仁波切的弟子,也是位不分教派的(利美)上师,曾和许多其他教派上师一同广泛研习,并将这些传承传给究给•企千仁波切。

圆满四部密续
在此期间,成就极高的学者兼瑜伽士那罗仁波切,将所有殊胜的佛法传承传给究给仁波切,还有金刚乘的所有修行法门,并教导他如何修学。在究给仁波切十五岁到十八岁的这段期间,那罗仁波切曾指导他修学气、脉〔33〕、幻轮〔34〕等密续瑜伽。

究给仁波切自坐床直到七十九岁为止,一直驻锡在那仁札寺,主持各种法会、坛城仪轨、仪乐演奏,以及各种主要的藏传佛教修持传承。至今他始终持守比丘具足戒,他也以清净持守律藏的波罗提木叉(别解脱戒)而闻名,此外还完全持守菩萨戒和密乘誓戒,因此他是圆满持守三种戒律的殊胜上师之一。这三种律仪戒分属三种佛乘:波罗提木叉是声闻缘觉乘〔35〕,菩萨戒是大乘〔36〕,而密乘誓戒则是金刚乘。

究给仁波切已圆满四部密续〔37〕所有主要本尊的禅修闭关。早在青少年时代后期,他便完成密集金刚〔38〕、大黑天〔39〕、狮面空行母〔40〕、白文殊〔41〕、白度母〔42〕等密续本尊的闭关。仁波切对佛法的各种主要学问都有广泛的研究。他是通晓文学、诗、历史、佛教宇宙观的学者,更是在传统藏诗方面有相当造诣的大师。他曾在数位杰出的专家座下,研习各种文学派别。因为非常喜欢诗,他还曾为丹丁(Dandin)梵文古典诗学手册的藏文译本,写了一本详细的评注。

两位根本上师传授各部法教
究给仁波切的主要根本上师是第五世任窝祖古文殊•丹增•群列(Fifth Zimog Tulku, Ngawang Tenzin Thrinley,1884-1963),和哦•耶旺寺(Ngor Evam Monastery)的住持至圣仁波切旋遍•宁波,后者也是萨迦•崔津法王的主要根本上师。

至圣仁波切来自古老的努氏家族(Nub family),是莲花生大士有名的弟子南开• 宁波(Namkhai Nyingpo)的后裔。历任「任窝」仁波切则和「究给•企千」一样,同为那仁札寺的座主。究给仁波切从他的两位主要根本上师处领受无数的灌顶、传法、口耳教授,以及各部密续的仪轨传承。

一九三七年,究给仁波切十八岁时,曾和母亲一起展开为期两年的朝圣之旅,在此期间,他曾于后藏塔那克•图敦(Tanak Thubten)的寺院,领受至圣仁波切所传授的《密续全集》(Gyude Kuntu),其中包含「道果」的灌顶和法教。

除了主要上师之外,他还曾在那仁札寺的八位成就者座下听闻修学。几个世纪以来,时刻在那仁札寺进行严格金刚乘禅修闭关的比丘,从未少于二十位。那仁札寺专修四大密续本尊法门的有四所大的密续寺院,只有已圆满某尊本尊的所有闭关誓愿的比丘,才会被允许参加在那尊本尊的专属寺院举行的法会。

这表示透过如此多这类的修学,多个世纪以来,那仁札寺的行者在三昧耶(samaya)誓戒和修行上的成就,始终能维持超凡的水准。

至圣仁波切旋遍•宁波是位殊胜的杰出上师,也是当时的重要上师之一。究给仁波切曾说过,他认为至圣仁波切和前一代的蒋扬•钦哲•旺波〔43〕、蒋贡•康楚(Jamgon Kongtrul)、蒋扬•罗迭•旺波(Jamyang Loter Wangpo)等几位最伟大的喇嘛,具有相同的功德,至圣仁波切的加持力,在他领受过灌顶的许多上师中,显得格外殊胜。

每当至圣仁波切即将授予金刚乘灌顶时,异象就会在本初智慧(yeshe bab)的加持降临时出现。有些弟子会震颤、哭喊或表现出各种感动。然后,至圣仁波切就会给与切要的开示,提醒他们认清自心的本性。

每当究给仁波切在领受至圣仁波切传授的《密续全集》时,这一类的加持异象就会伴随出现。例如,有位比丘是至圣仁波切的学生,他有只眼睛不太好,禅修时他会端坐保持正确的姿势。在灌顶的过程中或赐予加持时,他常常会漂浮起来,且始终保持禅坐的姿势。坐在周围的同伴们会等待这种情形发生,有时他们会将坐垫从他底下抽走,然后再推回去,让现场的每个人感到又害怕又有趣!  

究给仁波切转述至圣仁波切所说的一个故事,那是某次他闭关时所发生的事。有次在进行本尊大威德金刚闭关时,他的头变得巨大无比,直达统领这宇宙的忉利天。他在那里俯视下方的轮回世间,向西边望去时,看到种种地狱道。于是至圣仁波切便现出大威德金刚相,向地狱道大脚一踢,结果刚才所见的地狱道众生,便瞬间消失无踪!这故事可被解读为一个例子,让我们知道,菩萨能透过禅修本尊的威神,来解脱六道有情的痛苦。

究给仁波切的另一位根本上师,是一九六三年圆寂的任窝祖古文殊•丹增•群列。任窝仁波切是位很轻松愉快的人。他常常会不拘小节地和侍者开玩笑,让他们也觉得非常轻松自在,而报以玩笑,他看起来总是非常快乐。据说这种快乐幽默的生活态度能使人长寿,究给仁波切认为这是任窝仁波切活到八十岁的原因,他也说至圣仁波切不随便开玩笑,看起来非常威严。任窝仁波切曾利用许多时光禅修闭关。

任窝仁波切的萨迦传承主要根本上师,是前任「究给•企千」――仁钦•钦哲•旺波。除了身为珍贵的萨迦教法的传承持有者之外,他也是位不分教派的伟大喇嘛,曾积极寻找藏传佛教其他教派的上师,并勇猛精进地领受他们的所有教法。

他的宁玛传承主要上师,是藏中地区金刚石寺(the monastery of Dorje Drak)的两位座主之―──楚桑仁波切(Chusang Rinpoche)。他曾领受并研习前一世达桑仁波切(Dabsang Rinpoche)所传的所有噶举传承教法和觉囊百法,他也曾领受多位格鲁派上师的许多教法。

闭关修行
一九三九年,究给仁波切结束朝圣之旅返回那仁札寺,随即开始为期九个月的喜金刚本尊闭关,当时他二十岁。两年之后(1941),仁波切传授上师任窝仁波切所领受的喜金刚教法「道果不共传承」。他将这些教法,传给聚集在那仁札寺共修的一百五十位比丘和其他信众,当时他年仅二十二岁,翌年又将「道果共传承」传给一百位比丘和其他弟子。

随后,他开始进行母尊金刚瑜伽母那洛空行的闭关修行。此后几年,曾在上师——那仁札寺堪布(住持)那罗仁波切座下,密集地研读阿毗达磨(Abhidharma)论之类的佛教经典。之后又发愿进行更长期的禅修,于是他又进行大日如来〔44〕、白度母,以及特殊的察派大威德金刚传承等禅修本尊的闭关。

在此期间,究给仁波切曾从任窝仁波切领受更详尽的不共道果教法,然后就开始进行普巴金刚本尊闭关。不久,他又圆满了另一次闭关,这一次闭关的密续本尊则是伟大殊胜的时轮金刚,结束后他将此灌顶传给那仁札寺的六千名弟子。后来他又陆续圆满文殊师利菩萨、观世音菩萨、金刚手菩萨、四面大黑天〔45〕护法等本尊的闭关。

究给仁波切曾从宗萨•钦哲•蒋杨•秋吉•罗卓(Dzongsar Khyentse Jamyang Chokyi Lodro, 1893-1959)等一些当代的伟大上师处,领受过殊胜珍贵的教法与口耳教授。他曾在两、三次前往拉萨与藏中参访期间,领受钦哲•秋吉•罗卓的传法。

在这几次参访期间,他曾领受其所传的《四部心髓》(Nyingthig Yabshi)以及许多《大圆满心髓》(DzogchenNyingthig)的其他教法,其中包括不分教派(利美)运动的伟大导师蒋扬• 钦哲•旺波的「意藏」(gong ter);也曾从钦哲•秋吉•罗卓处领受「道果」等萨迦传承法门的口耳传授。其中一次参访是在一九五六年,当时他三十七岁。那年秋天,他曾再次传授不共道果,之后又进行一次胜乐金刚闭关。

前往慕坦
一九五九年时,究给仁波切与上师任窝仁波切、母亲、那仁札寺的年长喇嘛泽楚仁波切(Tsetrul Rinpoche)等一行三十二人,前往位于尼泊尔西北部慕坦(Mustang)的罗•蒙桑(Lo Monthang)。他们走得很慢,前后总共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抵达。

究给仁波切的家族和慕坦有密切的关联,此地区位于西藏和尼泊尔交界处,政治上属于尼泊尔的一部分。他的姊姊嫁给慕坦的前任国王坚贝•丹增•达度(Jamphel TenzinDadul),当一行人离开西藏时,他曾提供资助并给予庇护。现任的慕坦国王吉美•帕巴(Jigme Palbar)是究给仁波切的外甥,皇后则是他的外甥女。

复兴慕坦地区的佛法
离开西藏之后,究给仁波切曾在慕坦停留一段时间传法,并主持各种法会。慕坦的寺院大多属于萨迦传承的哦派,最主要的道场是由哦千•贡噶•桑波于西元十五世纪时所建立,仁波切常说,慕坦国王的皇宫建筑结构是哦千•贡噶•桑波设计的。十五世纪时,哦千曾在慕坦待过一段时间,他在该地非常有影响力,因此大多数寺院都属于萨迦的哦派。

四十多年来,究给•企千仁波切一直孜孜不倦地致力于复兴慕坦地区的佛法,不但建立稳固的出家戒律传承,也为此地的大乘和金刚乘佛法的闻、思、修法脉,奠下稳固的根基。

在达兰萨拉的工作
他曾参加一九六五年在斯里兰卡举行的「世界僧伽大会」(World Sangha Conference),也为设立在藏中地区的学校编写教科书。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他在达兰萨拉会晤天主教灵修大师汤玛斯•牟敦(Thomas Merton),汤玛斯•牟敦在所著的《亚洲日志》(Asian Journal)中记载了这件事,该书也收录仁波切为作者所写的一首诗。

重建察派传承法座
一九六三年,究给仁波切继续展开朝圣之旅,参访尼泊尔西南部的佛陀诞生圣地蓝毗尼园(Lumbini)。他从小就对佛陀的诞生地有强烈的依止感,决心与慕坦国王一同在这个圣地建立一座寺院。一九六七年,他和慕坦国王请求尼泊尔国王玛汉札陛下(King Mahendra)成全这件事,一九六八年终于获得首肯,在尼泊尔政府考古部的督导下,取得了一片十卡萨〔46〕单位的土地。

一九六九年,他返回尼泊尔重建那仁札寺,以及察派的法座。他在尼泊尔建了两座寺院:一座是位于尼泊尔蓝毗尼园的吉祥•极坚寺(Tashi Rabten Ling Monastery),另一座是位于尼泊尔首府加德满都博达拿佛塔附近的大慈寺。

蓝毗尼园的吉祥•极坚寺于一九七五年落成开光启用,究给仁波切亲自设计蓝毗尼园的寺庙建筑,并督导建造工作。为了筹措建寺费用,他义卖了从西藏带出的许多珍贵物品,慕坦国王和在家众也提供额外的资助。

他的妹妹至尊库修•昆桑•丹卓(Jetsun Kusho Kunzang Tendrol)是位受过具足戒的比丘尼,她住在蓝毗尼园的寺院中,日以继夜地禅修诵经,至今已如此精进修行长达二十五年以上。

除了蓝毗尼园和博达拿的寺院之外,他另外在加德满都上方小山丘的西瓦普利(Shivapuri)附近的巴多拉(Bagdora),建立了一个小型的闭关场所,此地是拘留孙佛与贤劫过去诸佛加持过的圣地。

究给仁波切也在慕坦的罗•格卡(Lo Gekar)创立一所察巴闭关中心,莲花生大士曾在此地封藏伏藏〔47〕教法,并在建立西藏的桑耶寺(Samye Monastery)之前,在此设立过一所寺院。此地非常神圣,它是伏藏师桑加喇嘛(Sangye Lama)发掘出第一函莲花生大士的伏藏教法之处,桑加喇嘛是宁玛传承一○八位伏藏师中的第一人。在莲花生大士的各种传记(如《莲师传记合集》〔Padma Kathang〕)中,都记载了许多和此地有关的故事。

《密续传承史》和《大瑜伽续》(Mahayoga tantras)的看法相同,都告诉我们莲花生大士当初试图在西藏建立桑耶寺时,因为控制藏地的女魔的阻扰,开始时曾遇到挫折。后来他将这女魔的头部镇伏于罗•格卡,并在此处封藏伏藏,且建立了一座寺院。这是他调伏敌对势力,以及对治西藏不吉祥地理形势的第一步。

慕坦国王将罗•格卡寺献给究给仁波切作为供养,而仁波切至今也已在此闭关修行了许多时光。

创始三年一期的闭关传统
为了与那仁札寺和察巴法脉的传承相应,究给仁波切曾指导过三批僧众,进行为期三年半的喜金刚密续本尊闭关。第一次闭关的地点是尼泊尔的蓝毗尼园,由法王嘉瓦仁波切主办;第二次和第三次则是在尼泊尔首府加德满都的博达拿。

仁波切藉由这几次闭关,培养了许多具格的闭关指导上师,他们分别来自萨迦传承各支派,有能力以督导其他行者闭关修行的方式,来护持这些实修传承。究给仁波切已请求萨迦传承的萨迦派与哦派,延续他创始的这种三年一期的闭关传统。

建设蓝毗尼园
前面曾说过,究给仁波切从小就对佛陀的诞生圣地蓝毗尼园具有强烈的信心。他说大约四、五岁时初次听到佛陀的故事,当听到蓝毗尼园这地名时,全身充满了无法形容的依止归属感,禁不住热泪盈眶,一阵震颤袭遍全身,使他毛发直竖。位于蓝毗尼园的寺院,曾做东接待过法王嘉瓦仁波切、第十六世噶玛巴、顶果•钦哲法王(H.H. Dilgo Khyentse Rinpoche)、萨迦•崔津法王、库努喇嘛(Khunu Lama),以及许多藏传佛教各教派的其他重要喇嘛。

目前究给仁波切即将在蓝毗尼园完成规模更大的第二座寺院,它将是萨迦传承察派,在西藏以外地区的正式驻锡地与主要寺院。每年在藏历新年前夕,究给仁波切和僧众总会举行为期十至十五天的大黑天暨大颅天(Mahakali’玛哈嘎利)密续本尊法会。他也会在此地传授整部《成就法总集》(Drubthab Kuntu),这是一套相当庞大的教法合集,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全部传授完毕。

除此之外,每年究给仁波切都会大力支持为祈求世界和平,而在蓝毗尼园举行的「萨迦祈愿大法会」(Sakya Great Prayer)。萨迦•崔津法王和其两位法王子,以及其他许多高阶的喇嘛或祖古,都会参加这项法会。这项法会为期十天,每年都会吸引三千位以上的僧侣和成千上万的在家众,前来参与盛会。位于蓝毗尼园的新寺院〔48〕,就是用来容纳前来参与每年祈愿大法会的与会者。

尼泊尔国王与皇后曾请求究给仁波切改善蓝毗尼园的状况。到过蓝毗尼园的访客以前常说,佛陀一生的故事描述此地曾是美妙的花园,甚至曾是历史上最有名的胜地之一,但如今却找不到什么花朵。

为了改善这情况,也由于究给仁波切对此圣地的依止感,所以他在蓝毗尼园的新寺院开辟一处大型的苗圃。如今苗圃已成为该地区其他苗圃,与许多花园的花草树苗供应来源,这是究给仁波切正在进行中的计划的一部分,目标是要在蓝毗尼园各处设立许多花园,并保持花草树木的繁茂。目前这些花园正朝每年供应亿万株花朵,来向释迦牟尼佛的诞生地致敬的目标稳健迈进。
最近驾崩的尼泊尔国王百仁札王(King Bitendra)曾赐给究给仁波切一个吉祥的尊号──「果卡•达心」(Gorkha Dakshin),意指「西尼泊尔大导师」,这是唯一一次有西藏喇嘛获得尼泊尔国王授与这项殊荣。

百仁札王赐此尊号是为了表彰仁波切的佛行事业,尤其是他在西尼泊尔的蓝毗尼园,为复兴佛法而孜孜不倦的奉献。这些努力包括仁波切所写的《如是我闻》(Fortunate to Behold)一书,其中包含了一些西藏的《甘珠尔》(Kangyur)经藏中有关蓝毗尼园的记载,该书已译成英文、中文与尼泊尔文。

无上的神圣上师
因为有许多藏传佛教传承的持有者,都曾领受过究给•企千仁波切的传法,因此他被视为无上的神圣上师。

他的弟子包括法王嘉瓦仁波切,他曾传授过不共道果等许多殊胜珍贵的教法给他;萨迦派领袖萨迦•崔津法王也是他的弟子。仁波切至今已将他的法脉传承给了萨迦派的所有上师,以及宁玛、噶举、格鲁各派的许多喇嘛,接受过他传法的弟子不计其数。

担任嘉瓦仁波切的上师
究给•企千仁波切自一九七一年起担任法王嘉瓦仁波切的上师,他对一切有情的皈依处──法王嘉瓦仁波切,怀有最大的依止心与恭敬心,法王则曾说他将究给仁波切视为根本上师之一。

究给仁波切也大力称赞法王对「道果」的领悟,说这是特别因为他的前世曾是伟大的「道果」上师──第五世嘉瓦仁波切,第五世嘉瓦仁波切曾写了一套三十二册的「道果」经典巨著,其主要的萨迦传承上师是察派的冈波•索南•秋登(Gonpo Sonam Chogden),曾从其领受不共的喜金刚教法、不共「道果」。第十四世嘉瓦仁波切则怀著广大的信心与自信心,从究给•企千仁波切领受「道果」不共传承。

有个很有趣的缘由,可说明究给•企千仁波切和嘉瓦仁波切之间如此殊胜的宿世因缘,那就是有关法王嘉瓦仁波切,被视为观音菩萨化身的故事。究给仁波切表示,嘉瓦仁波切被视为观音菩萨化身的主要原因,出自印度上师阿底峡的一位弟子──西藏喇嘛仲顿巴•给卫•君尼(Dromtonpa Gyalwai Jungney)的故事。阿底峡是印度伟大的佛教班智达,他曾创立藏传佛教中的噶当派〔49〕,并在西藏各地大力弘法,其西藏大弟子就是仲顿巴。

仲顿巴是观音菩萨的真实化身。他在自撰的有关噶当传承的著作中,证实自己最初曾是文殊菩萨,后来是佛陀的首要弟子舍利弗,之后又转世为仲顿巴,同时也确认自己就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在这部著作中也提到,先有仲顿巴,然后才有根敦•珠巴(Gendun Drub);同样地,也是先有仲顿巴,后来才有钦瑞•秋杰。读者应还记得,钦瑞•秋杰就是首位来自夏鲁•库贤家族的「究给•企千」。

伟大上师作品中的描述和预言,其基础是建立在佛法上师及其传承的渊源上。根据噶当传承史上的这些记载,就可理解为何第一世嘉瓦仁波切根敦•珠巴会被认为是仲顿巴的转世,而这也是嘉瓦仁波切被认为是观音和文殊菩萨化身的主要原因。同一本著作还告诉我们,钦瑞•秋杰是仲顿巴的化身,因此他也是观音和文殊菩萨的化身。

如前所述,自从钦瑞•秋杰持有「究给•企千」尊号以来,历任的「究给•企千」都是他的后裔,且都经由父系「主脉」继承而来,因此他们又被称为是「主脉」祖古或「主脉」化身。依循传统,那仁札寺维持这种珍贵的主脉制度来选任座主,据说之前的上师功德,能经由主脉传承给后来的上师。所以,钦瑞•秋杰和历任「究给•企千」的故事,有助于了解现任的「究给•企千」,原因便在于此。

因此,我们便能了解,仲顿巴有两支分别从根敦•珠巴和钦瑞•秋杰这两位同时代的人物开始的化身法脉:一支法脉是透过嘉瓦仁波切的转世来传承,另一支则是经由父系主脉世袭的历任「究给•企千」。法王嘉瓦仁波切是该系法脉的第十四世,而当今的「究给•企千」则是自钦瑞•秋杰以来的第十八任。

每当被问及是各尊菩萨及历代祖师化身时,究给•企千仁波切总爱开玩笑地说对这些并不清楚,但可确定自己必定是祖母的转世。当仁波切年轻时曾梦见碰断自己的下颚,当他跟亲戚诉说此事时,那亲戚说仁波切的祖母也曾如此弄断自己的下颚。仁波切说因为这件事的缘故,所以他一定是她的转世!

传法给萨迦•崔津法王
究给仁波切已将他持有的大部分主要传承传给萨迦•崔津法王,其中包括:察派传承的不共道果;结集藏传佛教所有主要修持传承教法的《密续全集》;类似的结集《成就法总集》;哦千•贡噶•桑波的作品合集;觉囊百法;六种不同的时轮金刚灌顶(其中布鲁〔Bulug〕、觉囊〔Jonang〕、梅纪百法〔Maitri Gyatsha〕、胜乐出现续〔Domjung〕四种灌顶包含在《密续全集》中)等,以及许多其他教法。萨迦•崔津法王,也是究给•企千仁波切持有的各法脉的传承主要持有者。

《密续全集》是所有伟大的佛法修持传承的巨大宝库。它收录了宁玛、萨迦、噶举、格鲁、波东(Bodong)、觉囊、息解(Zhije)、乌金(Urgyen)、口耳教授(Nyengyu)、时轮金刚等,藏传佛教所有教派的教法与传承,总共有三一五种大灌顶和二十五部大论释,通常大约需要两年才能全部传授完毕。在传给萨迦•崔津法王之前,究给•企千仁波切是《密续全集》唯一的持有者。

一九七○年代初期,究给仁波切曾造访印度德拉敦的萨迦中心,他在这几次长期参访中,将这部教法合集传给萨迦•崔津法王。究给仁波切本人则是透过至圣仁波切旋遍•宁波,领受从蒋扬•罗迭•旺波传下的这一系传承。

不世出的蒋扬•钦哲•旺波伟大的萨迦弟子──蒋扬•罗迭•旺波,在其上师指导下汇编了《密续全集》和《成就法总集》。当年蒋扬•罗迭•旺波在康区传法时,至圣仁波切旋遍•宁波和瑜伽女至尊贝玛(Jetsun Pema)都是他的弟子。后来至尊贝玛又在那仁札寺传《成就法总集》,当时前任和现任「究给•企千」的上师任窝仁波切,是主要的领受者。究给仁波切则是从任窝仁波切领受这些法,这是《成就法总集》的传承。

至尊贝玛瑜伽女是已证悟的成就者,她已证得喜金刚和金刚瑜伽母法门的成就。众所周知,她能显现许多因成就而获致的神通。当年她在那仁札寺传法时,曾有佩带珊瑚念珠的习惯,有天为了回应大自然的呼唤,她将念珠悬挂在阳光上,许多人都亲眼目睹那串念珠就如此悬在半空中。

有次她到藏北地区传长寿灌顶,当时有些尼众在场,她们嘲弄地问她:「你是什麽人?一个女众?竟然要传授灌顶给我们?」为了回应质问,于是她便取下耳饰,然后悬挂在从帐顶的小孔照射进来的阳光上。至尊贝玛是真正的空行母之一,即已获得伟大证悟的女性修行者,她们能展现真实成就的征象。究给仁波切之所以将他的《成就法总集》独特法脉视为极其珍贵的传承,这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各地传法
最近几年,仁波切一直在世界各地大力弘法。一九九八年他曾前往美国与加拿大传法,其中包括觉囊传承的「时轮六支金刚瑜伽」法门的灌顶与完整教授。仁波切至今也已在西藏、慕坦、加德满都、马来西亚、台湾、美国、西班牙等地传授过时轮金刚灌顶,许多人认为他是时轮金刚法的决定性金刚上师。

究给仁波切至今已圆满了许多时轮金刚法门的闭关,尤其是至尊觉囊• 塔拉那沙(Jetsun Jonang Taranatha)的觉囊派六支瑜伽传承,究给仁波切以此种方式,延续了传承祖师钦瑞•秋杰的法教。曾亲身领受金刚瑜伽母授与时轮金刚灌顶的钦瑞•秋杰,是香巴拉国王的转世。究给仁波切的一位上师,在仁波切年幼时,曾梦见仁波切就是时轮传承大本营——香巴拉净土国王的儿子。

一九九四年,仁波切曾前往日本弘法,传授在日本历史上曾广为流传的大日如来大灌顶与其他各种灌顶。一九九六年,首次到澳洲弘法。一九九八年,他又展开一系列的弘法之旅,前往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台湾、澳洲各地,传授许多灌顶与法教。同年,仁波切曾在台湾的台北市,为六千位参加法会的弟子传时轮金刚灌顶和其他修法。〔50〕

二○○○年,仁波切到法国访问,并传授《成就法总集》中的各项灌顶。同年,又在西班牙巴塞罗纳,授与时轮金刚灌顶并公开传法。最近的一次则是二○○一年,他圆满一次为期两个月的弘法之旅,旅程包括台湾、香港、澳洲的五个城市,以及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古晋(Kuching)等地。
除了西藏和尼泊尔之外,仁波切在台湾、香港也有许多中心,另外在西班牙的维斯塔•贝拉( Vista Bella),也正在兴建一处大型闭关中心。仁波切也是澳洲和新西兰许多中心的佛法导师,他曾在一九九六年和二○○一年两次访问之旅中,在澳洲的各佛法中心传授包括喜金刚与胜乐金刚在内的各种灌顶,以及金刚瑜伽母法门的不共教授。

曾领受究给仁波切传法或聆听过开示的人,都会毫不犹疑地同意他是位热心说故事的人。仁波切在灌顶传法时,总会说些和所传法脉的菩萨、上师有关的动人故事,也会说些和出离心〔51〕、悲心〔52〕、菩提心〔53〕、依止心等,能阐明佛陀主要法教的故事。

与宁玛派顶果法王互传教法
究给仁波切曾和宁玛派〔54〕的前任法王──顶果• 钦哲仁波切互相传授过许多教法,顶果• 钦哲法王视究给•企千仁波切为却尊•森给•旺楚的化身(祖古)。却尊•森给•旺楚是十一、二世纪时西藏著名的大圆满上师,后来证得无死虹身,有个例子可说明究给仁波切和顶果•钦哲仁波切之间的吉祥因缘。

众所周知,顶果•钦哲法王是西藏佛教的建立者之一──印度上师无垢友(Vimalamitra)的化身。无垢友在离开西藏七百年后,再度以虹光身示现,并将教法传给却尊•森给•旺楚;究给仁波切也视顶果•钦哲法王为贤劫未来佛的化身。这件事若从究给仁波切和未来佛弥勒菩萨之间的关系来思考,具有很深远的意义。

与三根本之间的故事
尊贵的上师祖古乌金仁波切(Tulku Urgyen Rinpoche)曾说究给•企千仁波切是位成就者,也是位金刚乘佛道的成就者,或许我们可举几个实例来说明这件事。在金刚乘佛法中会提到三根本——上师或喇嘛、禅修之本尊、空行和护法。以下便是几则究给仁波切与三根本之间的故事。

上师化现净相
先就第一根本——上师或喇嘛的成就来看,究给仁波切的侍者旺度拉(Wangdu-la)曾说过一个小故事。一九七○年代,究给仁波切驻锡于蓝毗尼园时,有次待在寺院楼上的房间中阅读。当时旺度拉正在隔壁的房间休息,他听见仁波切以充沛的声音在说话,犹如正在传法。

翌日早晨仁波切问他:「昨晚你是否有听到什么声音?昨晚真是非常幸运,我看见哦千•贡噶•桑波的净相化现在眼前!」仁波切向他透露,哦千出现在他前上方并伸出手,当时他便握住哦千的手,然后以深深的依止心将它放在自己的顶轮上。

究给仁波切就如此握着哦千的手,并将哦千著名的赞歌《无上事业》(Rab kar ma)的完整论释献给哦千作为供养。仁波切告诉旺度拉,哦千是位伟大的上师,他像仁波切那样严守比丘戒律,且他们都持有并修持喜金刚与「不共道果」法门。由于这些原因,所以哦千对究给仁波切感到非常欢喜,而让智慧身的净相化现在他面前。

禅修本尊的征象
至于和禅修本尊有关的征象,也有几个故事值得一提。仁波切早年在西藏时,曾传授许多金刚乘灌顶和其他修法,且每年都会闭关禅修。在他的佛法事业中,曾出现许多能象征他成就的瑞兆。

据他的一位亲近弟子描述,有次仁波切传授为期十三天的大日如来灌顶,法会最后一天传授白玛哈嘎拉灌顶,当时会场的佛坛上,有点燃一百盏供养诸佛菩萨的酥油灯。曾有一刻,所有酥油灯的灯火全汇聚在一起,成为一团巨大的火焰,并以顺时针方向盘旋上升,这团火焰愈升愈高,最后消失在空中,当时有很多人都亲眼目睹全部的过程。

另一则故事则描述禅修本尊示现的征象。一九七七年,究给仁波切在察让寺(Tsarang Monastery)传授「道果」。察让寺的法座就是哦千的法座,这座位于慕坦的寺院是哦千•贡噶•桑波所建。一九七七年仁波切访问慕坦时,曾传授为期一个半月的「道果」,并指导僧众依佛制作历时三个月的结夏安居。

要前往慕坦须先经过尼泊尔北部的波卡拉(Pokhara )和炯森(Jomsom),途中必须骑马穿越几条河流。当仁波切正横渡一条很宽的河流时,曾出现一轮很大的彩虹,在横渡的过程中一直环绕著仁波切和他的座骑。当时在仁波切四周约有十五至二十个人,有些人以为彩虹是因为仁波切的马溅起水花,反射了阳光所致。然而,却没有任何彩虹围绕著其他骑乘者,且彩虹看起来似乎是呈圆球状,一路跟随仁波切渡过河流,同行者都亲眼目睹了这件事。
当抵达察让寺后,究给仁波切便开始传授「道果」,他宣布过午不食,且不在法会之外的时间接见任何人,他想要独处。后来当「道果」进行到「三密续」(或「三续」)时,他似乎未注意到时间,且似乎此后就会经常不休息、不进食地安坐在法座上,直至午夜时分。

隔天早晨他仍会准时出现,且看来似乎非常正常,之后又会像前一天一样。有时午夜过后,他必须被护持离开法座,但离座时他仍会持续进行传法,就有如一直沉浸在喜金刚坛城的净相中,任何事也没发生一样。

这情形持续了十五天,他的容貌在这段期间时常产生变化,眼神不时会让在场的人想到喜金刚等密续本尊的面貌。
因为同一时期也正在进行结夏安居,所以在这几个月当中,每天傍晚大约五、六点时,僧众都会诵经作晚课或绕寺经行。在传授「道果」的那段期间,每天傍晚僧众在经行时,天空都会出现一道彩虹,通常它会向下延伸触及寺院,人们也经常会看到太阳的周围有一轮彩虹。结夏安居圆满后,僧众们前往察让寺附近一个花园的草地举行野餐庆祝会,那天人们曾看到一道彩虹从寺院一直延伸到那座花园。

有些弟子担心这些征兆可能是预示这位导师不久即将圆寂,因此慕坦皇室以及其他人举行许多场法会,回向仁波切能长寿住世。
当「道果」传授完毕,而结夏安居亦已圆满后,仁波切对侍者古鲁(Guru,「上师」之意)说,人们似乎以为这些彩虹景象全都意味着他即将圆寂,其实不然,这些彩虹是种吉祥的征兆,表示哦千•贡噶•桑波对仁波切感到很欢喜,因为仁波切遵循并持守他的教法,安坐在他的法座上,实践了他的种种大愿。这些彩虹景象表示哦千的加持,因为他对仁波切在慕坦的广大佛法事业感到非常欢喜。这故事证明禅修本尊喜金刚,以及上师哦千•贡噶•桑波的摄受加持。

在仁波切的生平中,还有另一件和禅修本尊有关的插曲,或许也值得一提,这件事发生在一九八九年的马来西亚古晋之旅。当时他受邀依据觉囊•塔拉那沙的修持指引,传授觉囊传承的时轮金刚大灌顶,以及觉囊巴的「时轮金刚六支瑜伽」完整教授。

依照惯例,在准备灌顶法会时,法会侍者必须实际制作一个代表的坛城,以便在法会中开光修法。通常仁波切都会让法会侍者单纯地依照经典的指示,和过去所学来准备坛城,而不会给予太多的指导。

然而,此次仁波切却指示法会侍者古鲁,要非常如法地制作坛城,他坐在一旁详细指导制作的细节。有个金属盘子涂了一层奶油薄膜,好让它有点黏性,并在上面排列一些谷粒来代表坛城的所有本尊。后来当仁波切在准备灌顶时,他的法相就开始变得非常有威力。

当时轮金刚灌顶进行到为智慧坛城诸尊的实体坛城开光时,仁波切说时轮坛城诸尊真的正现身于佛坛的坛城上方。有位当时在场的人描述,当仁波切说这些话时,他的语调变得异常沉重,就如自己正清楚地见到这番景象。

灌顶结束后,法会侍者在收拾佛坛时,发现曼陀罗盘上有些清楚的图案。这些图案既不在奶油薄膜下面,也不在上面,而是在那层奶油里面。有八个清晰的花朵形状环绕在盘子的周围,另外两个花朵则出现在盘子中央,总共有十个「莲花」图案。每个人都看见了,且拍下照片。

在时轮金刚的坛城中,有两尊中心本尊──佛父时轮金刚和明妃一切母〔55〕佛母,周围则环绕着八尊空行母(在《时轮金刚续》中称为大乐天女〔shaktis〕),就如同在其他如喜金刚或胜乐金刚等密续本尊的坛城中,所看到的一样,所以这些花朵图案可被视为本尊真正降临的征象。在传承祖师的传记中,坛城中的「花朵」是成就的表征之一。根据典籍中的描述,这些征象有两种形式,有些是如这次一般自然地出现在坛城上面或里面,有些则是从空中飘落在坛城上。

究给•企千仁波切被尊崇为诵经祈愿,与灌顶法会的真正上师之一,还有一个显现密续本尊加持的故事可说明这件事,也值得在此叙述。究给仁波切时常接受法王嘉瓦仁波切的迎请,进行各种法会。有次当他在主持咕噜咕咧佛母〔56〕火供时,嘉瓦仁波切说:「萨迦派的这些教法和修法都是甚深的法门,总是能带来善果。」

过了不久,嘉瓦仁波切离开诵经的房间,此时突然发生轻微的地震。嘉瓦仁波切立刻走回来,并说:「你们看!我刚刚跟你们说过萨迦的法甚深,立刻就有迹象证明这件事!」后来在法会进行的过程中,又发生了五次地震,有些在场的人便联想到,佛陀的一生中有很多吉祥的大事因缘,都曾伴随着大地震动。从此之后,嘉瓦仁波切的圣寓便增添了供奉咕噜咕咧佛母的佛坛,以向这次的吉祥圣会致敬。

空行与护法的加持
提过上师和禅修本尊的加持征象后,还有些事证可显示空行与护法的加持。这是一件不平凡的事迹,发生在仁波切有次前往慕坦时。仁波切曾到过慕坦许多次,每个村落都会邀请他主持诵经祈愿法会与传法开示,只有慕坦东北方的山宗村( Samdzong)比较特别,许多年来从未邀请他前往访问。这村庄仰赖发源于溪谷上方的河流来灌溉农作物,有一年水源乾涸,那条河从源头直到村庄的田园下方都没有水,村民们担心农作物无法收成,于是便请求仁波切前来协助。

于是仁波切便前往该村,并在那里举行三天的祈请法会,还作了一些占卜,之后仁波切说:「现在我必须到水源头去。」随后便和慕坦国王一行人启程出发,每个人骑马往上游走了四公里。到达目的地之后,在原先水源处旁的地上铺上地毯,并安置一个小法座,另外又安放一块石头作为仁波切的法桌。

然后仁波切开始诵经祈请仪式,献上食子(又称「朵玛」)〔57〕,并燃香供养龙族。祈请仪式开始后不久,大家就必须赶紧将地毯和法座移开,因为水源头很快就冒出水来,泉涌而出的水淹没他们原先所坐的区域。水的劲道实在太强了,每个人都被迫必须快速向后移动远离那里。

从此之后,那处水源涌出的水便源源不绝,该村的农人也无须再为农作物的灌溉水而烦恼。这件事让人想起伟大的祖师大德们的一些生平故事,他们也曾为缺水的地方带来水。

究给仁波切的「咒水」,在尼泊尔的佛教圈中相当出名。许多年来,人们总是经常带着一瓶瓶的矿泉水去找他,他会将加持过的神圣甘露放进这些瓶子中,然后持诵咒语,并将咒语吹向瓶口。这样的水即使只有一点点,内行的人也看得非常珍贵,许多人虔诚喝下这些水后,就避免开刀手术或各种重病。仁波切居住的尼泊尔博达拿地区,普遍流传着这样的事迹。

许多西藏佛教喇嘛都证实这些故事所说的内容。噶玛•听列仁波切(Karma Thinley Rinpoche)说究给仁波切已证得密续成就的金刚身〔58〕果位。启基• 秋灵仁波切(Tsikey Chokling Rinpoche)则说他已断除所有的烦恼和业,并已了知诸法实相,且是最殊胜的活佛上师之一,总是安住于证悟的境界。

坚贞不移的佛法修行者
究给仁波切年轻时每天都会禅修四次,每次时间长达四到五个小时,这种严谨的修行生活,直到今天始终奉行不辍。有时仁波切可在一次禅修中圆满修完两、三次喜金刚,或其他本尊的全部仪轨。他一生至今每晚都只睡一至一个半小时,这也有助于他的修行。

正是由于这种无须睡眠而持续修行的能力,使仁波切能持守许多萨迦珍贵传承的每日持诵誓戒,否则这种连续不断的每日持诵,可能就会中断。也正是因为对佛法修行的坚贞不移,使许多人视仁波切为已获殊胜成就的上师,以及萨迦派修持传承的中心人物。

过去这十年来,虽然仁波切的年纪已从七十几岁增长到八十多岁,但他对这段时光作了最好的运用,圆满许多次大黑天本尊闭关誓愿。仁波切的大黑天传承闭关修行,其实是从一九七八年在慕坦皇宫的一次为期六个月的闭关开始的。咸信到目前为止,仁波切至少已圆满两次为期三年的大黑天密续本尊闭关。

据传究给仁波切持守隐修瑜伽士的修行方式,这是因为他利用许多时光闭关修行,因此他被认为是位隐修上师。他已圆满好几次为期三年的禅修闭关,至今仍遵循印度的毗瓦巴和西藏的密勒日巴等过去佛教成就者的典范,维持一天大约禅修、诵经二十小时的严谨修行生活。二○○二年,仁波切已高寿八十三岁,仍持守着这种不凡的修行与佛法行谊。  

萨迦•崔津法王曾如此赞叹究给•企千仁波切:「有许多人因听闻经典而证得智慧,有些人因思惟佛法而证得智慧,只有很少数人因修行而证得智慧。而究给•企千仁波切则证悟全部三种智慧。我们愿深庆自己具足如此圆满的因缘能见到他,这件事本身就是种伟大的加持。」

注释
〔1〕金刚乘(Vajrayana):亦称「密乘」,为释迦牟尼佛及其他诸佛所说法的密续总集,不谨阐述化身佛境界,也谈及报身佛、法身佛的微妙究竟境界。

〔2〕喜金刚为五大金刚法之一,初由卓弥大译师从迦耶达日具足听受灌顶要门,依次传下,至萨迦派而大弘,属于不二续之无上瑜伽法。喜金刚蓝身,八面十六臂,各面三眼,褐发朝天,以斑杵及五骷髅头为头饰,以头骨链珠饰身。

〔3〕本尊(yi dam):证悟者的一种身形,作为金刚乘行者观想与禅修的所依。或为男性,或为女性;可为寂静(祥和),可为忿怒。在三根本(上师、本尊、空行)中,本尊乃成就的根本,在究竟的意义上,被视为与行者的心无二无别。

〔4〕卓弥大译师(Drogmi Loisawa,994一1078):即卓弥•释迦智(Drogmi Shakya Yeshe),是印度佛教「道果」、「时轮金刚」等法在西藏的传播者,译著与门徒众多,因此尊称「卓弥大译师」。萨迦派初祖萨千便曾供养他黄金,以求学「道果」密法。

〔5〕三现量分(nang sum):现量即感觉之意,指无须意识思索的直接感受,如眼、耳、鼻、舌、身对应五尘的感觉,在「道果」中即指注〔6〕中的三种见。

〔6〕三种见:即不清净见、实修觉受见、清净见。不清净见即世俗见,指观轮回过患、人身难得、因果业报等;实修觉受见是指禅修行者所共有的体验觉受:清净见是指究竟佛果的见地,即如来的身、口、意。

〔7〕三密续:因密续、方法密续、果密续。因密续即「根」,指心;方法密续即「道」,指身;果密续即「果」,指「大手印」。

〔8〕莲花生大士(Guru Padmasambhava):印度的佛教大师与密乘成就者,西元八世纪时应赤松德赞王迎请到西藏,克服当时许多障碍,将密法传入西藏,奠定了西藏的佛教传统,被视为宁玛派的祖师。

〔9〕金刚瑜伽母(Vairayogini):密教本尊之一,或称「金刚亥母」,是表示众生本有般若波罗密多自性的佛母,有多种传承与身形,此处应指由那洛巴所传之「那洛空行」,是萨迦派主修法门之一,也受格鲁派所重视。

〔10〕时轮金刚(Kalachakra):时轮即时间之轮,指代表宇宙时空的外在时轮,和代表吾人身心系统与生命能量的内在时轮,也指时轮密续的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众生攀缘过去、现在、未来,而流转于六道,若依时轮法修持,即能获得解脱。时轮金刚则是无上瑜伽报身佛本尊,是藏密无上瑜伽部的不二续,为诸密法中最高无上极殊胜法门。

〔11〕大威德金刚(Yamantaka):又称怖畏金刚、阎魔敌等,是无上瑜伽部父续的主要本尊之一,为文殊菩萨的忿怒相。

〔12〕大小玛哈嘎拉:指金刚幕主玛哈嘎拉(Panjarnata Mahakala)和梵天相玛哈嘎拉(Brahmarupa Mahakala)。前者是《金刚幕续》的护法,也是萨迦派的主要护法:后者则是《密集金刚续》的护法。

〔13〕十三金法:萨迦派祖师以重金供养所求得的十三种大法,包括三红尊:那洛、梅粹、因渣三空行;三红尊;咕噜咕咧佛母、红象头财神和大自在天;及次一级的三红尊等,是萨迦察巴支派的闻名教法。

〔14〕觉囊巴(Jonangpas):藏传佛教宗派之一,由贡邦特杰尊珠(1243-1313)在后藏拉孜的觉摩囊建立觉囊寺而得名,其教法部分源自萨迦派。此派主张「他空」,并认为心中一切所想皆为幻化,主要经典包括《时轮密续》。

〔15〕藏传佛教由于历史及地域等因素的影响,派别林立,甚至不同派别之间无法和谐相处,是藏传佛教的一大问题。十九世纪,西康的三位大师――宗萨•蒋扬•钦哲•旺波、蒋贡•康楚和蒋扬•罗迭•旺波有鉴于此,所以推动「不分教派运动」(利美运动),其目的在反对宗派门户之见所引起的宗教论诤与迫害,所以产生一个超越教派,寻求调和与容忍的运动。

〔16〕《大宝伏藏》 (Rinchen Terdrzod);是蒋扬•钦哲•旺波所掘取的伏藏,而由蒋贡•康楚仁波切写成的名著,共有六十四册。

〔17〕大圆满(dzogpa chenpo):旧译宁玛派(红教)的不共最高即身成佛法门,八世纪时由莲花生大士传入西藏,十四世纪时由龙钦巴尊者组织整理而集大成。一切现象的自性皆然称为「大」:「圆满」指的是心的本性原来具足三身(法身、报身、化身)的功德。

〔18〕报身佛国色究竟天净土:密教相传佛陀以化身于人间转法-轮,另以圆满报身于色究竟天等秘密净土第四次转法-轮,这里则是指化现为女尊,而已证得圆满佛果的金刚瑜伽母的佛国净土。

〔19〕虹光:透过高深的大圆满法门,修行成就者命终时能让身体回缩到组成身体的光质,色身会溶化在光中,然后完全消失。这种过程称为「虹身」或「光身」,因为在身体溶化时,会有光和彩虹出现。

〔20〕迁识法(phowa):即「颇瓦法」,藏密的弥陀净土往生法门。它是一种心识与光明接触的修行法,修行者依靠自力可以转移到光明界中。

〔21〕师子贤(Haribhadra):八世纪中印度人,精通般若,所撰的注疏甚多,如《二万五千颂般若》之注、《八千颂般若释现观庄严明》等。

〔22〕莲花戒(Kamalashila):西元八世纪时的印度班智达,中观自续派大师,曾于那烂陀寺教授密教经典,应藏王之请与中国和尚辩论,最后莲花戒获胜,从此确立了印度大乘佛法在西藏的基础地位,此即西藏佛教史上著名的「拉萨论诤」。其重要著作为《中篇修行次第》。

〔23〕般若波罗蜜多(Prajnaparamita):「般若」意指「智慧」,「波罗蜜」意指「到彼岸」,「般若波罗蜜多」是指智慧如船,能将众生从生死的此岸,度到解脱的涅槃彼岸。

〔24〕宗咯巴(Tsongkhapa, 1357-1419):格鲁派创教祖师。七岁时曾在青海西宁的甲琼寺从噶当派顿珠•仁钦学经九年,十六岁到西藏从仁达瓦大师学萨迦派教法,受其佛学观点的影响很大。此外,宗喀巴倡导先显后密的法旨,完成印度后期密教所提出但未及组织化和实践的思想,这是密宗西藏地方化的重要表现之一,著有《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辨了不了义论》等。

〔25〕香巴拉立典王朝(the Rigden kings of Shambhala):据传香巴拉位于西藏和蒙古北方某个隐密处。依据《时轮金刚坦特罗》(Kalachakra Tantra)记载,香巴拉国王目前统领香格里拉国度,在未来将显现,为拯救世界而奋战•并引导世人进入和平的黄金纪元。一般认为,香巴拉整个王国即时轮金刚的坛城,历代立典王朝的国王都是时轮密法的传承持有者。

〔26〕光音天(prabhashvara),色界二禅天的最高天,此界天人以净光交谈,故称「光音天」。根据佛经记载,最初的人类便是来自光音天。
〔27〕忿怒尊(heruka):即黑噜嘎,又称「饮血尊」。

〔28〕立断(trek chod):立断是大圆满空的部分,由心从何处生、住于何处、去往何方等三方面观察,知道心无来处、无去处、不生不灭,立刻断烦恼而得「空」的境界,其成就为虹光身。

〔29〕顿超(thogal):顿超是大圆满任运的部分。「顿」是顿悟,「超」是超越,是最高、最快速成就的法门。修此法门,智慧高者一天或当下就会成就虹光身;智慧低者,二十几天会成就。但一定要有立断和前行的基础,驱逐所有执著,然后修「顿超」法门进入光明界。

〔30〕祖古(tulku):意思是「转世者」或「化身」,指已证悟而能随意自在化现于人间,利益众生的修行者。

〔31〕金刚手(Vajrapani):金刚手菩萨为大势至菩萨的忿怒相,萨迦派特别的伏魔金刚手有二臂、四臂多种身形,是此派一切闭关修持前必修的本尊,可遣除日后修行障碍,保护行者免遭魔难。

〔32〕马头明王(Hayagriva):观世音菩萨所化现的忿怒本尊。

〔33〕气(prana)、脉(nadi):密教传统中,气、脉、明点是身心系统的动力网络,气在脉中流动,明点藏在脉中。修法时,瑜伽行者会将此系统观想得非常清楚,透过禅定的力量,将气导入中脉而后分解,就能直接证悟心性的「明光」。

〔34〕幻轮(trulkor):印度瑜伽技法中,依瑜伽身姿带动体内脉、筋、气运转。从外在看起来,彷佛有一虚「幻」之「轮」在体内轮转而得名。不一定指何项动作,早先有人译成「拳法」。

〔35〕声闻缘觉乘:以自我解脱为宗旨的佛法修行道,最高果位为阿罗汉果(声闻)和辟支佛果(缘觉)。

〔36〕大乘:不同于声闻缘觉乘的佛法修行道,因其行自利利他的菩萨六度万行,自度度人,故称「大乘」,最高果位为佛果。

〔37〕四部密续:密续是指解说金刚乘的灌顶、道品、修法、会供等的佛教典籍,因这类典籍必须经由上师传授,代代相递,故称为「密续」。共分成四部:「事部密续」强调外在的清净行为和手印,认为外在行为比内在瑜伽重要;「行部密续」同等重视外在和内在;「瑜伽密续」强调禅定的内在瑜伽更重于外在行事;「无上瑜伽密续」不仅强调内密瑜伽的重要,且无任何密续能超越它。

〔38〕密集金刚(Guhyasamaja)是无上瑜伽部密法父续部重要本尊。

〔39〕大黑天:即「玛哈嘎拉」,密宗智慧护法,是佛的化现。萨迦派最主要的大黑天为横棍(红棒)玛哈嘎拉,是一切大黑天的兄长、喜金刚的化身。

〔40〕狮面空行母(Singhamukha):宁玛巴殊胜本尊,是一位狮子头的女身护法,其原始法身为般若佛母或金刚亥母。狮面空行属忿怒尊,以狮面表其威猛性,以调四魔而显现凶忿相。有说是观世音菩萨的示现,通常作阿弥陀佛的护法。

〔41〕白文殊(White Manjushri):五文殊之一,白文殊为大日如来的化身,与桔红文殊同为五文殊中的慈祥寂静尊,也同属五字文殊。

〔42〕白度母(White Tara):据说观世音菩萨因见众生沉沦生死苦海,而双泪俱下,右泪化为绿度母,左泪化为白度母。修持白度母法能增长寿命与福慧。

〔43〕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 1820-1892):是西藏历史上唯一领受,并传授佛经、言藏、封藏、意藏、全集、净相、口耳传承等「七部藏」的上师。他的讲述由蒋贡康楚仁波切写成《大宝伏藏》、《所知法遍布》、《教授藏》、《噶举语藏》、《广大教敕》等五部大藏,是推动不分教派运动的三大伏藏师之一。

〔44〕大日如来(Maha Vairochana):即毗卢遮那佛,为密教金刚界与胎藏界的本尊,又名遍照如来,因其智慧日光遍照一切。密教视宇宙为大日如来的显现。

〔45〕四面大黑天(Mahakala):胜乐金刚所化现的护法。胜乐金刚为金刚持的忿怒化身,金刚持则为释迦牟尼佛的秘密化身,相虽有不同,但其实无二无别。四面大黑天护法可战胜各种障碍与各种强大的怨敌。

〔46〕卡萨(katha ):一卡萨是17×20平方公尺的范围。

〔47〕伏藏 (terma):是指由莲花生大士书写,以神通力封缄于寺庙、圣像、岩石、湖泊、空中等处的无数法教。他将这些伏藏一一托付特定的弟子•并预示他们将会转世成为伏藏师,在特定时空下将由封藏处取出法教,以利益众生。

〔48〕即新吉祥•极坚寺,已于二○○四年一月三日落成开光。

〔49〕噶当派(Kadam):噶当派原是西藏最早的教派,由阿底峡奠基,其弟子仲顿巴所创立。「噶当」意指佛的教诲或教诫,主要强调僧人的戒律、修行次第以及调整显、密之联系。此派主张修习次第应先显后密。十五世纪时,宗喀巴以之为基础,创立格鲁派,俗称「黄教」。原属噶当派的寺院后来都成了格鲁派的寺院,噶当派因而不再单独地存在。

〔50〕实际的灌顶时间是一九九九年一月。

〔51〕出离心:出离世间的决心,是佛法修证道的根本,必须对苦、空、无常、无我的本质具有透彻的洞悉和体认。同时在日常生活中,当一提起出离的警惕心时,千万种烦恼立即消失,如此才可谓「已发出离心」。
〔52〕悲心:菩萨常思拔除一切众生痛苦的愿心。

〔53〕菩提心:在世俗谛上,是为了救度众生脱离轮回之苦而成佛的誓愿与决心;就胜义谛而言,是超越一切概念之空、悲不二。

〔54〕宁玛派(rnyingma-pa):「宁玛」意译为「旧的」,即指其所弘传的佛法是前弘期的密教,奉印度金刚乘大师莲华生为祖师,注重金刚乘密法的修持,其中以「大圆满」教授最重要。此派修行者戴红帽,所以亦称「红教」。

〔55〕佛父时轮金刚和明妃一切母(Vishvamata):时轮金刚是时轮金刚续的本尊,与明妃一切母现双运报身佛之相,时轮金刚所化现的净土便是香巴拉。

〔56〕咕噜咕咧佛母(tantric deity Kurukulla):司掌权威的女性本尊,肤色为红色,身形为一面四臂之舞姿,现半忿怒相。出自《喜金刚续》,为萨迦三红尊之一,又称为「作明佛母」。

〔57〕食子(torma):金刚乘修持与仪式中用到的可食用物品,有各种形状与组合成份。根据不同场合,被当作供养,代表所修的本尊或本尊的坛城,甚至是仪式中用于除去修法障碍的象征性武器。

〔58〕金刚身(vajra body):密续之圆满次第所修持的气、脉、明点微细系统,行者可籍此三者的修持生起大乐的明光心。

资料来源
究给企千仁波切著 《远离四种执著》,2004年8月
致谢
以上传记摘自究给企千仁波切著 《远离四种执著》一书。该传记起先是根据几篇现存的究给仁波切的英文简传编写而成,尤其是杰•歌德伯格研读仁波切的自传,并补充详细的访谈资料后完成的那篇作品。传记大部分是来自近年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广泛私人会晤,皆是来自仁波切本人的第一手资料,只有几个地方是根据见证人的陈述,他们都是仁波切身边最亲近的人。传记中的故事和素材全部来自究给仁波切本人,全是记录完善的资料,目前存放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大慈寺的档案室中。现在此版本是另外一篇更长、更完整的仁波切传记的一部分,这篇较长的完整版本目前正由他的弟子筹写当中。

[究给企千仁波切圆寂]
尊贵的萨迦察巴法王——究给企千仁波切,于藏历 2133年 12月5日(公元2007年1月23日)于尼泊尔加德满都闭关房内示现圆寂,回归本尊净土,享年87岁。萨迦法王子及萨迦哦巴禄顶堪千仁波切抵达究给仁波切的寺庙——大慈寺,处理相关事宜并修法。藏历1月15日佛陀神变日(公元2007年3月3日),大慈寺举行了究给仁波切的荼毗大典,由萨迦法王亲自主持。

究给仁波切为「萨迦」传承中最资深的上师,弟子有至尊喇嘛尊者、萨迦法王以及宁玛、噶举、格鲁各派的许多仁波切和喇嘛们,接受过他法教的弟子不计其数。前任尼泊尔国王更尊崇仁波切为其国师。

1919年,究给企千仁波切——钦瑞•图登•列谢•嘉措出生于后藏日喀则的嘉夏•库贤寺。他的父亲是索南•森给•旺楚,母亲是契美•卓卡即南卓•耶喜•桑摩。1929年究给仁波切十岁时受沙弥戒,并在那仁札寺正式坐床,他的亲教师是强巴•贡嘎•秋贝。1969究给仁波切于尼泊尔蓝毗尼园兴建吉祥极坚寺及加德满都博达拿佛塔附近的大慈寺。

仁波切是位密修的瑜伽士,他运用大部份的时间闭关,日以继夜的深入禅定以及修持密续仪轨及祈请。仁波切被认为是印度佛教大成就者毘瓦巴祖师的转世。直至今仁波切以87岁的高龄,仍每天继续此等令人赞叹的修行,堪称为修行者的榜样。他一生每晚都只睡一至一个半小时。

综观仁波切一生国外弘法行迹遍及: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澳洲、新西兰、美国、加拿大、法国、瑞士等地……,并在上述地区教学及灌顶。

萨迦法王说:「许多人从听闻佛典得到智慧;一些人从思维佛法得到智慧;少数人从禅修得到智慧。但是究给仁波切闻、思、修三学具足,能见到仁波切都是有福德的人,见他一面就是莫大的加持。」

在传统上也相信,当大仁波切圆寂时,若我们能虔诚地向他祈请,则他必能把我们一切世间的、及出世间的障碍,在法体荼毗时一并全部销毁化入空性。究给仁波切在禅定涅槃之中,身体柔软,面部栩栩如生,保持金刚跏趺坐姿。在荼毗大典前的这段时间里,尼泊尔大慈寺每天都有数百位喇嘛修法回向,祈请仁波切早日乘愿再来。


最上三宝我皈依 一切罪业皆忏悔
眾生善根盡隨喜 正覺菩提意中持

正覺妙法及僧伽 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為利益自他故 我今即發菩提心

既發最上菩提心 饒益一切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 為利眾生願成佛
当代 萨迦茶(诧)巴大法座持有者--究给企千仁波切 简传

圣恩上师足下吾顶礼:

究给企千仁波切是目前萨迦最年长的大比丘之一,并且为萨迦茶(诧)巴支派的领袖和那烂陀寺的座主,仁波切于1920年出生于西藏中部日喀则附近的仓省(Tsang),是霞禄固祥(Kushang)家族也就是天神戒氏(Che)的家族的后人,被格鲁巴十三世DL喇嘛确认为那烂陀寺(Nalendra)第十八代究给仁波切(Chogye Rinpoche),在十一岁时受戒并成为那烂陀寺的二位座主之一。仁波切在早年不断地学习那烂陀寺传承下来佛教基本的经典和仪轨。那烂陀寺另一位座主也是茶(诧)巴教法持有人之一的第四世任沃仁波切(4th Zimwog Tulku Ngawang Tenzin Thrinley Norbu Palzangpo)和哦巴康萨大堪布拿旺洛卓旋遍宁波(Dampa Rinpoche Shenphen Nyingpo of Ngor Ewam)是究给企千仁波切的二位主要根本上师,并从这二位伟大的上师得到萨迦共与不共的道果传承、大小玛哈嘎啦、四部密典、萨迦十三金法及时轮金刚等重要法教。

「究给」(Chogye)是指「十八」的意思,这个封号来自于那烂陀寺第八任住持,也就是神圣霞禄固祥(Kushang)家族中伟大的千拉秋吉仁波切(Khyenrab Choje),其以直接由金刚瑜加女(Vajrayogini)接受时轮金刚的教法而著名。那烂陀寺是萨迦显教大师荣登尊者(Rongton1367-1449)在藏东地区所建立,直至那烂陀寺的第七任座主时,同时也是萨迦法王仁钦冈王府的达钦罗卓( Sakya Trizin Dagchen Lodro Gyaltsen 1444-1495他也是传下茶(诧)巴不共道果和十三金法之人)的任命,担任那烂陀寺第八任住持,自此至仁千钦哲旺波均为天神氏家族。而千拉秋吉仁波切并前往中国面见明朝的皇帝(明宣宗或明英宗),对密乘有极大信心的君主赠予千拉秋吉仁波切「十八」种珍贵的礼物 ,也从此开启了萨迦红宝冠持有者「究给」仁波切的尊号之后的。在DL五世时代的究给千拉蒋巴尊者,是茶(诧)巴四大喇嘛之一,此后「究给」家系除了任那烂陀寺的座主外,并且之后并和任沃家族持有萨迦茶(诧)巴的重要教法。而在DL五世时代同为茶(诧)巴四大喇嘛之一昆.萨钦根罗则在此时,也将不共道果和十三金法传入萨迦本支和哦巴的塔泽王府。现任的究给企千仁波切 Ngawang Khyenrab Thubten Lekshe Gyatso正好也是究给天神戒氏家族中第十八位拥有此封号的仁波切,为那烂陀寺的第二十六任座主。

在1959年西藏政局不穩定歲月,因此仁波切被迫离开西藏至Lo Monthang王国暫住,Lo Monthang (Mustang)王国虽向来隶属于吐蕃王国,但是在国际上实际的划分却是属于尼泊尔。恰好Lo Monthang国王是仁波切的侄子,因此仁波切可以在此居住暂避,并给予当地各个寺院佛陀的教法(尤其是金刚乘),也于此时以诗歌的方式完成喜金刚密续简短注疏「At the Time of the Path」《时间之流》一书。Lo Monthang王国向来都是属于萨迦哦巴教派的传承圣地,主要一间寺院还是由十五世纪哦巴祖师-哦千贡噶桑波(Ngorchen Kunga Zangpo 1382-1456)所建立的。

而后仁波切旅行至印度,并在德兰莎拉居住数年,在1968年11月时见到了西方最著名的修士托马斯牟顿(Thomas Merton)。仁波切在1963年一次朝圣之旅中,在佛陀出生地-神圣的兰毗尼园(伦比尼)时升起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授记),Lo Monthang国王遂发愿在兰毗尼园旁兴建一间寺院给仁波切,终于在十二年后,一切得以如其誓愿,究给企千仁波切于并于石碑上著述了建寺因缘。

究给企千仁波切有感于未来强巴佛(弥勒菩萨)降世前,人间之应累积更多的善缘,以得临未来佛住世,又于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大佛塔旁兴建了另一寺院「大慈寺院」,完成后并请萨迦法王开光。而后究给企千仁波切长年驻钖于此,并传授许多教法给各派传承持有者,如传给格鲁巴的十四世DL喇嘛「道果法」和传授萨迦法王「续部总集」「修轨总集」等,及各派的成就者宁玛巴敦珠法王和夏玛巴仁波切等人,因此被视为上师中的上师。此外仁波切十分精进自我修行,并长年闭关修持各种教法,也被视为本世纪以来最伟大隐士、瑜珈士和学者之一。秋吉尼玛仁波切(止贡噶举派,乌金祖古仁波切之子)曾说,德松安将仁波切和究给企千仁波切是萨迦为学最有证量的二位大师。

究给企千仁波切并常受萨、哦、茶(诧)三法脉及其它三大教派邀请,于世界各地传授佛陀和萨迦派的教法,在每次大转法-轮时,蒙其法露之仁波切和信众均身感其法恩,并终生誓约奉行佛陀和上师的法教,上师恩德如同佛陀。

萨迦法王曾特别以赞文赞颂仁波切:

「有许多人由研读经典得到智慧,少数人由思惟佛法得到智慧,极少数人由等持禅修得到智慧。但究给企千仁波切闻、思、修三慧俱足,故应信解,见仁波切,即是福德之人,即是受神力加被。」
「There are many who have attained the wisdom arising from the study of the Scriptures. There are some who have attained the wisdom arising from contemplation of the Dharma. There are few who have gained wisdom arising from meditation. His Eminence Chogye Trichen Rinpoche is one who has attained all three wisdoms. One should consider oneself fortunate just to meet him,which is in itself a great blessing.」

注:the Tshar sub-sect在台湾有译成诧巴、茶巴、茶尔巴或察巴等,皆是指茶千罗搜佳措所建立的萨迦弟子传承支派。

怠惰者 编译于2000年初秋之际,三校于2002/5/16木星合月之日午时
最上三宝我皈依 一切罪业皆忏悔
眾生善根盡隨喜 正覺菩提意中持

正覺妙法及僧伽 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為利益自他故 我今即發菩提心

既發最上菩提心 饒益一切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 為利眾生願成佛
仁波切 小故事
仁波切 小故事 1

二、三十年前,
尊贵的的DL喇嘛已是一位伟大的上师。
为了充实自己的修学,
DL喇嘛依然不倦的学习着佛陀以及历代祖师、伟大成就者的法教,
而萨迦派的“道果传承”,
在DL喇嘛持续精进的修习生涯中,
一直是重要的课程之一。

当时,萨迦派诧巴(茶巴)支派法王)─究给企谦仁波切的学问与修证,
已被推崇为少数的俊杰楷模,
同时也是DL喇嘛钦佩仰慕的学习对象。
然而因为政治的关系,
DL喇嘛无法亲身前往尼泊尔,
于是便指派随身侍者喇嘛迎请仁波切至达兰色拉传授萨迦教传的精髓。
侍者喇嘛接到指示后,
即刻动身飞往究给仁波切位于尼泊尔首府加德满都的寺院,
并恭候仁波切下座─究给仁波切一大早就上座修法了。

返回印度德里的班机预定于下午两点起飞,
依照飞航的习惯,
旅客必须提前两个小时至机场办理出境手续。

近中午十二点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大殿中手鼓、铃声与虔诚的唱诵却仍然不停的缭绕着,
丝毫不见仁波切有将要结行下座的迹象。

侍者喇嘛紧张得满头大汗,
除了着急于行程将有所延误之外,
回去之后,自己也肯定将被达兰色拉的长官们严厉地训斥;
想到这里,侍者喇嘛便急切地请求寺中其它仁波切帮忙,
希望能够设法提醒一下究给仁波切,
「只要上师没有要下座,谁也不敢去打扰他!」
这是他仅能获得的相同答复。

「天啊!一点了!怎么还不下座?赶不上飞机怎么办?
怎么会有这种喇嘛?怎么会有这种喇嘛?」
侍者喇嘛顾不得他人的眼光,独自在大殿外走来走去,
边走边焦虑的如此嘀咕着。

好不容易终于听到熟悉的回向文唱起,
这表示究给仁波切即将下座了!
侍者喇嘛连忙一个箭步趋向法座,
既恭敬又惶恐地向仁波切报告飞机起飞的时间,
并忍不住催促着:
「现在已经一点半了,再不赶去机场就会错过班机!」

「飞机会延误起飞的!」
仁波切一边笃定的告诉前来邀请的侍者喇嘛,
一边缓缓地走入自己的房间为此次的远行做准备,
留下满脸狐疑的侍者喇嘛在门外。

两点整,大伙儿人终于到了机场,
意外的是,飞机竟然真的被延误,
没有按照正常的时间起飞,
这使得一行人如愿的搭上了飞往德里的班机。

侍者喇嘛坐在究给仁波切的旁边,
当他正如释重负般,放下心里的大石头:
「终于圆满完成尊贵的DL喇嘛所交付的任务了!」
并感激着佛菩萨三宝的加持时,
究给仁波切微笑地伸手轻拍侍者喇嘛的膝盖说:
「怎么会有这种喇嘛?」
侍者喇嘛立即羞愧的低下头来忏悔,
这正是刚才自己在仁波切的寺院中,
内心所念着的一句不恭敬的话啊!

仁波切 小故事 2

仁波切在十年前,有次因为慈悲摄受弟子的关系;
遭逢障碍,摔断了大腿前端,医生要求把坏掉的骨头,
要开刀拿出来,仁波切坚持不受麻醉;
让大家很惊吓,仁波切说:我此生该清醒的时候,从未昏暝。
这段话说明仁波切的修行与禅定之高。

当弟子们要求要供养取出的腿骨时;仁波切却不同意,
“以后会烧出很多给你们”,仁波切真是豁达啊!

祈愿仁波切长久住世!

仁波切 小故事 3
今年(2001)的9月21日是仁波切藏历的生日;
学佛会陈会长早于9月18号带领着台湾的弟子们,
前往尼泊尔仁波切的寺庙祝寿。

每年尊贵的究给仁波切的生日,可都是萨迦教派中的一件大事;
除了寺庙内的僧众欢喜庆贺外,也有来自各地曾受学于仁波切的弟子、
还有各派重要的法教持有者的祝贺,大家除了庆贺这为伟大的上师生日外
更都希望一再的祈请尊贵饱学的仁波切;能够常久驻世弘法。
寺庙内从清晨开始了一连串的修法、祈请等庆祝活动,
此次仁波切为了顺应吉祥的缘起;
特别还给予了大家一个吉祥的长寿灌顶,同样也祝福大家都能顺利、圆满。

陈会长在回台行程的前一天,特别安排空出一天;
带领着此次参与的台湾弟子前去绕尼泊尔有名的三大佛塔,
这样的机会是非常的殊胜难得,何况绕佛塔的功德是很大的。

在绕塔的时候,陈会长非常感念上师的慈悲眷怙,
就在边绕塔的时候,边构思愿将此绕塔功德回向于上师的回向文句,
等到将尼泊尔三大佛塔绕完后;天色已晚了,
但陈医师的回向文只完成了五句而已--

以此朝圣净善之功德
祈愿上师长寿扶法-轮
清静我等罪障及习气
即慈悲心菩提心增长
摄受为您具器之弟子

陈会长再怎么想破头,也想不出对丈的结尾,
但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如要呈献给仁波切看的话;
当天晚上的时间是很重要的,因为明天一早就要赶回台的飞机。
也因为如此;陈会长就硬着头皮,把不成文章的文稿呈给了仁波切,
无论如何,这都是身为弟子的诚恳心意,希望上师能知悉。

“殊胜本尊身语意加被”

仁波切看完陈会长所呈的回向文后,便顺手填上这最后一句;
便微笑着拿给陈会长。

“这是我对弟子们的承诺!”仁波切如是的再次强调。

当祝寿团回台时,陈会长跟大家说起这件事时;
台湾的弟子内心总是充满着温暖与感动。
最上三宝我皈依 一切罪业皆忏悔
眾生善根盡隨喜 正覺菩提意中持

正覺妙法及僧伽 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為利益自他故 我今即發菩提心

既發最上菩提心 饒益一切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 為利眾生願成佛
關於大節修善知功德利益!

究给企谦仁波切


吾等无于伦比大导师「释迦牟尼佛」,四大节日列如后

月日随于藏历行,正月一日起至十五日为神变节,四月七日佛降生,四月十五日入胎,是日黎明证正等觉,中夜入于涅盘,是日为三重节。

六月四日为初转法-轮节,九月十五日允从天降;而实际天降节为二十二日。

与此等日行善力殊变,「律理宝藏论」中说,于此四大节日期,
些微善行修作者,佛说百万化百倍。

彼等若详计数之;清净意乐以一,一青稞以为施,百万整化百倍故,青稞化八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克,六斗加四普善果,此善出生佛宣说。

再者,「地藏请问经」中说:每月一、八、十四、十五、二十一、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八、二十九、三十等十日为诸天及阎王并其眷属巡游世间,又上开日期依次为
「定光佛」(一)、
「药师佛」(八、二十九)、
「贤劫千零二佛」(十四)、
「无量光佛」(十五、二十八)、
「观世音菩萨」(二十一)、
「大日如来」(二十三)、
「地藏菩萨」(二十四)、
「释尊」(三十)

所值善缘日期,若于各该佛、菩萨所值日期修作称念其圣号、礼拜等善行者,不仅能消除业障,任修任何善其功德有可不思议的转变。

又所谓六圣日:每月八、十四、十五、二十三、二十九、三十。
三圣日:每月望、晦、八日等功德亦同。

日月食时,造作任何福罪业者,其福罪力有特别转变, 如「律经」中说:日食将尽时,千万再化十万倍,月食化为七千万,四大节值日月食,其时福德更超胜云云。

印度胜地、西藏诸大成就者,或各大寺庙之创建者之传承诸上师, 特别于自己的根本上师之圣诞、圆寂,大弘教法时期等诸大节日,行者若能审慎记持,亲自修做供养等善行,以此为修集显密伟大事业之福业资粮,比之于通常之闻思观修念诵之功德,此特为超胜。

「时轮金刚续」中说︰上师圆寂年月日,决定记持兴供养,摧毁千万劫积恶, 脱离无间阎罗城。

又云:若是独喜于上师,千万十亿劫当中,已作正作意随善,大罪摧毁成正觉。

「上师圣行」中「萨迦班智达」说:阳光虽然极炽热,若无火晶火不生; 佛教事业亦如此,若无上师将无成。行者若能于诸教言所缘境,切实修善者,实为易行不费劬劳而能积聚大福德资量之无上方便也。

虽仅修作少分白净善,于诸殊胜稀有时境等,如实随行果如大数流, 由于听闻彼诸教言故,胜大导师及诸圣僧众,降生并及入于涅槃时,诸佛子众善巧少分,于此简略宣说具义利。

(注):克、普、斗乃西藏度量器之名。

本文摘译自萨迦-诧巴法王 究给企谦仁波切 所著:持教必备书。

陈永权医师中译
最上三宝我皈依 一切罪业皆忏悔
眾生善根盡隨喜 正覺菩提意中持

正覺妙法及僧伽 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為利益自他故 我今即發菩提心

既發最上菩提心 饒益一切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 為利眾生願成佛
愿我将来能在佛国瞻仰这位成就者
据悉,今年三月初在尼泊尔将有四大教派联合为究给企谦仁波切举行大法会(图毗法会),共同纪念这位有着真实伟大证量的大上师。
最上三宝我皈依 一切罪业皆忏悔
眾生善根盡隨喜 正覺菩提意中持

正覺妙法及僧伽 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為利益自他故 我今即發菩提心

既發最上菩提心 饒益一切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 為利眾生願成佛

至诚顶礼上师

最上三宝我皈依 一切罪业皆忏悔
眾生善根盡隨喜 正覺菩提意中持

正覺妙法及僧伽 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為利益自他故 我今即發菩提心

既發最上菩提心 饒益一切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 為利眾生願成佛
究给企谦仁波切图毗法会图片

92.jpg
2007-3-27 06:09

93.jpg
2007-3-27 06:09

95.jpg
2007-3-27 06:09

96.jpg
2007-3-27 06:09

97.jpg
2007-3-27 06:09

98.jpg
2007-3-27 06:09

99.jpg
2007-3-27 06:09

101.jpg
2007-3-27 06:10

102.jpg
2007-3-27 06:09

103.jpg
2007-3-27 06:09

104.jpg
2007-3-27 06:09

105.jpg
2007-3-27 06:09

106.jpg
2007-3-27 06:09

107.jpg
2007-3-27 06:09
最上三宝我皈依 一切罪业皆忏悔
眾生善根盡隨喜 正覺菩提意中持

正覺妙法及僧伽 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為利益自他故 我今即發菩提心

既發最上菩提心 饒益一切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 為利眾生願成佛
老法王是当代修持 那洛空行的典范,
他的妹妹吉尊古学也是伟大的女修行者,多年闭关,也是伟大的 那洛空行成就者.
萨迦很多大德都是修行这个无比的密法证悟.
目前茶巴-秋吉晓忠仁波切已经坐上茶巴传统的无畏狮座,祝愿他能继续诸佛的无尽事业

至诚顶礼尊师!

如果说人生短暂的话,那么什么是我们该最珍惜的,从大智者的身上,我们看到了真正的智慧、慈悲、伟大!
我们只有忏悔,精进是唯一的解脱!
最上三宝我皈依,一切罪业皆忏悔
众生善根尽随喜,正觉菩提意中持

正觉妙法及僧伽,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为利益自他故,我今即发菩提心

即发最上菩提心,饶益一切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为利众生愿成佛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