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马邦良地府作阎罗发现的真相,令人毛发直竖

马邦良地府作阎罗发现的真相,令人毛发直竖

彭二林《居士传》

  民风淳朴的古代,千百人中不失人身者才一二个人!如今呢???
马邦良,富阳人,万历中登进士第。在丹徒作知县。仁慈正直。一方推为神君。离开丹徒后,百姓甚至立祠祭祀之。

后在甘肃做官,曾经作太仆。以亲殁归居慈山僧舍,日礼阿弥陀佛求生西方。过苏州将拜见座主王荆石。一日至一寺礼佛称佛名,悲泪不止。时举人黄钟与一友拜访他,就坐后问:“公信佛念佛,为何如此虔诚?”邦良曰:“人身难得!正法难逢!佛怎么敢不信呢?念佛怎么敢不真实?佛法利益人天,假如不是宿植善根就会多生疑谤,一失人身受苦无量。每一想到此痛彻骨髓。”两人反驳他:“公言人身难得。举目便是。此间就有三人,加上侍从就更多了”。这时正值盛夏,邦良以扇一挥。群蝇四飞。问二人:“蝇多还是人多?”两人怃然良久,无话可说。

邦良道出一段奇异经历:“我在为诸生时,奉天帝旨意,掌第五殿阎罗事。每夜坐殿上,簿书像小山堆积。亡者三尸自陈述身口意业,据律定案,千百人中不失人身者才一二个人!且阳世极刑不过一死,阴司受罪痛极则死,死已复生。如是作,如是受,绝无适轻适重于其间。惟信佛念佛往生极乐者不入冥涂。这样看来佛可以不信吗?念佛可以不真实吗?”

    曾提到阎罗殿西有二楹,供养云栖.紫柏二大师。而云栖香火为尤盛。其后领乡荐,到阴间判事渐稀少,弃官为民后才停止审案。二人闻已毛发竦竖,遍传其事以告乡里。


游子入佛怀,佛手愈头痛

刘杰 2008-05-26

  末学在《我们能给儿孙什么?》文中提及的同事+莲友刘老师,是一位坚定不移的弘愿念佛行者,末学就曾多次听到她说:“不管别人怎么向我宣传其他法门如何如何殊胜,我反正就是一句弥陀名号念到底了!如果全世界上只剩下一个人念佛,那一定就是我!”

刘居士在念佛中感到获得了无边的利益和喜悦,也有许多感应,她特地写了一则事例,委托末学供养大众,愿大众能够分享南无阿弥陀佛赐予的无上快乐:

(以第一人称叙述)

我俗名叫刘杰,现是一名退休教师(正洁佛莲注:高级讲师)更是一名弘愿念佛法门的念佛人。

1995年5月我有幸与弥陀名号结缘。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专称南无阿弥陀佛,所得利益无量。而自从2002年听闻到弘愿念佛法门之后,我更是解除了对往生的种种顾虑,法喜充满,轻松愉快地称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2007年10月中旬,我突然业障现前,头痛不止。那是一种极其剧烈的阵痛,每15秒痛一次,一次持续一秒钟左右。那种疼痛真是痛得叫人要撞墙,只有四个字能描述----痛苦欲绝!

那种痛,持续了三天三夜,可是我从没有想到去医院,就只是念佛,我坚信阿弥陀佛是大医王。

恰巧那时我们道场送了一幅《子归图》给我,我望着图中的慈父阿弥陀佛,心中充满法喜。我心里想着:我就是阿弥陀佛怀抱中的那个孩子,阿弥陀佛的大手慈爱地抚摸着我的头......

当晚,奇迹就发生了!

夜间,在剧烈阵痛的折磨中,我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我感到有一只大手抚在我的头顶上并且很有力量地按了一下,我猛然惊醒。

睁开眼,看到身边的丈夫打着呼噜睡得正香,肯定不是他按了我的头,而且那只大手也肯定不是丈夫的手。我想:一定是阿弥陀佛的佛手在给我治病!

而千真万确的是:从那只大手按了我的头顶之后,我的头就再也没有痛过了!

让我们速速信受阿弥陀佛的救度,永远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吧!!因为阿弥陀佛真正能够为一切众生消业、祛病、增福、开慧,命终无条件地接引我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永脱轮回,不退成佛!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护持正法,直至成佛!!
上师教言如甘露,为利我等录成文,
若有违越教言处,三根本前诚忏悔,
以此述写之功德,愿法兴盛师长住,
远离战争与饥病,愿诸有情皆成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