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挺神秘的事:爱钓鱼的人易遭祸患

挺神秘的事:爱钓鱼的人易遭祸患

---转贴---

祸  起  钓  鱼

    江汉平原某市某镇一个小电厂,从2000年左右开始,一些职员喜欢休息时间到小河、池塘钓鱼。天气暖和时,甚至4、5点钟就起床,或步行、或骑自行车、摩托车等前往垂钓。结果,在这些钓鱼的人身上发生了多起险难事故,钓鱼容易遭祸,令人深思与警醒!
    一钟姓与李姓同事同去钓鱼,钟某翻越一渔塘围墙。不想墙砖较松,将钟某塌在砖堆里,急忙呼救!李某慌忙徒手刨砖,待钟某惊魂未定地从砖堆里爬出,李某双手也是血迹斑斑!(另:钟某在竹林中打鸟时,一鸟坠地,钟某急俯身拾鸟,不想近前地面立有一根被砍断的半截短竹桩,腹部被其尖端刺伤!虽然没有性命之大碍,但愿其本人及旁人能警醒杀生恶报。)
    何某喜打鸟、钓鱼。一天骑摩托车去钓鱼。在一油脂厂拐弯路段撞伤一老大娘!花去医药费、赔礼道歉费用数千元。
    2004年3月的一天,张某在河边巡回下鱼饵时,将摩托车停在岸上路边。当他在离车数十米处一心查看饵情时,被人将车启动,待张某发现急追,已经赶不及,眼睁睁被人将车抢走。
    郭某常钓鱼。2004年春季在钓鱼时,以为有鱼上钩,猛然一甩钓鱼杆,带水的钓线甩在路边电杆的高压线上,手被电弧灼伤!
    两名男同事刘某和张某常一起钓鱼。2004年4月20日(农历三月初二  谷雨),凌晨5点多钟,刘某乘坐张某驾驶的摩托车去钓鱼。走过加油站不远,与一辆货车迎面相撞!驾驶摩托车的张某头骨碎裂,当场殒命;搭车的刘某重伤住院,至今难以完全康复。两人均有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两个家庭的亲朋同事无不为之悲伤和慨叹!  

                “钓鱼队”的覆灭----杀生恶果  

    在我父母住的职工家属院,曾经有个知名的钓鱼队。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每天早晨,就会听到楼下“突突”的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这是“钓鱼队”出发的声音。每逢周末,钓鱼队就更是乐此不疲地去郊区钓鱼。  
     后来,我离家负笈南北,钓鱼队的消息知道的就很少了。  
     2006年春节回家,偶尔听我母亲说楼上的老张家搬新房子,死后还留下座新房子云云。一问,才知道,作为钓鱼队的最后一个成员,老张已经于几年前死于癌症。  
    至此,钓鱼队几乎所有成员都中年早亡!  
    以鱼儿的死亡为乐趣的钓鱼队,悲惨地覆灭了!  
    杀生的因果报应啊!  
     愿鱼儿和钓鱼队成员都早日脱离阴间,托生到一个好的地方去。  
附录:  
     2007年初的某一天早晨,到单位上班,看到不少同事在窃窃私语,得知:工作单位的某一分支机构,有位著名的壮汉,每天早晨锻炼身体,风雨无阻。 那天早晨,壮汉在锻炼身体中,猝死。  
     后来,我的一位跟死者生前同好的同事讲:死者生前是铁杆钓鱼迷!  
     原来如此!  

  
      我的一个堂弟,今年42岁,家在鲁西南,务农,从小就是捉鱼的高手,无论是摸鱼、钓鱼、叉鱼,都很厉害。和别人一起去捉鱼,他一定比别人捉得多。在末学记忆中,他家中几乎从来没有断过吃鱼。很多人很羡慕他。
      前年末学回老家,住在哥哥家。嫂子讲这位堂弟出了车祸,差点送命。有天晚上他到邻村去喝酒,回家时已是深夜,骑摩托车走在路上,对面开来一辆拖拉机。因为拖拉机的光照,他看不清路,为了躲开拖拉机,结果骑到了路旁的沙堆旁。沙子很滑,堂弟摔倒路旁的沟里,昏死过去。
      有过路人发现了他,已是凌晨两点多。他手机里存有家里的电话号码,过路人根据这个号码找到了他的妻子。妻子叫上小叔子一起把他送到了医院,三天以后他才醒过来。他受伤很重,颈椎骨折,嘴唇撕裂。
     我到他家看他时,他还不能低头、扭头,脖子上戴着固定装置,牙都没有了,还在吃鱼。堂弟的面部已经毁容,特别是嘴唇,烂呼呼的,拆线后的痕迹一条一条,将嘴唇分割成好几份,胡子和伤疤黑白分明,看上去很诡异。据他妻子讲,事发时他的嘴已经完全烂掉,只看见一片烂呼呼的血肉,根本分不清嘴和鼻子。我见他时,他说话也不利落,因为他的嘴唇和牙龈还连在一起。医生最初的处理是先给他弄一张嘴出来,下一步手术时将嘴唇跟牙龈分开。

        后来我对他讲:你这是钓鱼的果报。他不置可否。

daoest  

       我的伯父,经常钓鱼。然后疾病缠身,吃了不知道多少药啊,就是不见好。身体稍微有一点点好转就去钓鱼,哎。心痛。  

daoest  

     还有,我的一个同乡,读书不多,然后就天天拿着个鱼篓到处抓鳝鱼,后来发展到用药往水田里散,成片成片的鳝鱼因此被毒晕然后被抓。期间说了很多亲事,家里条件也不错,就是不成。再后来有一天下田,突然感觉水有点凉,回家以后脚就慢慢的萎缩了,期间找到我的外公(相当有名的一位老中医),本来快要治好了,我外公告诫他不要抓鳝鱼了,也不要下水了。 其不听劝告,在快要恢复的时候下水一次,病情反复,然后就到处寻医,无果,继而肌肉萎缩,就成了残废了。


晓愚  

       可惜我生活在北方,还真没有听说过关于钓鱼报应的事情,可能北方湖河较少吧。
      我记得台湾道证法师写的书里有说到一位年轻人,当兵退役后就经常钓鱼,而且还把钓来的鱼儿装在水桶里面反复的钓,借以获得看到它们傻傻的上钩的乐趣,结果后来得了咽喉癌症,在极度痛苦中死去,是道证法师未出家前在当医生的时候亲自经历的。
     这是百度地址:http://www.jingtu.org/dd/dzfs/index.htm


晓愚  

     找到了,贴出来(节选)
……这位患者告诉末学,他平日喜欢钓鱼,槟榔烟酒伴钓竿,很觉爽快,但是,在癌烂穿了面孔时他突然深深触动,感受到了鱼钩刺人鱼面颊时,鱼儿心中的痛苦和害怕,这是一个说话已困难的人,在末学为他处理脓血溢流的伤口时,勉力发音吐露的觉醒、忏悔,他感受到:当日为了短暂快乐所加给鱼的颤栗、痛苦,今天返回到自己身上,竟也是口颊穿孔的痛苦,当自己吞咽就像热火在烧、刀在割时,也是忍不住想挣扎蹦跳,这和鱼儿在钓钩上、鱼篓里的挣跳,又有什么两样?他给末学上了刻骨铭心的一课,因果丝毫不爽—‘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

泣芜居士  

       我故爹很喜欢钓鱼,钓鱼多年,最终淹死在水里了  


仁达  

      末学的一个堂弟,今年42岁,家在鲁西南,务农,从小就是捉鱼的高手,无论是摸鱼、钓鱼、叉鱼,都很厉害。和别人一起去捉鱼,他一定比别人捉得多。在末学记忆中,他家中几乎从末学老家还有两个喜欢捉鱼的人,其中一个跟末学同过学,另一个是他的三哥。同学共兄弟四人,排行老四,比末学大两岁,因为辈分的原因,我叫他四叔。小时候因为农村贫穷,村里的学生们常常合住,他有一段时间就住在我家中。每天下了晚自习,大人们都睡觉了,他便带着我去屋檐下抓也已经入睡了的麻雀,然后烧了吃。(末学因杀生已遭惨烈报应http://club.fjdh.com/?uid-4844-action-viewspace-itemid-12458
     他最常用的捉鱼方法有两个。一个是用网,各种各样的网他家都有。在比较大的坑里或河里用大网,这时他就和他三哥或别人一起抬,鲁西南叫这种网“抬网”;另一个方法是“涸泽而渔”,就是在水沟中用泥土垒上堰,将水沟切割成一段一段的水池,然后用盆将其中一段水池中的水舀出来,大小鱼类一概捉尽。然后扒开相连水池的土堰,将一部分水放出,舀出剩余的水,继续捉。就这样一段一段,不厌其烦,直到把整条沟里的鱼全部捉到,甚至泥鳅也能挖出来很多。
      他三哥最喜欢的是摸鱼。当时在生产队里劳动,下班之后别人回家或干点私活,他不,他总要到沟里壕里去摸鱼,并且每次都能摸到很多。在十六七岁的时候他突然得了精神病,时好时坏,村里的孩子们都很怕他。我记得童年时经常见他的父亲或二哥带他去看病,两个人一前一后,在村西的路上默默地、慢慢地走。他总是深深地低着头,好像做了错事不好意思见人。因为有病,老三没有找到对象,三十岁左右的时候,病情更加严重。终于有一天,他病情发作,服毒自尽。死后大家都认为他可能跑丢了,第二天在他经常捉鱼的一条沟里发现了他。
      我的同学老四结了婚生了子。好好的一个人,在孩子出生后却突然也得了精神病。一开始大家并不知道他生病,只知道他开始变得很懒,不愿意干活,好像还有点撒娇。他妻子就哄着他下地干活。后来病情加重,他变得很不正常,暴躁不安,开始打人骂人。当时三株口服液风靡全国,他就要他妻子给他买。当时对农民来说这东西是很贵的,妻子认为不对他的症,就没有给他买,两人因此闹了一场。不久后的一天晚上,妻子睡醒发现她不在家里,就发动全家人到处找,结果在他经常捉鱼的另一条沟里发现了他,根他三哥喝药自尽的水沟隔一条路。当时好像是秋天或春天,天很冷,沟里的水不多,他的整个脑袋几乎都钻到了泥中。他死的时候应该是三十出头。
     末学的这个同学死后,大家都觉得可惜,因为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很不错的人,很热心,喜欢帮忙,还救过人的命。但鱼命也是命啊!  

     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
护持正法,直至成佛!!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