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前行命要竅訣 深海中的摩尼

前行命要竅訣 深海中的摩尼

--上师毗卢遮那阿贝迦那伽罗仁波切著



敬禮歷代持明成就至尊上師前,為利自他有情祈請大悲加持我等心相續!

    一如暗夜期望大光明   顯現破碎昏昧智慧景
    遵循先輩持明勝道軌   前行命要竅訣今重申


  在講授前行修持的命要竅訣之前,需要說明的是,無論我們是否曾經多次地修行過前行的教言,是否如量達到了界限是最為重要的!並非單純地憑藉口與舌的念誦,便能夠達到預期的成就,而是要運用自己發自內心深處的真實和虔誠,仰仗對於法義的如實瞭解,以不懈的努力作為銜接,這才是真正能夠達成解脫目的中奠定堅固基礎的行持方法!所以,在這裏再次重申其命要,意在強調修行成就的界限,避免修行中因為各種未解而導致的誤區,所以,我們分兩方面來闡述其要點:

  第一,通過修法本身的要點來解說其界限;第二,通過結合見地的方式來澄清其要點。

    第一分三:一,概括根本乘的修行要點;二,概括大乘顯教要點;三,遵循密咒的規則。

  首先,概括根本乘的修行要點:以出離心為主的四種修心教言,是轉變我們對於輪回執著習氣的方法,可以說,如果運用這四種方法修心之後,就能夠極為有效地將貪戀輪回的心念轉變成厭離,即使是對於所謂的快樂,也都能夠由衷地認識到其最終會導致痛苦的真實面目,從而不會迷失在追尋美妙輪回夢境的妄想之中。要知道,無論是對於暇滿人身的珍惜,還是對於因果真實的奉行,這一切都來源於對於痛苦和輪回過患的如實體悟!如果不由衷地感知痛苦和無常,那麼對於輪回的出離心和對於因果的遵循將都會變得做作和膚淺,所謂守護清淨的戒律、精進修行等等,將都成為虛幻的假想和不中要害的表面模式!試想,如果一位亟待治療的重病患者,自己根本沒有感覺到痛苦或者時間緊張,那麼醫生和醫藥等治療,對他來說,又有什麼重大意義呢?在《寶積經》裏,佛陀慈悲地譬喻說:“要把自己作重病瀕臨死亡者想,把善知識做唯一之良醫想,把依止做看病想,把修行做服藥想,把解脫做病癒想。”那麼,作為一個希求解脫和成就的修行人,我們是否真實地生起這種迫切了呢?這要捫心自問,切勿掩耳盜鈴,這是最為重要的竅訣,決不自欺的竅訣!無論如何,都要如實地令其生起,否則,再精進的修行都會不得要害!切切!切切!

  二,概括大乘顯教要點:
  其次,概括大乘顯教要點的皈依和發菩提心教言,是具備了出離心等基礎之上的重要修法。

  皈依,是因為希求超越輪回痛苦鎖鏈的束縛,從而對於上師三寶生起由衷的信任、追隨、依止之心,前面是對於世間和人生的看法,現在是對於解決其根源的目標,所以,出離心是對於痛苦的感知,而皈依是對於解脫功德的感知,如果沒有如實憶念其中的含義,將會迷失在心口不一的假相之中!

  發菩提心的修行,也是建立在對於輪回痛苦的真實感受上,而且不單單是自己,是對於所有無奈漂流在輪回大海之中的、曾經做過父母的有情,從而生起一種不僅希求自己解脫,更要使所有如母有情解脫的廣大發心,如果沒有對於痛苦的感知,將會產生極大的誤區:

    “因果是各自造就的,為什麼我要救度眾生?他們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幫助!……。”

  這是對於解脫功德的感知,以及對於平等利益自他之心的修行。雖然其中有世俗的願望、行為兩種修行方法,勝義菩提心有建立空性智慧的方法,但是,我們這裏最為重要的,是建立在念恩之心上,以漫無邊際的痛苦流轉為運心的起點,通過報恩和最終解救一切眾生的真實願望來督促自己,在沒有現前的力量救度自己和他人之前,務必精進修行善法,極大限度地接近大悲、大智、大雄勇的智慧境界。

  三,遵循密咒的規則
  最後,遵循密咒的規則,做懺悔、集資、頂禮、修行上師瑜伽的時候,都是為了覺悟而做的準備和努力。

  其中,懺悔的時候,一定要有懊悔之心,也就是認為自己真正地積造了極大的罪業,這會導致輪回的苦果和解脫的障礙!如果沒有懊悔之心,不論如何懺悔都難以達到真正的清淨,畢竟,即使是在生活當中,我們也難以接受言不由衷的道歉,更何況是面對解脫這麼重大的事情呢!?

  集資的時候,最主要的是無執的佈施和供養之心,如果存有觀待自己利益和私心的佈施或者供養,那都是證悟廣大智慧的障道,因為發心的廣大與狹窄,直接影響到將來所證悟之智慧的究竟與否,所以務必令心胸寬廣,為利一切眾生而發願成佛的緣故,將三世所積一切善根、受用,乃至生命,都毫無吝嗇地呈獻上師三寶,藉此積累速疾成佛的重要順緣。

  頂禮的時候,也是完全發自內心地運心觀想,以自他所有眾生的身口意三種來供養上師三寶,懺悔所有的罪衍,祈請加持攝授,賜予四種灌頂,獲得佛陀四身!如果我們沒有清淨的發心,做頂禮的,將只是身軀的起伏和假相,雖然也是將來成就佛果的種子,但那是非常非常久遠之後的事情,倘若希望現前就獲得力量,就必須調動三門,純粹地浸注在虔誠和恭敬之中。

  上師瑜伽的時候,重點是憶念輪回痛苦後,思維上師三寶的智慧法行和解脫功德,引生出強烈得能夠震撼自己內心深處的信心,藉由這種虔誠,心不散亂地通過祈禱的方式來修行,用出離心、虔誠心、祈禱、專注來貫穿始終。

  總結上面所說的要點:四種修心的主要修行是對於痛苦的強烈、真實的感知,生起亟欲出離的信念,從而可以遵循清淨的戒律等任何有益脫離痛苦的方便,而且決不違越和懈怠;皈依、發心的要點,是建立在對於痛苦的迫切出離之心的基礎上,看到上師三寶的功德,產生想要證悟的願望,關鍵是憶念解脫功德的信任和對於如母有情報恩的積極與真誠;懺罪、集資、頂禮的修行,主要是對於迅速成就解脫果位產生迫切願望之後,為了清除違緣、建立順緣,發自內心深處地真誠懊悔、真實無貪的佈施等等;上師瑜伽的要點,便是出離心、信心和祈禱。

  第二,通過結合見地的方式來澄清其要點:

  如上,我們已經再次闡述了前行的修行要點,但是,依然會有人產生疑慮:

  “不是說密法的修行,主要是淨相嗎?那麼修行無常、出離、大悲、懺悔、集資等方便的時候,主要是要認為它們是實際存在的痛苦和真實可證的功德,不是和本來清淨的淨相相抵觸了嗎?”

  這是沒有矛盾的。我們前行的修行方法,是為了奠定究竟解脫的堅實基礎而設立的,為了引導不同根性的行者,所以遵循根本乘、大乘顯教、金剛乘等三乘道路的次第,分別引導我們生起出離心、大悲心、淨相,而且,作為前行,我們沒有要求大家立刻證悟一切諸法的究竟實相,只是通過次第的引導來建立正見的方法,例如:

  就根本乘的教法而言,出離心是引生所有功德的源泉,在此之上,無論對於因果的取捨,還是守護清淨的戒律等等,都能夠自然做到;在大乘顯教當中,大悲心是成就佛陀廣大智慧的根本,在此之上,所有的四攝、六度、萬行等世俗菩提心與究竟智慧正見的勝義菩提心等,一切功德都能湧現;密法的根本是淨相,前行中淨相是目的,正行中淨相是道路,最終成就淨相的本質。

  我們需要特別強調的是:以出離心為根本引生的所有修行,都要以如實地感知痛苦為基本,這時候不需要思維任何所謂的虛幻、不實、空性、淨相等等,不是它們不存在,而是在這個修法之中,我們務必、也僅僅需要遵循根本乘的教言,如實地、真誠地感知輪回痛苦的自性,以此作為精進修行解脫道的契機,這是唯一需要的!畢竟,我們所“認為是空性”的概念,根本不能取代真實的痛苦和感受,所以,一定要不欺騙自己,不要混淆概念!

  以大悲心為根本而修行的道路,是建立在以上的基礎上,藉由感念一切眾生曾經作為父母的恩德,為了報答他們而生起欲求迅速成佛的真實願心和修行。這時候,也不需要憶及任何空性等理論,試想:

  如果我們的苦樂都是現前的感受,為什麼眾生的感受就得是虛幻的呢!?

  不要說不是自己現量境界的言辭!雖然菩提心的修行當中包含了對於空性的教法,但是,作為實修派的繼承者,我們只要真誠地感知輪回痛苦的真實之後,以空性、淨相作為佛陀最終智慧的目標來看待,現在最極需要的,僅僅是因為感知眾生真實的苦難而令自心悲痛得難以自持的同體大悲!所以,不要管是真實還是虛幻這種不切合當前實際的觀念,要把握住強烈的利他心和精進的熱忱來修行!就像不要自欺一樣,作為大乘菩薩道的行者,千萬也不要生起或者持有任何輕視、無視眾生痛苦的自私和邪見!一定要知道,千萬不要把未來才要修證和達到的空性和淨相,當成是現在就奉行的行為,那是對於教法的誤解,對於因果的顛倒,甚至可能會是誹謗!

  在以淨相為根本的密咒道路之中,都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來理解:

  真實的懊悔、真誠的供養、由衷的虔誠、迫切的祈禱,這是作為道路來修行的部分;認知一切罪衍的本質是心性,因此無來無去、不垢不淨,一切福德本來圓滿具足,自性本來與上師無異等等,這是在結束修法之後,作為預期未來達到這種證量的預演,培養真正證悟此中精要的勇氣和習慣的,千萬不要將之作為修行的中心,因為現在是修行前行,不是正行!不要以各種藉口來搪塞自己本來就不很堅強的信心,這會導致見解和行為脫節,因果顛倒,嚴重的,會令今生都深陷在似是而非的虛幻迷離之樊網當中,令難得的人身白白空耗!

  前行道路之中,對於輪回痛苦和解脫的功德、上師三寶的大悲加被等真實的感受,都是行持的中心,對於空性、淨相等見解是冀望在正行的時候達到的成果;在正行的道路之中,把握淨相是修行的道路,而結合輪回痛苦等真實感受為基礎,任持超越其假相束縛的如幻三摩地,是利他的銜接方便,切勿錯繆!概言之,前行以實有為道路,淨相為成果;正行以淨相為道路,結合顯空、悲空等要點來穩固所證,並且以如幻的事業來利他。但是無論如何,永遠不要通過假設和自我暗示等方法誤導自己的修行,解脫的智慧和把握永遠都不是想像出來的!就像我們對於冷熱、苦樂、饑飽、讚歎和誹謗具有真實的感受一樣,在沒有自然地達到完全將之平等、無執、具有把握的證量之前,就像大悲導師蓮花生所說的:

  “不要將見解誤以為行為,不要將行為誤以為見解!”

  之所以這樣反反復復、不厭其煩地講述其中的要點,就是因為我們現在的瑜伽行者的確非常虔誠,以致於接近迷信某些對於“證悟”和“成就”的承諾!要知道,佛陀之所以強調:“依法不依人!”就是為了避免修行的誤區,尤其是當今修行無上瑜伽的行者,誤會“信心”僅僅是對人的,而對於教法卻極為輕視或至少不甚重視,那麼我們又將如何區分盲目所生起的勇健和正見所生起的把握呢?

  如果我們試圖像當年的帝洛巴和米拉日巴、龍欽巴、巴珠仁波切等大師們一樣地親近自己的上師,那麼就一定要像他們那樣,在見到自己的上師能夠現量地展現出真實解脫的力量之後,再去實踐這種決心和熱忱!否則,被鼓動自己來的“信心”和“勇氣”,又怎麼能夠讓我們面對殘酷的痛苦和如同烈火一般的輪回!?
  那麼,在許多的教言中都說要視師如佛,又該如何理解呢?

  作為修行前行等道路和如何區分淨相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知道,前行中的淨相,這是相對於上師傳授教法的恩德來說的,也是作為我們能夠自然成就超勝智慧之前,現量地獲得這種信心的一種期願,並非是現在必須奉行的行為,而是嘗試修行的行為。否則,為什麼在無上密咒的道路當中,上師瑜伽的修行都能夠區分為四種,即:以前行的要點來修行上師瑜伽、以摩訶瑜伽的方式來修行、以阿努瑜伽的方式來修行、以阿底瑜伽的方法來修行上師瑜伽?這就是說明我們在不同的道次之中,真實能夠生起的信心是有極大差別的,直到現量證悟之前,信心都是建立在對於法義和教言之實踐上的,證悟之時,是法義所說的實相真實地展現出來之後,從而令我們自然地獲得了不退轉的信心,不然,“上師是見道位,則無法令弟子成就修道位”的說法就完全沒有了必要!

  所以,在沒有達到相當的證量之前,務必把解脫的把握和對於超越輪回之智慧的認知聯繫在一起,不要盲目地認為自己是利根而具足法器的弟子,上師是佛陀和如同魔術師一般具有奇妙加持的聖者,只要相信他,就能夠不需要努力修行而神奇地成就、解脫?

  不錯,最終的成就的確來自于信心,但是,那是千錘百煉出來的正見和把握,來自於正確的努力和實踐,不是莫明其妙和一廂情願地盲目追隨!

  就像在黑暗之中的人們,無論是否相信自己身陷何等境地,都和事實的真相沒有關聯,只有白天才能夠得到相對正確的結論。那麼,我們所說的上師加持,其實很多都是來源於我們自己的修行,當自己達到了某種程度的證量之時,才能夠檢驗上師的教言是否真實利益自己,否則將會出現這樣的誤會:

  “凡夫可以通過對於教法知識的熟練掌握來度化他人成佛。”

  這顯然不是佛經的意趣!

  所以,真正的信心,是通過實踐教法才逐步建立的,如果上師通過教法的引導使我們達到了菩薩的證量,那麼就能夠使我們生起極為真實的信任,並且引生修行更高層次的動力,因為佛說:“初地不知二地境界。”所以,能夠使我們接近佛果的人,自然理所應當地是佛陀,而不僅僅是展現為上師這一人形的狀態,於是,現證上師是佛。

  綜上所述,對於上師,最初建立的是信任和依止,我們是通過修行教法才能逐步生起真正意義上的信心,這是可以遵循的原則。但需要強調的是:

  不論我們產生了任何功德和力量,卻全部都是來源於具德上師的恩德!所以,上師是正法的本體,對於上師要像對於正法一樣地看待,這是解脫的緣起,法義的真相,除了個別特殊因緣,能夠憑藉自身的證悟功德加持弟子成就的化身大德之外,我們對於“上師是佛”的理解,僅僅是針對法義的本身和恩德而言的,而其真正的境界,只有通過實踐教法,才能夠現證,並非需要刻意強調的!畢竟上師自己,也是根據獲得的不同證量,處於解脫道的相應階位之中的,未必就像釋迦能仁與鄔金第二佛陀一樣,但是這並不影響其宣稱的傳承法義是佛陀的本體,其恩德無異甚至更甚於諸佛!

  我想藉此來破除某些修行人盲目誇大自己對於上師之個人信仰的假相,彰顯佛陀教法的威德和善知識這種解脫緣起的微妙關係。

最後,我們要反省:如果沒有法義,上師又意味著什麼?如果我們都可以僅僅等候通過加持而解脫,那麼法義又意味著什麼?

  這是對那些不計畫認真修行前行的人們而說的衷言,修行是我們自己真實的把握,即使是有外界的足量上師,自己對自己的把握也是永遠不能忽略的命要!看看歷代獲得大成就的祖師和如今修行人的狀況,我們不難得出決定的結論,所以,把信心建立在對於教法的認知和實踐上,把解脫建立在對於超越輪回束縛之智慧的把握上,把希望交到自己的手上!

  對自己,做建立正見和精進的督促;
  對上師,做感念恩德的祈禱;
  對修行,做上師與法義無別的任持;
  對解脫,做無愧自心的把握!

  這是身體雖然衰弱,而理智和對於上師三寶的信心卻極為健壯的瑜伽行者迦那伽羅,為了使矢志於尋求解脫的瑜伽行者們能夠遵循正道,堪能在有限的生命之中獲得無限的智慧,把握真實超越輪回的力量,所以特意將自己內心中勝過心血一樣珍貴的寶藏悉數交付,希望這能夠成為利益部分有緣者乾渴心田的甘露,藉由清淨傳承之中聚合著真實教法的力量,從輪回的無明煩惱所禁錮的業力土壤之中,滋長出真實解脫的菩提苗芽!勝利!吉祥!

    無際輪回苦海狂瀾中   湧現無畏解脫之巨龍
    頂髻隨求如意摩尼寶   三寶聖教應緣而出生
    大悲所設教法無量門   總集精華命要僅一心
    前行道路苦等雖實有   唯益初業督促生勤勇
    見解行為本體雖無分   遵循道次個別當決定
    未得究竟倘以見為行   錯亂因果苦海必沉淪
    凡夫道位功德未圓成   空性淨相僅是正見名
    來日現量把握平等境   見行不異佛果自然證
    為利初業具足虔誠眾   區分信心精進與見宗
    倘若於此無謬生定信   勤勇法行速臻解脫城
    最初上師是為導師尊   但以真實信任做親近
    俟具功德通達心光明   方能現量視師與佛同
    此間無須假設徒悲辛   但以念恩之心心法融
    解脫緣起成熟證德生   展現了無造做不退信
    僅此略述見與清淨信   全出無垢聖教教言菁
    願眾超出無明顛倒惑   穩趣大覺智慧博界中
    時為戊子季夏滿弦日   普具息增懷誅事業眾
    吉祥時分任由心中現   筆之於書唯願悉尊勝
 對自己,做建立正見和精進的督促;
  對上師,做感念恩德的祈禱;
  對修行,做上師與法義無別的任持;
  對解脫,做無愧自心的把握!
嗡班杂尔洒垛洒嘛雅 嘛努把拉雅

      班杂尔洒垛底裸把 底叉知卓麦把哇

      苏多喀哟麦把哇 苏波喀哟麦把哇

      阿努惹多麦把哇 洒哇司底马麦札雅叉

      洒哇嘎嘛苏杂麦 资挡洗尔养古汝哄

      哈哈哈哈 伙 把嘎哇纳

      洒哇打他嘎达 班杂尔嘛麦母杂

      班杂尔把哇嘛哈 洒嘛雅 洒多阿
最上三寶我皈依,一切罪業皆懺悔
眾生善根盡隨喜,正覺菩提意中持

正覺妙法及僧伽,直至菩提我皈依
所為利益自他故,我今即發菩提心

即發最上菩提心,饒益一切諸有情
菩提妙行皆修作,為利眾生願成佛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