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莲师二十五弟子

正如佛之教法由上师至弟子之审慎传递,密教自八世纪亦由莲花生大士于西
藏相迭传下。于西藏王朗达玛之灭佛时期,此二十五弟子即保有及传承此口耳之
教授及密教之精华。此即为第一代之宁玛瑜伽者继而相续无断传承,历经十二世
纪以迄于今。

    当莲师抵藏之时,宫内已秘密传出有一无上密乘之上师将传金刚乘道之说。
未几,不少弟子即依止莲师,精进修持。渐次,其中有超凡能力者冒出,莲师即
个别传以甚深之修法及仪轨。了知西藏毗邻各佛教国土经典之丰富及深邃,不少
弟子即开始有系统地将显密经典取回,加以翻译。

    与此殊胜之承事,弟子以身、语、意作法之供养。如莲师在“大白塔的传奇”
中云:“当吾于桑耶大寺之上,尖蒲附近山岩上独自修法时,藏王赤松德真....
及二十五弟子等,前来供养黄金,及其他珍贵供物,祈以恩准开许诸佛坛城。吾
于展示坛城之后,乃与其灌顶。”

    嗣后,二十五弟子均各将莲师各部教法圆满,各得证量。每一弟子即以某一
示相显现,此中画像则留形后世。以下传略,即为对此等画像之略释,每一表义
实乃显示心性中某方面特质之外示相,而非容易表达或经历者也。

    二十五弟子之传记,赋于我辈正愿行----对无染正觉心之冀求----的事例。
于上师亲前得入坛城,每一弟子均须以身、语、意供养,此以投华入坛心以表。
此之密意为献与上师无比珍贵之供物。无论以身,或以观想入坛,均乃甚为重大
之行动。行者之整体----其意念、感受与观念均须完全投入。与其冀望将来的成
就,行者当下将自身完全献出,无小分执著,若不具此无余支出之基本意愿,真
正之自在是无有可能者。

    以此之故,不少佛法著意阐明欲念之虚妄。贪欲使人痛苦,坠入自我中心之
缠绕。误认自身之局限,遂欲以此世界换以虚幻不实之所谓“无限”与“超脱”。
进入坛城,则能令一切贪欲寂息,生起生命之投入,一如其所展现。

    以进之故,“进入”无不先须“献出”。对于发起于一期成佛之心者,进入
佛法之任一次第,必须涉及戒之受持。此种戒律,非为盲瞎之教规,而是对本来
面目坚决投入之外示,而不分别计量自我之发展。若必欲有所见,则正见足矣。

    此正觉之发心,生起厌舍轮回,复由与实无二,具无染净觉、大悲大行,正
觉总集之上师所照引,于灌顶时,弟子各以能展出莲师某种心意之八大兮鲁迦作
为典范。我辈之畏怯性格,虽只局于虚构之境,忿怒诸尊或兮鲁迦则无系于虚幻
之“远外”。彼能跨越一切界限。而茁壮一切境之孕育。其大力生自忿怒之实性,
无染于身、语、意之误用。其身之大行----对实性之自发投入----显示为二十五
弟子所修之甚深法要。同理,由内在之转化,语则为表达密咒精义之本领,在各
环境中溶汇生命之本然价值。由密咒故,意即能任运、集中和起觉,洞识身、语、
意之一切示相,均甚圆满。

    召请本尊或内依怙,即能唤醒对觉性之深在关连。譬如,马头金刚 (语之主,
无量光佛之忿怒尊) 之召入,授权降伏爱欲污染心之力。金刚普巴 (无畏不空成
就佛之忿怒尊) 断除源于瞋妒之习气,消灭由于不安、恐惧与自卑引起之无依。
以此召请自身之兮鲁迦即将遍境之上师觉性,带到生活上当前事件之有意义关系。
此之结合生起全新之意像与观点,行者以整体去了知所处之境,以本体透视和谐
之相关境地。

    莲师之弟子圆满此等结合,以达神通之程度,而为不具信者所不知,实为人
人皆可之自发与激起之行为。如于石中取水等超常能力之示现,实显出于常理概
念诠释之外,有一真实层面之存其上,无分别智能任运于经验界中自在无碍操作
者。一旦此种觉性能生起与建立,诸大弟子,即了知尘色世界,既非固定、亦非
实体。由观照现像存有之不实,即会介入物质----如穿过岩石等----犹如透穿心

意微细部份之易。非为幻师亦非由本尊之故,诸大弟子由入世诸大行示现直入了
悟之果效。如今陈出之画像,故亦只代表以上可能大海中之涓滴,籍图像以便了
知罢了。

    吾现收集敦珠宁波车“宁玛教史”中藏文传略,恭初“大辞典”及吾对吾师
蒋杨亲尊罗爵教授之记忆以成。诸二十五大弟子,及其弟子亦负起早期将经纶翻
成藏文之责,不少即存于收集宁玛密法之“宁玛十万颂”中。时至今日,不少学
者,仍未能察觉诸宁玛译师如毗卢渣那、嘉华巴支、移喜德、确露汝曹山、玛宁
青楚等之广大译事,故吾以为将此等名号,介与西方,实有其用处也。

    世纪以来,不少西藏佛教各派之大宝师 (宁波车) 已经宁玛修法之口言教授
及灌顶中获利,瑾愿对此古老直接传承之记忆,与微妙力分与各人、留下种子,
圆满莲师对金刚乘教法于世弘开之授记。
0d05b113e36f95f5c3fd7880.jpg
1·颂曰:南卡酿波日光为座骑!..jpg
1b282e96cc696b5655fb96bd.jpg
2·颂曰:益西扬尊善往空行刹!..jpg
3·颂曰:纳朗益西翔空如飞鸟!..jpg
4·颂曰:甲瓦香切空中跏趺住!..jpg
5·颂曰:且琼罗扎召擒飞空鸟!..jpg
6·颂曰:沃瞻旺修入水似游鱼!..jpg
6f0a9dcbca59f1bdc9176886.jpg
6f38dc2b9d8b62a0023bf675.jpg
7·颂曰:智童尊者变化显神通!..jpg
8·颂曰:华吉多杰穿山无阻碍!..jpg
9·颂曰:多吉登炯风行无阻碍!..jpg
9b067bf1d3970c94a40f5282.jpg
10·颂曰:谢波华桑令使河倒流!..jpg
11·颂曰:华吉益西玛姆为仆使!..jpg
12·颂曰:甲维罗珠起尸变黄金!..jpg
13·华吉桑盖天魔供差遣!..jpg
13fb356cc25fe4c043169492.jpg
14·颂曰:贝若扎那具足智慧眼!..jpg
15·颂曰:旃巴南卡勾召北野牛!..jpg
16·颂曰:嘎瓦华扎圆显他心通.jpg
16·颂曰:嘎瓦华扎圆显他心通!..jpg
17·颂曰:丹玛翟芒证记忆总持!..jpg
18·颂曰:华吉旺修掌握橛诛法!..jpg
19·颂曰:索波拉华手执猛兽颈!..jpg
20·颂曰:甲瓦确扬三次作马鸣!..jpg
21·颂曰:朗卓贡确抛雷如射箭!..jpg
22·颂曰:桑吉益西以橛插山崖.jpg
23·颂曰:益西措嘉措嘉能起已斩尸!..jpg
24·颂曰:玛唐仁钦以磐石为餐!..jpg
25·颂曰:玉扎酿波证德最为高!..jpg
26·赤松德赞国王..jpg
31f95ce6d5527915b93820b1.jpg
46e139ac1e5320324a36d66a.jpg
83ff1dcf8d5a8302b600c8bf.jpg
97d159dbbab36fe0b6fd48ad.jpg
481d73f58c6b34e2f3d38568.jpg
29326ad1788dc7b4a0ec9c84.jpg
09036523d4e3769f4623e89f.jpg
24131594890e54337bf480a3.jpg
acd87388d9dd59880f2444b9.jpg
b9cbbc8e79c8c2d5f01f368a.jpg
b70a493580a86675251f1497.jpg
ba0a3228d453b6c599250a9c.jpg
bc167b8cc0e86f29b31bba95.jpg
bd16998e31695ec1513d92b3.jpg
c833c7fd7d96dcb9b901a0b7.jpg
f8a2d8a3df6c6796cbefd08e.jpg
f8a2d8a3df8e6796cbefd0a8.jpg
f8ee4b17f75f197120a4e9ab.jpg
一、赤松德真

    以西藏最具威力之王(755-97 AD.),赤松德真将其边域远推藏土之外,而其
势力遥及当时已知地域之三分之一,不满于世成就,而欲统一雪峰之地佛陀之教
法。以此之故,邀寂护菩萨以经意教藏人,十六戒律与大乘之熏修。具信于无上
之佛教授,赤松德真更延请邬金大师,具名莲花生入藏,莲师即带入密法之内义
与密咒道之口耳传授。即为藏王灌顶,为其与高法弟子开许诸佛坛城。藏王所供
金花落于坛之中央达勒兮鲁迦处。以此修法,藏王之心意遂与马头金刚无二而入
于三摩地。

    赤松德真与寂护共研带入之经典,乃决定将之由天竺文翻为藏文。以此之故,
遂遣过百大臣住印习梵文。随又带回更多印度班智达所造之经论。后有啤玛那密
渣与毗卢渣那之加入,于桑耶大寺中,将无数显密经论,翻成藏文。

    然大王之种性乃源于古老之笨教,故难说服大臣邀入印度僧侣之事。大臣之
家族,用特殊之宗教、社会与政治手段,恫吓国王之佛教上宾,各诬藏王为印度
幻师之迷惑,抽空国库用以建造桑耶大寺。此等大臣乃质问云:“延请佛徒有何
价值?其只知浪费资源,将食物供与忿怒诸尊又未见食用者”。诸臣之威胁毫不
止息,步步进迫而言:“王乃出于笨教之传统,而笨教为一尊贵之传承,故不应
延请印度之僧侣,以影响社会之秩序。”而外戚亦加反对并请印度诸班智达离境。
不知应对之策,藏王只有筹办一辩论大会,决定谁掌管西藏之宗教事业。笨教徒
以为自己雄辩过人,具诸神力,乃对此次辩论作大肆之宣扬。

    辩论之期至,本于山岩修法之莲师弟子,乃结集于拉萨城。于一名为达马宁
蒋之地,已建立起棉帐。不少笨教与佛教徒云集而各派公正。于此之时,赤松德
真曰:“诸位细看,谁真谁假,谁又有更大之神通力。于此,笨佛定要决一胜负。”
而比试即行开始矣。

    诸佛弟子早有准备,其甚深之修持已生起及坚固,确知一切诸法皆均可能,
而且有无止之自在,诸弟子以神通外示其心智之发展。
    莲花导师将其斗篷挂于晨曦的曙光,
    寂护菩萨投出金刚杵住于空中一日,
    南卡迎波将其念珠留于半空,
    巴支星叽于空中绘出霓虹画像,
    谢渣华罗爵令猛兽驯服,
    舒波那巴使虎、豹、熊、罴驯若小犬,
    玛宁青楚迦趺坐于空中,
    嘉华巴支自斩其首重新安上,
    毗卢渣那之神足快若小鸟,
    那森渣华蒋操将宝瓶置于半空,
    兰佐君楚忠兰坐于烈火而不被灼伤。

    以此奇妙展视之后,藏王即召其大臣宣示曰:“以佛之圣教,利于现在与未
来故,吾促汝等皈依佛教......嗣后,即以佛法治国矣。”于笨教典籍中,亦宣
称曾显通力,然藏王欲修佛法,笨教徒唯有归顺。其时,不少笨教徒转投佛教,
而莲师二十五大弟子则被封为密咒道之真实导师。

    赤松德真乃文殊化身,接受莲师之全部教授,而为莲师之法嗣,继而传下名
为“罗本青波巴迈加索”之大圆满教授。藏王造经论之疏释,修习密法,而入于

正定。此后,不少学者与译师来自印度,献上宝贵之舍利与珍宝。赤松德真乃以
此修建松赞干布已开始营造之一百零八佛塔。以赤松德真之督导,佛法乃于全藏
弘开犹如日光之普照。
二、移喜蹉嘉

    移喜蹉嘉为莲师最密切的弟子而能掌握大师之全部教授。于坛城之灌顶,她
将花供投于普巴金刚,向其显示原始觉性(移喜),与一切功德发放。本为赤松德
真之妃嫔,得莲师赐“蹉嘉”一名,意即“海之主者”。一日,移喜佛母于路上
遇一刚死去的年青人,由悲愍其未亡之母故,乃使其复生。自此,当起周游时,
即解脱无数众生于下趣之苦恼。

    移喜佛母常与莲师交谈,向其请益,并将其教授记下。以此,她即能请教密
法之精要。由于博问强记,她将莲师之教授记录成高度之符号化、密码化之传本,
只为高灌弟子方可了解者。她将此等传本,或岩藏,写于黄色之羊皮纸上,有等
缩成一页,有等较详细而有多叶。该等传本数以百计,小心包好,不受天气及腐
烂之破坏,藏于莲师指定之地点中。

    莲师离藏之后,移喜佛母与生遮移喜再度结集多册关于莲师之教授,包括“
啤吗唐益”莲师广传。她常周游西藏及尼泊尔境,劝人发菩提心,并教以莲师咒。
据称她在此世上超过二百年,而为大辩才天女之化身。她不曾死亡,而是化虹光
到铜色山与莲师会合。以其与莲师无二故,一切灌顶,岩取者及悉地均来自移喜
佛母。由其大慈悲行故,能使常念莲师咒及修习其教授者得到觉悟。
三、毗卢渣那

    毗卢渣那为莲师之最恩宠之弟子。生于拉萨附近遮卡之巴角族,而于岩中修
法,不为忧乐所染。据记载,其八岁时已于尼母的石上留下陷入的足印,以表其
修持境界。作为寂护训练七僧之一,受赤松德真派往印度,就学于师列星哈,入
夜,大师密至,授与阿的瑜伽之密法,以羊乳写于白布者,师列星哈言:“将布
熏于烟中,即可见其中之字,然应将此教授密藏。”当毗卢渣那回藏,即成为当
时最受敬重之译师,将三藏与般若教典以严谨与见地译出。此后,受益于莲师,
故得编成八函宁玛密法仪轨,包括普巴金刚及马头金刚之续。

    当莲师授其诸佛坛城灌顶时,毗卢渣那将金花投向达勒兮鲁迦上。自此不断
修习而得更多深入不共之教授。由观万法无源亦无自性,全皆契入莲师之心意,
莲师乃印证之谓:“我者即是汝者。”

    拥有与致用心自发显像,毗卢渣那掌握了三类由大阿阇寂护,空遮伽雅,啤
吗那密渣之大圆满口诀:(一)心部,述万法之显有;(二)自然果部(即龙部),即
广大教授,以观空性断分别心而显心意无作之自在,及(三)心要部,或“领体”
之直接方法,基于中道之教理者,而为密咒道修法之果教授。

    于康地修法多年后,毗卢渣那将密法带入汉地。其无染之诚信,开发其智慧
眼,而视色于无色众生,均为无生觉性之显现。十九世纪时,他已降临而现作著
名之恭初罗爵泰贤。
四、生遮移喜

    生于藏西肥沃之“纳”地,得莲师开许忿怒兮鲁迦之坛城,生遮移喜将金花
投于大威德金刚,显露世间法之无常。当于桑耶隐蔽岩洞内,修密咒乘教授,观
想大威德与文殊时,突然间所有大威德坛城诸尊自然现前。修普巴金刚法时,勘
破表像之局限性,而能以普巴杵将石碎为小块,以此故,成为著名之大成就者。
将日月之光芒,收摄入身,乃于自身悟出觉性光。

    于朗达玛之毁坏佛法时期,生遮移喜七次越过雪山求学于尼泊尔与印度。于
此,其研习及翻译大乘经典与宁玛密续,再配合莲师之口诀教授。于修无上密之
玛哈、阿努、阿的瑜伽时,修法乃得成熟。其成就与无畏使朗达玛得知“大神通”
之名,乃召生遮移喜入宫,王问:“汝具何力?任汝展视?”生遮移喜接受此挑
战,以指向空,念诵真言,一只如牦牛大之蝎子站于其指尖,王大惊,不止于此,
由大蝎(邪恶之吞噬者)出一金刚杵将附近之石碎而成沙。此足以惧朗达玛而誓言

的心的生灭,其觉性超乎时空而入于无念。以提其自心之清澈,能飞越至空行刹
土而获知岩藏经典之秘密纪录法。由依从莲师之指示,其将不少莲师之心要口授
藏于隐蔽之地点如石、深湖、岩洞及空中。称为梵志(或班智达)或大导师,他以
清晰、确切之教授见著。他障一切世染,而与舒波那巴住于山林,一天,他飞天
而去了。
十二、舒波那巴

    以在家金匠故,舒波那巴体格健硕,常以传统方法跏坐操作风箱及炭火。为
善友移喜忠奴所摄受并得传密典及口语注释。由修习普巴金刚之内仪轨,以清静
意之分别。由对无明与幻念之忿怒降伏,他能驯伏野虎。其住于野外山中之溪畔,
直至离开世界。
十三、那南生移喜德

    那南生移喜德为宁玛早期大译师之一。作为普巴密法之大师,勘悟万法之幻
像,能断业缚,可于空中如鸟飞行。他更对以百计所译经典的密意与微细差别特
别敏锐,有如龙青巴尊者,理解宁玛之密续及仪轨。此学者之僧人生于杨族,而
早年被称为梵的移喜德。于其一生中多次显现神通,其教授那南普巴传承至今仍
作普巴金刚仪轨之修行。
十四、巴支汪朱

    巴支汪朱为移喜佛母之兄弟,偕莲师周游全藏。如子之肖其父,巴支汪朱于
修行中会悟莲师之教授,而成莲师之心子。结合密咒与手印,擎起普巴杵,以妙
观察智之剑,降伏万法之幻像。只须将普巴杵一扬,可将炽然热浪直迫其敌人将
之降伏,消除心灵觉知之一切障碍。宝贵之在家大师,巴支汪朱常偕移喜佛母周
游全藏。在在处处均传播早期宁玛派之口耳教授。
十五、丁玛渣孟

    生于康地之丁玛渣孟,将藏字变成草书。以精通梵文,他翻译编写莲师教典
之注脚,以其精心了解,洞识其密义。不少岩取者取出之精典,均由其手书而保
存至今。渣孟能一次过多天不断无误背诵显密教典,故能得无二心之清明,而不
为时空概念所碍,在研习密典之后,常修仪轨,而隐于山林中。
十六、嘉华巴支

    译师嘉华巴支早岁已被莲师认定为印度大班智达之转世,发愿降生藏土,以
翻译传播佛法。生于拉萨以北之啤布,为寂护训练显教七菩萨之一,亦为桑耶寺
三大译师之一。由莲师之指导,嘉华巴支研习密法能得法乐、轻安及谐和,使其
得天眼。有宿命与未来通故,其天眼通使其得一切智而远离习气、除浮觉之障。
其所译甚多经典之外,嘉华巴支写有甚多注释以配合密典。其创之藏文楷体,风
行一时,而存于不少宁玛之岩库。
十七、苏部巴支星叽

    生于赤松德真之族,而本为笨教之徒,巴支星叽被藏王遣往迎接莲师入藏。
深研梵文多门教理后,请八著名学者入藏。受莲师之指导,其修父、母及无二续,
而超脱黑业之果受。
以其修习,获得不少悉地。一次欲度大河,以普巴杵触水流,巨河分流,使
可以徒步通过。另一次,以普巴杵放于石上,即可穿石而过。又一次,于桑耶附
近尖蒲,以一普巴手印,即令河水倒流。常以生于笨教自嘲曰:“吾降自天族!”
他曾积极参与桑耶寺之修缮而于东面建一大白塔。其又将一长管插于地上,即喷
出酥油,分与各人冲茶之用。

    多年来,他曾于诸岩中修法,其传承中亦有不少大师与僧人。巴支星叽之广
传及其不少翻译仍存于藏中。
十八、谢渣华罗爵

    本为赤松德真之总管,渣华罗爵赴印出家与成就八大悉地之而遮伽雅,一同
学习梵文。由莲师处得口语教授,能除轮回种子,得童身宝。从修心意之“一”,
具足圆满,渣华罗爵从阎罗处救出其母及众多有情,并将其尸变成纯金,并藏之
入岩及塔,为岩取者所取出。以修杨德兮鲁迦,激起长寿,住于山林弘布佛法至
三百年之久。
十九、佐宾车聪

    认出为印度大悉地之转世,佐宾车聪生于博罗族,早岁已任运通达梵文。莲
师曾授以多种密法,教其修习,凭密咒乘知一切大师转世。对于难以思议者可即
时洞识,用无染诚信而得如空之自在。以一手印即可引捉飞鸟,教之一切无常。

示作居士,住于藏东肥沃山谷而后于卡托转世为岩取者他陈多道多杰宁巴。(译
者注:亦即敦珠法王之上一世敦珠宁巴)
二十、听巴南卡

    听巴南卡曾出席于笨教与莲师弟子之争辩,而指出觉者亦无须分别是笨是佛。
凌空而起以日月作钹相击,并云:“无须于众生法界中炽然知识中加分别。”被
笨教以为是其始祖之化身,听巴南卡以金刀剃其发,受莲师灌入密咒乘。及后,
于山林中修法而入于离万法之觉性。单以手印能将北方之野牛驯服,且能教化下
三道苦途之众生。他曾细校大圆满心部等甚深佛典,对莲师口语教授作翻译与注
释而后来转世为一岩取者。
二十一、和珍巴支汪卓

    巴芝汪卓为莲师之在家弟子并受许多秘密教授,作为具才智之译师,进入忿
怒密尊之坛城时,断除对法之幻执。以其观修,将黑业与障碍转化而入无二之流,
溶入自发智慧之巨河。仍保有其种姓卡吗传承,及修习其口语教授。
二十二、玛宁青楚

    生于中藏玛族,宁青楚为寂护训练之僧,而为莲师灌入密咒道。将物质界观
为意念之结晶,于诸岩中无须食用而修,将石化为甘露而食。作为经疏之译师,
通达龙树之教法而于桑耶寺与中国大乘和尚辩经(七九二--四),他更从密师啤
吗那密渣学习,而得幻化续及密集金刚续之教授。宁青楚为八大学者之一而译有
玛哈瑜伽之密典,包括十八主要密续,其根本为“朱蒲生巴宁布”。其一生中,
写有莲师、啤吗那密渣及佛密著作之二百五十注释,内含大圆满阿的瑜伽之精要。

    在朗达玛死后,宁青楚东行往康地将玛哈瑜伽密法传于朱姑宁青桑尼,而继
续传播其注释密法之法。此等教法仍存于康地(朱蒲康陆吗)。作为宁玛巴最重
要之导师,玛宁青楚曾多次转世作为岩取者以开发密藏。
二十三、哈龙巴支多杰

    巴支多杰生于拉萨附近(聂其卡母朗),而东行至汉藏边界。以悟世法之无
常,闻桑耶遇佛教大师之名,乃与二兄弟前往中藏。于此从学于啤玛那密渣,并
受莲师灌入密咒道之口语教授,莲师离藏之后,周游于山中住岩而修。一次于山
峰修法被大风吹到一隐蔽山林,而自此即有不少神通。住于等持,能空过岩谷,
在山中飞行。
后巴支多杰于耶俾梨宁布岩中修法,闻朗达玛之毁法,乃往赴将此疯王度脱,
免再造业。于是穿上一身黑衣以炭涂面,骑白马而往,巴支多杰抵拉萨时,藏王
正观调神戏。混入舞中,以慈心发箭,至王葬而返,于孚布河畔洗刷其马。续行
至藏东续于山中为众生苦修法。经长寿独修,其身化虹光而去。
二十四、兰佐君楚忠兰

    君楚忠兰生于尚他尼(北黑马)而名为朗度南,为赤松德真之一重臣。亦为
莲师之密弟子,受大圆满领体之教授----对当体之直截经验。于身心之无作意,
观空与相之无别----如风、气之无别----而了知觉性如虚空之遍满。以雷电及金
刚杵,他将其净觉之忿怒杵用以解脱人与非人之焦虑与畏缩。当其寿尽,此在家
译师化成光圈。循其传承他陆多吗巴,再此转世为岩取者那拿宁巴。
二十五、那森渣华蒋操

    西藏八大自学师之一的渣华蒋操接受莲师之密咒教授而成具模范之僧人与译
师。莲师离藏之时,召弟子群集他骂,或名杂色龙之地。于此,莲师以廿一日(?)
宣示法要,将仪轨、密咒、观想、禅修正定及多种修习方法之要诀再最后开示,
此时,莲师召渣华蒋操入法界坛城,而于当体之无生死,坐于不变法界中。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