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心秘授

发心秘授

五世DL喇嘛阿旺罗桑嘉措传授
昂旺朗吉堪布讲授
具足无缘大悲至尊具德恩师功德名称极难赞说昂旺朗吉堪布口授

发心次第要览:
一、皈依发心
二、发心秘授:下中士道串修法
    1、修平等舍心
    2、续修知母
    3、次修念恩
    4、次修报恩
    5、次修慈心
    6、次修悲心
    7、次修增上心
    8、次修自他相换
    9、次发菩提心


一、皈依发心等
皈依师,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诵若干遍)
诸佛正法贤圣僧,直至菩提我皈依。(三遍)
我以施等诸资粮,为利有情愿成佛。(三遍)
愿一切有情离亲疏爱憎住平等舍。(三遍)
愿一切有情具足乐及乐因。(三遍)
愿一切有情离苦及苦因。(三遍)
愿一切有情不离增上及解脱妙乐。(三遍)
特为利益慈母一切有情,必须尽力速速证得正等觉位;为证此故,当依甚深道师
佛瑜伽为门,趋入修习菩提道次第。(三至七遍)


二、发心秘授,下中士道串修法
   (人生难得,善知识难遇,佛法难闻,修行机会难得)师云:难得具大义之人身已得,得之能成大义,应如何乃不空过,应勤取心要,以取得人身代价。此暇满具大义之人身,仅此一幸遇,难遇之佛法,仅此一幸遇。宗喀圣教尤难值遇,难遇如晨星寥寥无几之善知识,仅此初度值遇。胜缘会合,不能不赞为希有。如是难遇之因缘,以后更难幸遇。经云:人身仅一遇,如盲龟浮木。此言盲龟于大海中,寻其漂荡之浮木旧巢,若干亿万年偶一值遇。此喻大好人身,若干亿万年之偶一获得。

    (人生无常,死决定)如是难得之人身,能长住也好。但又不能长住,亦必须死。凡在生死圈中,莫不有死,死为决定义。

    (死期不决定,且生缘少而死缘多)且死无定期,刹那顷即可由此身变为他类身躯。盖此身脆弱及生缘少而死缘多故。

    (死时无法阻止,财富妻子丈夫儿女等皆无法带去,只能孤零零一人上路)又死时何可利益,财物妻子均不能利,死时唯冷泠清清一人而去。积如须弥之资财,死时纤尘许亦不能携去;广遍世界之子女,死时无一人能将自己留住不死;

    (强健与羸弱之身毫无用处,唯有含藏一切业力种子之心识,阿赖耶识,能相续下去)乃至与己俱生同来之身躯,死时亦须舍弃,唯余心识而去。

    (唯正法与三宝能利益、可作救护)死时唯一可利益者,唯佛说正法及三宝皈依处。能利益、唯正法,可作救护,唯有三宝。

    (发心精进修正法)既如是,须发心马上勤求正法,即马上勤求大乘法生起菩提心之教授。

    (若不然,得生善道机会渺茫,死后必堕三恶道,因无始来黑业多白业少故。)复从反面思之,如现在不发心马上去修正法,此身一失,其受生不外善恶二趣。以我多生以逮现世,恶业多故,定堕三途无疑。

    (思维地狱种种苦,起大怖畏心及远离心。人世的种种细微的苦我都不愿承受丝毫,何论地狱难堪众苦呢?而黑业却正把我向彼处牵引!)地狱中寒冽热炽,饿鬼道长时饥渴,畜生道互相残食,愚痴、寒热、饥渴、鞭打等苦,一旦堕入,何能忍受。

    (趁尚有机会,皈依求救护,取舍业果。求人天福报。)欲救此苦,唯有皈依三宝,勤于止恶修善。
并须趁此身尚未堕入三途之时,即去勤求不入三途之法,即皈依三宝,希求救护,并发心依业果取舍而行;以求人天增上善果。


    (进一步思维,生人道仍不离八苦,诸受究竟全为苦,难出轮回,毫无是处。吾不取!)此尚不足,复思我今虽生善道,已得人身,而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以及生、老、病、死诸苦,凡今所遇,无不是苦。

    (再思维生天道,修佛法缘份极少,福报用尽,还堕恶趣,依然是苦,终非究竟,吾亦不取也!)即使生到最高之究竟天界,亦未离苦之自性;烦恼一生,终必还堕三途。如是三界,等同苦聚,长期是苦。

    (若欲了生脱死,如何修,当依戒定慧三学)然究应如何乃能离生死,乃离苦之自性。须依戒定慧三学,乃能脱离。故应依戒定慧三学而修。依此三学,确可解脱生死苦,解脱苦之自性。

    (再进一步思维,我虽出离热恼,得自在解脱,而一切诸父母亲朋友仇敌仍在苦海挣扎,迷不知途,我言解脱,岂非痴人说梦?缘何,众生同体故。)此尚不足,复思自己虽已出离,但自之一切父母尚沦苦海,此为诸佛菩萨所不忍所不许者。

     (既如此,当发愿度众生父母,方为圆满,皆大欢喜,而能度众生父母者,唯佛,故必发愿成佛。)为此故,须自他二利,须依大乘法,须生起菩提心。盖欲自他二利究竟圆满,必具功能,而此功能唯佛乃具,故须成佛。

    (成佛之道,在修大乘,大乘之要,在修菩提心。修菩提心之前,应先铲除亲爱怨憎中庸漠然之有漏三心。换之以无漏之平等舍心。基础才牢不可破。否则千里之堤,溃于一穴。竹篮打水一场空。)成佛方便,唯有大乘法。而大乘法之命脉,乃菩提心。故须发心修大乘法,发心生起菩提心。

    (须心与法相合而修,能感动而修。)阿底峡尊者依止金洲大师求得七因果言教与自他相换二种修心教授,依之修习,较易生起菩提心。修七因果言教之先,须先修平等舍心,乃能生起依一切有情而修心,而修为利一切有情愿成佛之菩提心。

1、平等舍心应如何修:

    (欲修此法,必求加持,求大智大权势圆满成就者,此极方便而必须之法。)先想顶上释佛即上师,即一切佛,向之启请:祈尊加持我心相续,我对一切有情因亲生爱、因冤生憎、因中庸而漠然之三心,均祈加持除去而安住于平等舍。并祈加持我令一切有情亦除去此三种心而安住于平等舍。

    (冤亲中庸皆为缘起,切莫执着我相、人相,寿者相、众生相,应知众生同体。三者无丝毫自性可言。自编樊篱,还苦自己。于己于他,无任何益处。智者所不取也。)初、先想一中庸有情于自前面,思维:我愿迅生离冤憎亲爱中庸漠然之三心这平等舍心。如伊平日对自作过许多饶益,自对之一定生悦意心。此悦意心不可要,因能生爱执故,焉知此人过去不曾对自作过残害;故利我者不决定,而消遮爱执之心。反之,如伊对自作过如何残害,自对之一定生憎恨心,此亦不可,焉知此人过去不曾对自作过许多饶益,故害我者亦不决定,而遮止憎恨心。略想:利我者不可生爱执,过去对自曾作残害故;害我者不可生憎恨,过去对自曾作饶益故;由是遮止怨憎、亲爱中庸漠然三心而住于平等舍心。我今安住于平等舍心有何不可呢?!

    (亲者并非决定亲,因缘所成。亲者无自性。)嗣想亲厚者于自前面,思其于自饶益事,则生爱执,亦不可爱,因过去曾对自残害故。

    (仇者并非决定仇,因缘所成。仇者无自性。)嗣想怨仇于自前面,必生憎恨,此不决定,因彼过去曾对自饶益过。

    (是故安住平等心,为最上策。)反复思维后,三种均齐想于前面,如生爱则如前遮止(过去对自曾作残害故);如生憎亦如前遮止(过去对自曾作饶益故);遮止后,安住于平等舍心。

    (众生颠倒,执着我人众生寿者,故亲爱冤憎中庸漠然之心应速速舍去。)此平等舍心提念后,想于自方面此冤憎、亲爱、中庸漠然三心不可生。又回到他方面,此三心亦不可生。根本须于冤亲平等,即无所谓冤,无所谓亲,盖冤者过去曾作过许多次亲眷,亲者曾作过许多次冤仇。如阿罗汉结婚者故事,曾作偈云:
    “六亲锅内煮,子打父屁股,

     冤仇怀中抱,孙儿娶祖母。”
众生颠倒,大多如是,思而压伏冤憎亲爱之心。如对冤许过去对自曾作利益,而现在是对自残害。但冤过去对自是利,不能过去是利,不许为利,而现在是利,乃许为利。以时间推之,冤对自过去曾作多利,总之是利;又将憎心压伏下去。


    (于亲者,起感激想,报恩想,于冤憎者亦然,且应生极大惭愧想,因其消我宿业,成就我故。)续想:一切有情虽在过去、现世,曾为我仇,比皆由我业力感召而来,彼等如执刑人,奉命行事,非于我故为加害;如是不生嗔恨。又彼等于我消多罪业,是则于我有益无损;我不但不生嗔恨,并且当生感激。又彼等因我多造恶业,为我消业,彼则自受下劣等报,是我累彼,我不但当生感激,且生极大惭愧;而为报彼恩故,极图度脱彼等。

    (众生皆喜乐不喜苦,将心比心,决定取平等心而舍亲爱冤憎中庸漠然之心。)嗣想三者于自前面,作总思维:亲者不可生贪,冤者不可生憎,中庸者不可漠然,于自于他均不可如是。但一切有情有共同性,即不意乐痛苦,意乐乐受。自又承许愿其具乐离苦之戒,又如何可生爱憎。

    (成佛乃为尽虚空遍法界众生成佛,自他尚在苦难中,应起同体大悲,舍爱憎心。)又想三者于自前面,于自方面决不可生亲即爱、冤即憎之心。一切有情均自母亲,决不可一部分爱一部分憎。并且自己乃依一切有情而成佛,决不会依一部分有情而成佛,不依其余一部分有情而成佛;一切有情均自恩者。自他双方均不可生亲者爱、冤者憎之心。因自他尚在水深火热之中,又何能有爱憎之分。

    (将此平等心广大周遍。)又渐推广到一村一县,乃至一切世界,对一切有情均不可生亲者爱、冤者憎之心而住于平等舍心。有暇时可广想。略想:冤亲二种有情于前面,而平其爱憎心。平等心生后,然后转入于知母念恩。依前说观到无可爱、憎、漠然;然后又启请,又观又修。如是周而复始,三四次修。

    (何为菩提心。其次第修法。) 所谓菩提心者,须具有为利遍虚空一切有情之利他心,和为利一切有情自己必须成佛之愿成佛心二者,才是菩提心。依七因果言教和自他相换教授合修,更易生起菩提心。所谓七因果言教者,乃依知母、念恩、报恩、慈心、悲心、增上意乐、发菩提心七者,以前前为生后后之因的次第,长期殷勤串习,必生菩提心也。

(无量劫中,无量母亲,无一有情不曾为我母。)

2、修平等舍后,续修知母:即认识一切有情是母,为生起念恩心之因。
    知母者,即能认识一切有情均自母亲之心。八千颂云:一切有情,吾毋不去处,吾毋不生处,吾毋不死处。由此可知一切有情均自母亲。仅念此,认识母亲之心,尚不决定。再以无始之理思之,一切有情从无始来,心流不断,现在之心流,由过去之心流而来。现在之心流,非于现生中仅有,盖入胎之心流,来自入胎前之中有,中有之心流来自前生之心流,以此前前,推之无始。我从无始以来,受生无量数,母亲亦无量数。假如有哪一种有情未曾作过我的母亲,则我受生母亲的数量就不够。又从无始以来,我无处不曾受生过,无趣不曾受过生,故一切有情不仅作过我的母亲,而且多生作过我的母亲。依此理思之,一切有情确是我的母亲,何以我又不认识呢?譬如幼小离家,老大始回,见母而不认识,不能说不认识她就不是自己的母亲。又如见一虫豸于自前爬过,如有神通力,则知是自己过去生中的母亲,不能说她今生开形相变了就不是自己的母亲。


(念母恩,念父恩,念友恩,念邻里,国恩,推而广之。)

3、次修念恩:为生起报恩心之因。
    先想今生之母于自前面,思其对自种种养育之恩,为我救护一切损害,为我成办一切利乐。初住胎时,母亲一饮一食,一行一动,一坐一卧,都是在为保护胎儿着想,何者于胎儿有害,虽自喜食亦不食,何者于胎儿有益,自不喜吃亦要吃。更不顾自己疲劳、辛苦、困难,一行一动,一坐一卧,都是在为保护长养自己着想。假如母亲不是精心保护自己,稍一不慎,自己就会死在胎中,我身得来,实非容易。何母亲给我的身体,既不缺支,又具智慧,能辨善恶,依止佛法,精勤修学,可望成佛。母恩之大,何能比拟。中时,于出胎后,自己如一无知之肉虫,不能自己生存,全赖母亲温之暖之,哺之养之,母亲之心无时不刻不在自己身上,自己一颦一笑,母亲随之一忧一喜。自己粪便,母亲不惜以手承之,以指拭之。夜间便溺,浸湿床褥,母亲宁卧湿处,将自己移睡干处。自己一有疾病,母亲惶惶不安,求医求药,至心护理,不惜通夜不眠,抱自行走。自己不食不语,母亲更自忧心如焚。自己学语学走,全赖母亲昼夜教导扶持。即使有保姆抚养,保姆亦系看母亲的金钱和关心如何而爱护自己的。后时,成长入学,抚之育之,有加无已。既为自己学业担心,又为自己成长焦虑。乃至参加工作以后,尚时时为自己事业发展操心,关注之情,无时或已。母亲对自大恩,不仅今生,乃至多生,亦复如是。不仅在人趣中母恩如是之大,生于兽类,亦有跪乳之恩,生于禽类,亦有反哺之德。


不仅今生母亲对自如是大恩,推之父亲、亲友、邻里,乃至遍虚空一切有情,均自母亲,对自大恩,莫不如是,须一一多遍思念母恩。

(知恩必报,报恩之究竟法,为修究竟圆满方便善巧之正法。)

4、次修报恩:为生起慈心悲心之因。
    思维我辈从婴儿受生饮乳,以至成人,一切忧劳母亲之事,无论初中后时,皆饱受母亲慈恩,如是大恩,焉能不报。以世间一切衣食供养,饥予食,寒予衣,食以甘食,衣以轻暖,作种种承侍供养,虽属报恩,然皆以苦为自性,转瞬即逝,尚非究竟报恩。慈母有情长期沉沦生死,备受诸苦,我当为之拔苦予乐,乃为究竟报恩。
(愿彼得乐)

5、次修慈心:修慈修悲为生起增上心之因,而悦意慈心,又为生起悲心之因,今修慈心。

   因受诸母深恩,见诸母有情如爱独子而心喜悦,极欲劝导令得安乐,令得涅槃无漏之乐。现诸母有情不仅缺乏无漏安乐,连有漏乐,亦甚缺乏,盖缺善法以作乐因。我当如何令彼得乐,愿其得乐,我誓愿令诸母有情俱获无苦之乐。
(不忍其受苦,愿拔其苦。)

6、次修悲心:
    诸母有情昔曾为转轮圣王,富有天下,福尽沉沦,仍在苦中,诸道慈母有情节莫不皆在苦苦、坏苦、行苦之中,无有自在。苦苦如伤上加盐,苦上加苦。坏苦似乐,瞬即成苦。行苦由烦恼业力使然,所作所受,毫无自在。因之诸母有情从无始来,流转生死苦海之中,饱受诸苦,今后烦恼继续滋生,仍不能离苦。为人子者,须为诸母有情拔苦予乐,尤须为之尽拔其苦,予以涅槃无苦之乐,乃为究竟报恩。
(舍我其谁,责无旁贷,发猛厉心。)

7、次修增上心:生起增上心,已圆满利他之心,又为生起菩提心之因。
   诸母有情盲目发狂,又无引导,正向悬岩险处狂奔,为人子者焉能委诸他人、坐视不救。何况自为学大乘法人,焉能不救。慈母发狂者,乃烦恼扰乱其心,不能自主。盲目者,乃无慧眼观察增上生和决定胜之义理。无引导者,无真实善友也。

    狂奔险处者,谓刹那刹那造诸恶业,总于生死,别向三途狂奔不已。我为慈母独子,母不望我,望谁去救,我不往救,谁复往救,责无旁贷,我非救度遍虚空一切慈母有情不可。
(愿代彼受苦。)

8、次修自他相换:为摧毁我爱执,转为他爱执,增胜利他心,易生真实菩提心。
    (愿诸母有情之苦由我承负。)想自母亲于自面前,想她无始以来,由烦恼业力,备受种种痛苦,今后仍无止息,为人子者,何能不救。想她所积一切罪障,苦及苦因,均化为灰烟黑雾,纷纷向自袭来,一一入于自身,代母消受净尽。次想父亲,次想亲眷,次想怨仇,乃至六道一切有情,皆自母亲,她们身中所有一切罪障,苦及苦因,均化为灰烟黑雾纷纷向自袭来,一一入于自身,均代诸母有情消受净尽。

    (愿我一切修法之功德入于诸母有情。)次想自己母亲于自前面,思其备受三苦,缺乏安乐。想自身分出一牟尼身入于母身,母亲因之诸苦净尽,亦转成牟尼身,随欲而有。次想父亲,次想半眷,次想怨仇,次想地狱,次想饿鬼,次想畜生,次想人道,次想阿修罗道,次想天道一切慈母有情均在苦中,缺乏安乐。由自身分出一一牟尼身,入于一一慈母身中,均令诸苦净尽,亦转成牟尼身,随欲而有。次想自身分出无量数牟尼身,化作供物,向十方三世诸佛菩萨作供,诸佛菩萨受供后,心生大乐,身放光明,入于自身,加持我身,将自一切罪障和烦恼所知二障消除净尽,自身化成光明转成佛身,作我已真实成佛想。

    (观想诸母有情供养佛菩萨,接受加持,成为法器。)次想一一慈母有情,均各身中分出无量数牟尼身,化作供物,向十方三世诸佛菩萨作供,诸佛菩萨受供后心生大乐,身放光明,加持一一有情,想一一有情已罪净慧生,成为堪受正法之法器矣。

    (观想自为诸母有情说法灌顶劝导修行,做有情真实成佛想。)次想自心放光,放出无量数上师、佛、菩萨到一一有情面前,为之说法灌顶、劝导修行,最后一一有情依之修行,均已二障净尽,俱皆化成光明,于无有丝毫实有自性之光明中顿成佛身,作均已真实成佛想。

9、次发菩提心:
   (然而,唯有自成佛后,乃有救度功能,思维佛之功德。)想此仅系缘念一切有情成佛,要自己真实成佛后,乃有此救度功能。盖佛身功德,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一一相好,众德所成,诸大菩萨莫能测知。佛身紫金色,光明为性,常光数丈,使人瞻仰,无有厌足。见佛相者,能止恶生善,种成佛因。佛之教化,普及十方,随类现身,随诸根器,任运现身。于各方世界,普现十二种度化事业,有缘众生,随化得度。佛诸相好,一一毛孔,均能放光说法。佛光所至,热狱化凉,寒狱转温,六道诸苦,无不顿息。
   
    佛语功德,六十妙音,一音能说众法,一一有情随类得解。佛事业以语事业为第一,语示解脱,语音无远不遍,如同面聆。佛意功德,总为悲智,与声缘共者三十四种,与菩萨共者三十七种,其不共者三十九种。声缘菩萨仅得佛之相似功德一分,不能得佛真实功德一分。佛意中智德,遍一切所知境,阿底峡尊者曾云:“佛智于一切刹那能遍了知一切境界。”谓佛一念能遍了深广真俗二谛,最深最细深义,无不清晰显现。佛与声缘菩萨之智,有共不共之分,非智体各别,乃同一智体,唯了达程度不及佛耳。因之度化有情功能,亦不能及佛。佛意中悲德,于诸有情不分亲怨、爱逾独子、爱逾自身百千万倍,无一有情无时无刻不在佛悲悯之中。

    佛事业功德,如明净宝石,置于白处则白,置于黄处则黄,随缘而异,与缘相应。佛之俱生事业功德,亦复如是。遇菩萨众,则现报身而为说法。遇菩萨以下,则现化身而为说法。遇凡夫,则现帝释梵天人非人等,随缘而起,任运应机皆不作意。

    佛之无边功德,皆由教证二法而生,尤须证得佛之一切种智,乃能遍了一一众生须用何法始易得义。一切种智,唯佛独有,我为利益遍虚空一切慈母有情,誓愿成佛。

(发愿)
愿我从今以后,凡身误意所作善业和三世善根,以及行住坐卧四威仪,均一齐回向为利遍虚空一切慈母有情,誓愿速速成佛。诸佛正法贤圣僧,直至菩提我皈依,我以施等诸资粮,为利有情愿成佛。(一遍)
吉祥圆满

师云:受本法誓言:行者须日串习一遍。
此系恩师单传菩提心修法之规。如依菩提道次第修法,于修六加行到资粮田诸尊收入主尊释佛,合入行者顶上上师,供七支曼遮后,即续修菩提心修法。应永惠居士殷重虔诚劝请,禀承至尊具德恩师功德名称极难赞说昂旺朗吉(前译阿旺南吉)堪布,慈悲法露,忆述成集。愿诸有情依之修习,迅成佛陀。


回向偈
圣菩提心极珍贵,诸未生者令生起,
令已发起不衰退,辗转增上恒滋长。


愿常面见诸如来 及诸佛子众围绕 于彼皆兴广大供 尽未来劫无疲厌
愿持诸佛微妙法 光显一切菩提行 究竟清净普贤道 尽未来劫常修习
喇嘛千诺!喇嘛千诺!喇嘛千诺!

永久善护其深誓,永久供养诸如来,
永久供养阿阇黎,咕噜等同一切佛。

回复 #1 金刚瑜 的帖子

回向偈
圣菩提心极珍贵,诸未生者令生起,
令已发起不衰退,辗转增上恒滋长。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