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李老居士放生念佛感应佛光接引及诸多瑞相:

李老居士放生念佛感应佛光接引及诸多瑞相:

作者:侯秋东报导   

  台湾弘一大师纪念学会常务理事李翰升居士之尊翁,李宗福老居士,因病于四月十九日夜间九点十七分,在自宅安详往生,享年八十岁。李老居士七十八岁中风失智才学佛,命终后感应佛光接引,檀香满室,面带微笑,气色红润,全身柔软等诸多瑞相。弥陀大愿,信愿求生者,无不摄受,实为明证。

  李老居士早年罹患糖尿病,曾注射胰岛素二、三年,后改为口服,兼用中药调养(李居士的弟弟系中医师),直至命终,其糖尿病史及高血压、心脏病至少二十五年以上。

  两年前李老居士突然中风兼老人失智,病情开始严重。由于李居士孝心侍奉,方便善导,李老居士开始学佛、念佛、礼佛(无法礼拜,只能翻掌),发愿往生西方净土。

  虽然李老居士智力退化,但在李居士的带动下,仍能口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及发愿回向文。近两年来,为了帮助父亲往生,李居士与其令堂,每天陪老居士念佛、发愿、回向约四十分钟,间亦印经、放生、供僧……等,大做功德,以为助行。

  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老居士开始两脚动脉全堵塞,不能走路,脚掌又出现溃烂变黑的迹象;且白天昏沉的现象更严重,问十次家人姓名,仅一、二次可答对。今年一月底,台北林口长庚医院表示李老居士终难避免截肢的命运。李居士此时开始更积极地为父亲放生。他常用汽车带着父母亲一起到野柳海边,买海鱼放生。每次放生后,父亲总会清醒过来,过一、两天又再昏沉;再次放生,又会使父亲清醒。

  今年二月初一开始,李居士针对父亲年轻时于鱼、鸟的大杀业从事密集放生以弥补,一星期放一至二次水族或鸟类,共密集放生两个月又十天,花费四十万元左右,又发愿尽形寿广行放生业。本来,今年起李老居士每天晚上都无法入睡,放生十多次后,从三月二十五日开始,晚上便可呼呼入睡。

  由于卖力放生、念佛回向,及供养三宝,李老居士的脚,一次又一次,由肿胀溃烂流脓,转为干燥愈合脱皮;脱皮之后,再度肿胀溃烂流脓,经常如此循环不已。佛菩萨确确实实显示了灵感,始终让李老居士免于被截肢的命运。大智度论云:「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放生第一。」放生功德实不可思议!

  四月十六日半夜,李居士梦见照顾父亲的小弟告诉他,父亲将要往生;四月十九日晨,李老居士稳定的病况突然告急,中午李居士开始邀集莲友为父亲助念佛号。往生前三个小时,台中县东势镇,势至念佛会创办人兼会长,廖秀珠老师亦赶到万芳医院为李老居士开示并助念。其后土城承天寺念佛班数十人、弘明学园连老师、台中莲社社长、台北净庐念佛会会长、慈济功德会及诸莲友,都到场助念。往生后约三、四十分钟,有莲友看到佛光普照,也有莲友闻到浓烈的檀香味。往生八小时后,老居士脸上现出微笑。助念二十四小时后,脸色转红;入殓时,全身柔软。护送灵柩前往入殓途中,弘一大师纪念学会理事,陈世兴居士再度闻到浓浓的檀香味。

  李居士定课祈求父亲念佛,六年后,李老居士中风失智,终而开始念佛。佛力加被,实不可思议。为了克尽孝道,救度父亲,李居士不辞辛劳,广做功德。除大行放生之外,也到处护持净宗念佛道场,并发愿广行放生业。种种功德回向,使其尊翁得以顺利往生西方净土,命终之时,得保色身完整,免去截肢之苦,可谓是功不唐捐,足可作为今日佛门弟子的孝道楷模。


观音感应 念佛生西

作者:小楼夜雨    谨以此文含泪叩谢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题记

  一心念弥陀圣号,即往生西方净土,这样简单方便而不可思议的圣事,就发生在我外公身上。让我真正体会到阿弥陀佛所发慈悲大愿的“真实不虚”!

  2003年5月(非典前)的某一天早晨,我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最钟爱我的外公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里不由自主的喜悦起来--82岁的外公偏瘫在床14年,终于要完全解脱了,正是助他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良机啊!

  放下电话, 我默默地一边收拾简单的行装,一边在心里开始念诵阿弥陀佛的圣号。没有眼泪,只有祝福。

  念着佛号,一路出奇的顺利,在火车上还意外得到一个临窗坐位,可以如此安静地念佛,庆幸啊!“阿弥陀佛!!!”

  一、太平间

  下了火车,打车直奔医院的太平间,见到舅舅、妈妈、小姨他们,我只是简单的问候,就直接走进停放外公遗体的太平间。姐姐和表妹已经在外公身边随着念佛机默默念佛。我很安静的加入念佛。过了近半小时,我让她们去外面休息,自己一个人留下来陪外公。说实话,以前,从没来过这样特殊的地方,但即使明知身后其他冰柜里面也存放着其他尸体,自己和几具死尸共处一室,但我却根本没有恐怖的感觉。只想静静地认真念佛。

  外公的脸上蒙着布静静地躺着,除了露出衣袖的指甲苍白无血色,标志着死亡的迹象,其他就像他生前一样沉沉大睡。我默默的静静地念佛,凝听自己念佛的声音,沉浸在念佛的愉悦之中。没有眼泪,没有恐怖。

  不知过了多久,别人来接替我,我就到设在太平间院子的临时灵堂,无暇跟亲戚们问候,无暇安慰母亲,只想念佛。干脆就坐在灵堂最里面的外公遗像前,自顾自的念佛。

  念着念着,突然,我的眼前浮现出非常殊胜的景色:我隐约看到一大片遥远的翡翠般的带尖顶的建筑群,就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姐姐告诉我说她在念佛的时候,耳边听到“33天”的声音。难道这就是天人住的地方吗?我知道人的中阴会很容易向往天人的生活而乐不思返。但我不希望外公往生天上。因为,即使作了天人,也会有天福享尽,堕入恶道的可能。不,我决不能让外公仅仅往生天上。我就更虔诚更自信地静心念佛。

  这也许是一种鼓励吧,我就干脆打坐念佛,无暇顾及院子里走来走去的人好奇的注视了。

  突然,我的眼前显现出白衣观世音菩萨足踏五色祥云,很自信地挽住外公的胳膊,径直往西方冉冉升起!而身着寿衣的外公频频回头张望,似乎有什么不放心的事情。(其实,在我的生活中,看到过不少观世音菩萨像,但却从来没有这次如此真实如此近切的)从早晨听到外公去世的消息到现在,一滴眼泪也没流的我突然放声痛哭--不是哀悼,是感动啊!佛菩萨的殊胜大愿,是多么的真实不虚啊!说实话,在我刚才念佛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些试试看的态度。但现在,就在菩萨尽力救度的时候,我却疑心,多么让人羞愧啊!我就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旁边念佛的母亲、姐姐她们。母亲非常激动,就跪在地上念佛。于是,已经皈依的母亲、小姨、姐姐、表姐、表妹都更加虔心地念佛!

  这时,我又看到,在频频回顾的外公的身后,有很多穿孝服的人在推他举他。(事后,姐姐告诉我们说:她看到地藏菩萨说念佛可使外公不堕恶道。当外公登上一朵莲花的时候,却嫌小,而且,旁边还有人劝他从莲花上面下来。这倒是应了《地藏经》上说的“是阎浮提行善之人,临命终时,亦有百千恶道鬼神,或变作父母乃至眷属,引接亡人,令落恶道,何况本造恶者”的说法)于是我们就加劲念佛。

  在我们念佛的时候,太平间院子里其他的3户也开始了悼念活动。耳边不断传来此起彼伏的哭声,我深以为扰:不为亡故的亲人念佛,光哭有什么用!难道还能哭活吗!突然,我灵机一动,与其起嗔心,不如为所有亡人念佛回向!一想到这,我就干脆边念佛,边回向给所有的亡人。

  念了一会儿佛号,我就接着念《往生咒》。这时候,我的眼前浮现出一片黑沉沉的波澜不惊的大海上,飘着无数的铅灰色的男男女女的人形。每一声佛号,变成一朵朵红莲花,而每一声《往生咒》,就像一个个红色的证书样子。观世音菩萨把红色证书逐个发放给男男女女们。“难道这就是业海?”我暗自思忖。就更加起劲的念诵。

  这时候,母亲按照故乡的习俗,焚化纸钱。马上我就看到大群大群的人形来乱抢,观世音菩萨很慈祥地发放给他们。

  就这样,到了傍晚医院要下班了,工作人员要求家属暂时离开锁门。我们就捧着外公的遗像回家。我也不知道中午几点吃的饭,只是想到:为了虔诚,我为什么不行八关斋呢!(其实当时我并不知道八关斋的具体仪规)就不再进食,只是一心念佛,直到次日日出,吃素食早餐。行了人生第一次自认为的“八关斋”,虽然不大合乎仪规!也许是佛菩萨的慈力加被,中间除了被迫跟几位来家悼念的亲戚应酬寒暄的打断,我一直在念佛。既不感觉饿,也不太困,直到次日日出。

  吃早餐的时候,妈妈说她梦到了外公回家取他的棉衣。我就意识到:外公毕竟生前不信佛,所以有这么多的挂碍!什么都放心不下!反而障碍自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护持正法,直至成佛!!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