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屠夫临终念佛带业生西

屠夫临终念佛带业生西  

佛弟子蔡正告84、3、4谨述   

    吾父金土,生于民国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半生以屠猪为业、一生喜畋猎鱼虾。年轻时、孝养父母,照顾手足至诚、惟脾气粗暴。父母亲共生六子、六女,其中二子壮年时死于车祸。自七十岁起、父亲虽金钱无匮,但亲情短少,多半自己照顾生活起居。

民国八十二年父亲生日·母亲与我们恭请新店市净业寺上宽下道师父带领大家读诵药师琉璃光如来功德本愿经一永日,为父祝寿,惜父并未参与。此时起,父亲性情虽不定,但已不粗暴。

民国八十三年十月中旬,医生宣布父亲已是肺癌末期,闻此恶讯,父亲并不相信,但经数家医院证实无误后,他由不信转为对未来怖畏。此时,子女见时机渐熟,即为父说念阿弥陀佛之殊胜,并劝父勇敢面对死亡、忏悔无始生死以来之业障,并求生西方极乐国。乍闻横超三界法门,父虽未深信,但已不再排斥。勇敢接受事实后,父亲开始交办后事:(一)不要送殡仪馆,他怕冰冷。(二)送么儿处后事全在新店宅中完成。(三)一星期后火化。(四)不铺张浪费等等。

时间飞逝,父亲身体出现腹肿,动作变缓,皮肤表层剥落宛如鱼鳞,全身发黑其痒无比,氧气筒更不离身;惟阵痛现象并未出现,食量仍如年轻时至少三碗饭,一切事务仍自已动手不假手他人。但不久,父亲业障如地藏菩萨本愿经所言呈现,如无意识动作,及偶而错乱一一现前。洗澡更为怪异,每日清晨四~五点起床洗澡,而此刻正是年轻时杀猪除毛时刻。子女们每想到父亲为养我等长大,造成无量罪业,佛前为父忏悔更为精进,期盼父亲能于临终前逢大善知识发勇猛心,求生西方阿弥陀佛国。

今年元月十六日午夜,三哥自三峡电话告知我们说:‘父亲于今晚十时突拿水果刀刮其手足如刨猪般,并且直呼大猪小猪都来了,旋即呼吸不匀,频呼猪只来了。’这是父亲第一次呈现死相:全身发黑。全家大小连同母亲马上往三峡接父至新店待死。一到新店,父亲精神又呈稳定现象,次日清晨,恭请宽道师父为父亲皈依三宝,名圣缘。因么儿长年念佛茹素,父亲亦随儿吃素,时而念佛,所有至新店探顾父亲之子女亦皆劝父念佛。历经数日,父亲非常珍惜其皈依证随身携带不敢稍离。住新店期间、又发病一次住院四日,经此未再入院。氧气呼吸器亦弃之不用。

今年二月一日,病情回稳,又回三峡吾兄住处,食量仍旧惊人,精神极好,一切事务仍然自理。二月十七日凌晨一时,突睡地上,并叫兄、嫂及其子女们大声称念阿弥陀佛圣号不可中断。十七日晨四时,接回新店,子女们助念佛号不断,途中父亲手、足、额头冰冷,但脉象仍强。么女秀凤莲友们皆赶来为父助念,至上午十时,父又回复血色,众皆散去。当晚父亲澡浴后,皮肤色泽宛若新生,鱼鳞般景象已不复见。父亲亦不愿再进食,吃药,仅服大悲水。么女秀凤长跪佛前请诵地藏菩萨本愿经二遍为父祝祷。十八日凌晨三女和么女在旁照顾,并时帮父合拿念佛。清晨二时,父突起床到佛像前坐下,观佛庄严法相达三十分钟。十八日上午十时五分,安详往生。家眷及莲友虔诚助念。十二小时后,身体乃柔软如生,顶门温热。经廿四小时、入殓令葬仪社工作人员惊异其柔软不可思议。
父虽往生,仍不忘让其子女增长善根福德。父亲火化日期虽定于三月一日,但该日火葬场已排满行程,后经协商,火葬场同意加班处理,但时间不确定,仅知最迟四点半火化。于是,父亲灵柩经上午一直等到下午四时。在等待期间,子孙们轮流在火葬场内念佛不断,当时佛号真如雷响,回荡全场,完全不受他人影响。因缘至为殊胜,父亲遗体火化完成后在遗骨中竟出现十一颗大小不等舍利子,与数朵舍利花。现正安置于新店市净业寺。
杀生为业的罪重凡夫只要信愿坚定一心持佛名号命终,也能登莲邦。
念佛之殊胜实非任何法门可相比拟!

弥陀教我念弥陀  口念弥陀听弥陀
弥陀弥陀直念去  原来弥陀念弥陀
护持正法,直至成佛!!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