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真人真事] 殊胜的超度——来自亡者的感谢

[真人真事] 殊胜的超度——来自亡者的感谢


---文/sam27c---


这是发生在我的道友身上的真实报导

< 精舍的法会功德, 父亲得以延寿两年>

因无明习性故,父亲生前不但不信佛法,并且时常毁谤三宝。记得小时候父亲为求明牌,曾于家中设置佛龛,但是几次失灵后,神桌上的神像即遭父亲刀斧相向,铁锤伺候,难逃被支解、丢弃的命运。此外每逢附近的庙宇有法会佛事时,家父亦常于法会当中大声漫骂,讥讽信众……凡此种种不知几何,因此父亲生前非但没有累积下任何的善功福德,反而造下许多恶业。

民国93年8月间,父亲因身体不适至荣总就诊,赫然发现其为末期食道癌,经由电脑断层扫描片中,看出父亲的食道因被肿瘤堵住,其细如针管,连水都喝不下去,枉论其他饮食。其间父亲饥渴难奈,但面对眼前的饮食竟无一能食,就算勉强吞下,亦随即痛苦的吐出,一副饿鬼道的情景,活生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因其肿瘤太大无法开刀割除,遂以化疗、电疗为其诊治,但医疗无效 ,病况急转直下,二周后院方放弃治疗,送入「安宁」病房,并发出病危通知。此时家族成员全部到齐,商讨父亲的后事。

这时的我已一心依止 德威仁波切修行佛法有一段时间了,刚巧 上师正在台北举行为期将近一个月的法会;第二天我马上为父亲报名了 德威仁波切主坛的的放生、火供、灌顶教授时回向等一连串法事。当天晚上即看见一群父亲的冤亲债主,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并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但我仍咬紧牙根持续为父亲报名,并亲自参加精舍的各类净障祈福法事。

这时突然奇迹发生了,原本已进入弥留状态的父亲,竟奇迹式的好转,最后居然活蹦乱跳的出院了。但是出院后的父亲,依然故我,仍旧没有好好保养身体,仍然是烟不离手,随身带酒,不信三宝,就这样又过了两年多。

<亡父的信息>

今年一月底家父突然一反常态的,向许多人忏悔其生前种种恶业,并请求他们的原谅…过没几天,随即在2月1日于板桥 亚东医院舍报往生。

当我与家人为家父临终助念时,又见到一批冤亲债主前来障碍家父,于是我观想顶戴上师 德威仁波切祈请加持,并虔诚的为他们开示,这时出现了一朵光耀绚烂的大莲花,原本要障碍家父的冤亲债主们,在上师与阿弥陀佛的慈光加被下,都登上了莲花宝座,消融于西方净光当中。但家父却因业障所蔽,反而见光却惊惶逃避,随即进入了中阴前的昏-迷状态。

随后几天,家父每天都来我这「避难」与「求救」,因为有许多凶猛可怖的妖魔鬼怪,喊杀喊打,不断的追赶追杀他…因为心中害怕的缘故,家父紧紧抓着我的手死命不放;但无奈在业力的牵引下,家父终究被阴差鬼吏们,拖向又黑又冷,深不见底的地方。望着家父那惊恐的眼神,及逐渐消失于黑暗深渊中的身影,而平日疏于修持的我,此时深感无能为力……于是我决定召集兄妹们,商讨如何救助父亲,脱离中阴险境。

次日晚间,家人齐聚一堂商讨着……突然间内人变得有点异状,随即发出阵阵熟悉的咳嗽声,…咦!那不是父亲的咳嗽声吗?此时家人齐声惊呼『爸爸来了!』,亡父附在我内人身上,在一阵声泪俱下的哭泣后,藉着内人的口凄厉的诉说他现在的惨状,并交待以下事项:

四十九日内每日家人须持续以 德威仁波切所传「白餗」香供仪轨供其饮食,并表示如法修持明心精舍的「烟供」等供养仪轨,不但亡父他可得大利益,甚至连那些阴差鬼吏们受供后都对他特别好。

他这辈子没积下任何的善功福德,最后得度的机会是四十九日内的佛事超度,这一切事宜皆要求由法山安排,并表示所有的功德金都要由亡父自己出,这样他才能得到全部的功德。

很感谢法山曾在精舍为其所作放生、火供、灌顶教授时回向等一连串法事,此举令他整整延寿了两年多,这是阴差鬼吏告诉他的;并表示希望家人都能在生前多供养三宝,广做佛事,以免落得像他现在的惨状。

亡父强烈希望得度的神情,以悲切的语气忏悔其生前的种种恶行…,在「将军(父亲此时对阴差鬼吏们的称呼)」二次的催促下,父亲不得不离开我们,临前还特别强调一定要请法山的金刚上师 德威仁波切为其超度!一定!一定要!

2007年3月14日我们为父亲报名参加了精舍的『空行心滴』超度法会。

金刚上师 德威仁波切升座后,法会才开始,就发现许多当日有报名参加超度法会的师兄姐们,身边都跟着若干亡灵众生,原来这些亡灵都等不及唱名,一开始便跟随师兄姐们进入会场了。

法会在庄严的气氛中进行着,「驱魔结界」时,看到了许多魔障众生,在饱餐一顿后,随即欢喜离去。

到了「召魂唱名」时,只见被唱到名的众生,由四面八方而来,恭敬的向上师顶礼后,每人领到一朵由空中化现,光辉绚烂大小不一的莲花,然后欣喜的安住于超度牌位;除了他们外,尚有许多层层围绕,无法以数计的众生(应该是与会师兄们的先祖亡灵,累世冤亲债主、水子灵、缠身灵等等?)皆齐聚会场,期盼着法事。

这时上师拿出一圆镜,由此镜放出祥和的白光照向接受超度的亡灵众生,接着上师以宝瓶甘露水淋镜时,只见甘露水滴到镜面时放出白色光明射向亡灵,此时见到亡灵众生们,好像净化了业障,露出舒畅快活状。


接着上师以「三字咒」焚化净治亡灵众生灵体六处的业气能量,这时亡灵们心中出现一个似藏文「蚌」的光形字,并且为一尊光形似耶喜措嘉佛母的光明所笼罩。

接着上师修「迁识颇瓦」时,从虚空中放下无数的光明金钩,由上往下勾住所有的众生的心识,随着上师一声「嘿」呼声;好像一股强大、柔和、无可抗拒的力量,将亡灵众生们的神识提起,融入虚空中而消失了形相(也有部份亡灵好像金钩抓不住似的,在中途掉落的,可能是业障重,需要多超度几次吧?)。

法会快结束时上师以宝瓶水加持剩下的亡灵,只见一股强光贯入所有亡灵心间,好似令无法一次得度的亡灵众生净化了业障,都露出欣喜状。

那夜的法会真是无比震撼的经验,返家途中,亡父欢喜得度的幸福神情,在脑海中萦绕,久久不能散去,我觉得做为 德威上师的弟子,真的好幸福!

<来自亡者的感谢>

次日晚间家人齐聚一堂,讨论着前一天超度法会的情形(因为小妹及三妹也有参加法会,报名超度水子灵及缠身灵)。正当讨论时,内人又变得有点异状,随即突然正襟危坐,面带微笑,向着虚空双手合十,原来家父又附在我内人身上,在大家又惊又喜的众目注视下,亡父藉着内人的口,以沉稳语调向大家说:

「由于自己的悔过,你们子孙的孝心,以及有幸得真正证悟上师加持的福缘;我已由上师及佛菩萨的无上加持力得度,现在安住于宝座之莲花日月轮上,明白自心体性空寂,已不恋世事;只因想利益其他众生,才重回人间,把我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让大家明白佛法的伟大殊胜,与依止上师的功德利益,.....」。

这时家人非常高兴的围着亡父附身的内人,七嘴八舌的问一大堆问题,亡父也逐一回答:

亡父首先感谢法山请 德威上师为其超度,使其于痛苦深渊中得以解脱出来,离苦得乐。

亡父生前没积下任何善功福德,并且毁谤三宝、讥讽信众、甚至犯下了五逆重罪,原本要直堕三恶道的;但有幸得 德威上师之超度接引,他现今在弥勒净土的兜率内院,既享天福,又得以熏习无漏佛法。亡父非常的感谢 上师,且对 上师的功德证量赞叹不已。

有关小妹的缠身灵,在小妹平日的修持「烟供」的供养回向、及这次明心精舍殊胜的超度法会加持下,原本充满恨意的缠身灵,已转变为护佑小妹的贴身护法,请放心。

至于三妹水子灵(婴灵)的问题,在这次超度法会中,所有的水子灵都被安置在一个类似「托儿所」的地方,其间有佛菩萨、护法圣众的悉心照顾,又能接受佛法的熏陶,待其功德圆满后即可直生净土,获得究竟圆满的解脱。

最后亡父劝大家要以他为鉴,不要像他一样,至死后才知道佛法的殊胜与真实不虚,希望大家当下即要努力修行,勿再蹉跎光阴浪费生命,此外亡父也告诫大家,跟随 德威上师修习佛法,是最殊胜稳当的途径。


在大家欢喜赞叹声中,结束了这场温馨的父子冥阳会。

此时心中深深的觉得,连生前不信佛法,且造下不少恶业的父亲,都能在恩师 德威仁波切的殊胜超度下,往生于弥勒净土;足见 上师的证量与佛菩萨无异,而上师对我等弟子的恩德犹胜于千佛。今生有幸得遇明师,愿尽一生之力追随上师修习佛法。

今将家父真实不虚的往生见闻撰述于上,希望能对芸芸众生提起正信趋入正法有所帮助。


加拿大Ann Coombs女士积极放生,摆脱了两次绝症


──专访Ann Coombs

加拿大Ann Coombs女士在十五年前罹患恶性皮肤癌并扩散到骨头,医生告诉她只剩三个月的生命,当时她忙碌的生活(服装顾问兼电视节目主持人)因此突然中断。在等待死亡时,她偶然接触到佛法,并间接由朋友处得到一尼泊尔高僧梭巴仁波切所教的延命方法──放生,她积极地去实践,每天救一百条命,三个月后她完全康复,七年前我曾和她通过电话确定这些事实,当时她还告诉我,三个月前癌又复发在她左乳部,她又积极放生,又再次康复了。

现在她仍然健康,工作内容则与生病前不同,而和企业界有密切关系,她经常到世界各地演讲,邀请她的企业是国际知名的Panasonic、America Express等大公司。她推测未来商业的改变、领导者角色的改变及慈悲心在企业界的运用,她也说到科技对人际关系、人的心识和工作环境的影响,当然也提到北美洲社会的浪费和对地球的迫害,以下是我们的对谈。

企业界请你演讲的动机是什么?
我在教导大众媒体相关的专业经验和公信度。我的公司有一部门是在协助公司解决问题、增加利润,这已有五年的成果,我们一方面帮助企业界增加盈馀,一方面教导他们慈悲心的运用。

你提起你的生活上有两个转捩点?
第一个是健康的转捩点,也就是依梭巴仁波切的指点,放生而恢复健康。

不少人想知道你是如何去实行的,在美国不容易找到活的动物去放生?
只要有心就有办法,我住在温哥华海边,所以由海鲜市场我可以买到活的牡蛎、螃蟹等,我将它们放回海里,为它们的重生而祝福,我并没有特别的仪式,只是祈祷它们能存活,一方面救它们,一方面也救自己,每次在做的同时,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内有更新的生命力;第二个方法是去鱼饵店买蚯蚓放生,这是很容易做到的,我放了成千的蚯蚓,有一天我的家人打电话来,要求我不要再带蚯蚓回来了,因为我家整个院子的草地都在动,那时我已放了五千条以上蚯蚓,我现在仍继续放生,只是没有放那么多而已;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去SPCA动物收容所,为猫、狗找到新家,这些动物平均在收容所只能活三天就被处死,最近救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我先将它送去兽医处,救活之后再为它找新家,我在小报上登广告,这些广告都很有创意,我还记得其中的一个是说∶「一个爱的社会,爱四脚而不是二脚,不要错过机会。」我是先把猫、狗带回家,再找新家。

上次你提起一天救一百条命?
是的,那包括蚯蚓,现在平均每天救一百条命。

你觉得你身体康复的关键是什么?
慈爱的心、没有恐惧,我是非常积极的去康复自己。现在我也有恐惧,但我将这恐惧的心化为积极的动力。

你觉得帮助你最大的力量是什么?
梭巴仁波切对我的关怀和慈爱。虽然那时我还没见过他本人,但直到现在我还感受得到他的慈爱,遇到这些明智慈爱的人,使我生命改变,也得舍下很多人;同时我刻意寻求帮我康复的人,有清肠的、有机农耕的、教我静坐的等等,直到现在我都依赖他们的帮忙、支持。

你觉得当时仅靠这些养生方法就够了,还是必须配合放生?
对我而言必须同时做,放生是生命最深的一课,在放生的同时我也放下自己的烦恼,为他人著想的力量是能康复很多层面的,虽然当事人仍在恐惧和危机中。

你可不可以谈一下你生命第二个转捩点,九年前你去印度参加法会,见到DL喇嘛尊者的经过?
第二个转捩点是心灵的,在印度参加时轮金刚法会时,我进一步了解到佛法的真谛(究竟的真理),也深深体会到听闻佛法的好处,因梭巴仁波切的慈悲让我能在法会结束时献长寿宝瓶给DL喇嘛尊者,作为一位企业家演说者,佛法对我最大的受益是无缘大悲(无条件的爱心),献宝瓶时,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尊者的大慈大悲,在新德里时我向听众介绍DL喇嘛尊者,以后在多伦多和温哥华又再见到他两次,他鼓励我在工作上要有更大的勇气,冒更大的险来为企业界做更好的改变。

可不可以谈谈你今后的工作、生活方向?
我会继续旅行,去世界各国,年底我被邀请至土耳其,我希望工作不断地扩展,联合其他人利益,让更多人可以借著「正业」互相利益。我的工作都是靠口传介绍,从不主动去寻求,这是去参加时轮金刚法会之后的改变,正业是我们这一生的选择,要生存也必须有些趣味。

可以谈谈正业?譬如一个人如何去追寻自己的正业?
正业一方面利益他人,一方面让人有足够的生存条件,如吃、穿、住、心安等,如此追求则需要勇气,因为需要冒险面对不可知的,也需有创造力、想像力,传统的工作方式和寻求工作的方法正在急速的改变,因此我演讲的题目之一是〈改变、勇气和创造〉,这和正业有直接关系,如何借用观想、静坐和行动找到正业。

在结束我们今天的谈话时,你可否分享你对这世界的祈愿?
愿世界能认识大家相同之处,在环游世界时,我一再发现我们相同之处,在奥克荷马(Oklahoma)市爆炸事件后,我正巧去那城市,我无法形容当时所看到的景象,实在不能理解人为什么能如此互相残害,这地球上没有任何事可以容许人对人的残害,恐惧和憎恨是会带来自我毁灭的,只有爱心才能共同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这是我的梦想和心愿,我这一生不会看到,但我知道是可能的,因为很多人都有这个梦想,我经常遇到他们,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尽自己的力量去创造这个美好世界。
护持正法,直至成佛!!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