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七日持诵 第二十六期 甘露藏之共下士道次第教授


共下士道次第教授
「依止善知识之功德」:
开演圆满无错谬 菩提胜道善知识
意乐加行如理依 功德最极难思议
如海多劫虽勤修 仍极难得大双运
有谓若依上师力 浊世短寿亦易成

如理依止善知识 此时速疾离三有
犹如母见子受益 无馀佛陀至心喜
如理依师纵未请 诸佛欢喜入师身
受供加持彼相续 净信心扉开启时

诸佛加持由彼入 魔障烦恼莫能侵
地道证德即生长 于彼恒敬依止者
诸惑恶业自息灭 善法辗转自增上
现后生中得大乐 今生如理令师喜

生生所得等流果 得值殊胜善知识
听闻圆满无谬法 总之依师于现前
得离无暇人天身 究竟能尽三有苦
终得决定胜妙位


「不依善知识之过患」:
如理依止善知识 功德利益难思议
非理依止或不依 过患亦复难思议
佛说一切善知识 诸佛事业现师身
不敬师即轻诸佛 有何异熟重于此

时轮续中如是说 若嗔师长一刹那
即坏一劫所积善 同等数量大劫中
生于地狱受大苦 佛说纵犯五无间
但依续道尚堪能 即生得获胜成就

倘由恶心谤师长 多劫勤修无成就
续云于说正道师 恣意恶心轻毁者
纵舍昏沉嚣闹眠 勤修诸续无上法
如同勤习地狱因 若于师长失恭敬

功德未生不出生 已生功德当衰损
现世招感病魔碍 非时横死诸果报
后生恶趣长流转 虽百返获善趣身
由彼不敬等流果 生于无暇不得闻

下至正法善士名 总之非理依师者
总于轮回长流转 别于恶趣唯受苦
生善解脱了无期 功德过患极难量
现见此即福根源 宁不当下断寻过
净信恭敬勤依止


「根本修信」:
经云演道善知识 犹如明月朗秋空
俱时无作尽映现 大地一切江河上
诸佛妙慧亦如是 任运无作现色身
报身凡夫知识等 随缘应化种种相

调伏净不净所化 别于续典如是云
末劫遍主金刚持 自现凡夫知识相
引导浊世诸有情 随缘示现行事业
是为十方一切佛 引领我等趣脱道

现身调伏决无疑 纵彼现似有过失
亦如天授善星等 外道诸师极相似
唯见德圆过尽佛 身如众多过失聚
如彼罹患胆病者 见彼白螺为黄色

自身亦为罪障覆 遍计无过为过失
实则过染何曾有 经云为利有情故
胜者化现魔等相 缘此义故现有过
乃至未离恶业障 无量诸佛纵亲临

除此现前所见相 无缘得见相好身
是尔总持师事业 外相虽似具过失
或自恶业之妄相 或师应机随缘现
故尔随彼所现身 尽离过失德圆满
彼与无量刹土佛 体性一如无异别


「念恩起敬」:
诸佛自性总持师 恩德尤胜一切佛
以彼普施法甘露 恒于我辈作长养
如人入狱受大苦 有付赎金令出者
置彼受用圆满处 当称彼为大恩人

如是诸师于我等 开示解脱恶趣法
暂令随欲而受用 人天富乐施大恩
复次善说无上法 能灭轮回诸衰损
引趣三身妙果位 此等恩德宁不大

佛说若传一句偈 量等偈字大劫中
兴供尚难报师恩 遑论开示全圆道
如斯恩德谁能量 由仗师尊大恩德
出离犹如火宅家 效仙人行住兰若

得尝正法甘露味 由仗经师大恩德
得遇妙音怙主教 百千亿劫亦难得
于彼教法生净信 当知自身诸师长
是脱恶趣之依怙 渡越有海之商主

善趣解脱之向导 治惑痼疾之良医
熄灭苦焰之河水 遣除痴暗之明炬
示解脱道之旭日 出轮回狱之救主
降正法雨之大云 令离侵损之亲友
恒常慈护之父母


「由加行依止令师欢喜」:
世出世间诸利乐 一切唯仗师恩生
如此深恩永难报 务令师喜励力行
如农播种于良田 于师最胜福田中
宁不精勤事利敬 由此速满福资粮

供养教授无谬道 上师身中一毛孔
佛说由此所生福 胜于称供一切佛
菩萨声缘诸圣众 那洛密勒仲敦巴
萨迦班禅渣宇哇 众多成就瑜伽士

宁舍身命财受用 供养师长善功德
是尔当由身语业 精勤称赞敬承事
摩搓洗浴起立礼 以自珍爱作供养
师极欢喜胜三门 昼夜不懈精勤修

圆满无谬道次第 是尔当如教奉行
以法供养令师喜 愿能成办求加持


「明暇满」:
无始以来生世中 三界轮回长流转
受生地狱饿鬼身 或得畜身数无量
纵得离苦善趣身 生逢暗劫无佛法
时或流落边地中 时或黯哑慧下劣

时或坚执诸邪见 或为邪师所引转
或由邪命度时日 或为无明愚顽者
今仗师长大恩德 得离可畏三恶趣
复得南洲妙善身 值遇吉祥明灯劫

复能受生于中国 吉祥正法广弘扬
诸根圆满慧力足 于基藏教具净信
亲近如佛胜师长 得闻圆满无谬教
内智锐利知取舍 心于正法极爱乐

衣食资财顺缘具 由藉往昔所积集
广大如海福德力 十八暇满悉圆具
妙善人生今已得


「思维义大」:
众宝充满三千界 义大难胜暇满身
由此现前易获得 上界人天诸圆满
随所欲求悉如愿 欲得轮回增上生
或求异熟八功德 修证吉祥决定胜

依此无难易成就 不净器界与情界
依此即能得远离 复能随愿得往生
兜率天等净乐土 生老病死轮回苦  
依此如愿永尽除 复能成就解脱乐

二种障碍并习气 依此修习皆尽断
三身一切诸功德 任运无作自成办
依此六界具足身 修持无上续密行
于此寿短一生中 能得二身双运位

故当思此暇满身 现前究竟大义利
以其利益极大故 诸大上师咸称许
此身尤胜如意宝 应思此身今已得
若泥现世无义事 不修善趣解脱道

岂非颠倒极愚痴 既能如愿办二利
若不当下起修习 如入宝洲空手回
故当舍弃现世事 昼夜勤修究竟法
菩提道轨诸次第 令此所得暇满身
堪能具足大义利


「思维难得」:
犹如盲子落驴背 暇满人身今已得  
如斯胜缘难复得 总于能得善趣生
定须具诸贤善因 然生善念极艰难
是故生善极稀少 别于能得暇满身
十八因相当具足 以彼因支极难得

岂易圆具暇满果 纵经多生能具足
成办一切暇满因 仍为相续嗔恚念
邪见谤法等违缘 令彼因相尽坏灭
纵未为彼因缘摧 由诸烦恼罪力盛

善念善行力微弱 何果先熟难决定
世尊圣教出世间 稀有如同白昼星
如是暇满善妙身 当思稀有极难得
堕恶趣如大地土 生善趣若爪上尘

本师无诳实语者 岂未如是作宣说
佛说若以地狱趣 饿鬼畜道众生量
比诸善趣有情数 天趣人身极稀少
纵于咫尺田土下 愚痴众生数无量

纵于城邑大聚落 人数不过百万千
复于人道有情中 具不具足暇满者
趣未趣入法门者 修不修持正法者
孰多孰寡应思维 犹如盲鳖值牛轭

犹如豆黏琉璃壁 犹如白昼见明星
犹如芥子住针尖 胜者善设诸譬喻
显明暇满难得义 由彼因果譬喻门
宣说难得暇满身 有缘一次能获得

岂能不取心要义 今已远离八无暇
得获有暇圆满身 倘仍随诸外境转
终复落入恶趣中 如入宝洲空手返
岂有愚蒙胜于此 岂有衰损大于此

总于有暇圆满身 最极稀有难得遇
别于妙音怙主教 最极稀有难得遇
具相堪依善知识 最极稀有难得遇
圆满无谬佛正法 最极稀有难得遇

如理取舍思择慧 最极稀有难得遇
如理实修正法教 最极稀有难得遇
希求解脱善友伴 最极稀有难得遇
如法获得诸顺缘 最极稀有难得遇

稀有因缘会遇时 倘不舍弃缘现世
一切意乐与加行 如教修习增上生
乃至决定胜道轨 岂有衰损大于此
为利于我屡护念 大恩如母诸有情
自当断除犹豫想 圆满修习甚深道
愿能成办求加持


「思维必死」:
真实具义善妙生 极难获取纵得遇
犹如叶端朝露水 无常迅速急坏灭
无边三界轮回中 纵得乐道善趣身
毕竟一死难幸免 纵居虚空有顶界

地上大海山岩间 亦难逃避死主敌  
过去诸劫灭尽时 现今五浊炽盛世
乃至未来生世中 仍难免受死主侵
大梵遍入自在天 转轮圣王雄师力

仙人谛力与神变 明咒幻术诸方便
悉皆无力遮死亡 纵以充满三千界
无量资财难赎命 药师如来亲救治
仍难遣除死主敌 细察往昔诸有情

或为尊贵或卑下 留存后世唯虚名
现今住世诸有情 他朝无一得幸存
寿量无增数数损 犹如燃灯生光焰
焉能长明不熄灭 受生母胎初刹那

即如飞瀑水奔流 无间趣向死主前
计执常住何虚妄 如押死囚赴刑场
途中奉以五欲尘 焉能欣然乐受用
如是无间趣命终 面前纵设五欲事

何能缘此生欢喜 现前权位与住处
亲友资具或身躯 终必消逝不久住
岂能泥著如梦事 年月昼夜一切时
犹如光影急流逝 以彼刹那变灭故

云何死殁不速临 生而为人数十载
平生放逸昏睡事 焉得闲暇修正法
倘一昼夜自观察 如理修法抑散乱
何者居多不待言 无暇之理极明显

死缘不能回遮故 大限将至极决定
倘无暇修速命终 何不当下作决定
精进励力修正法


「思维死期无定」:
决定终归必死故 复次死期无定准
定当丧身弃尸林 心识漂流中有境
初时人寿无量数 往后不出十载龄
现今老少无生后 岂谓此世寿决定  

午前在世暮已亡 昼间一睡竟不起
前刹存活后刹殁 人寿无常实可畏
非时横死极寻常 堕崖覆舟溺洪水
火灾堕马房屋塌 肢体断折利器戮

人与非人怨敌侵 病患四百零四种
外魔内障共八万 内外死缘不胜数
时值五浊混世中 延寿方便难成办
丹药效用难奏功 活命因缘极稀少

食不能消转成毒 药不对症反招病
活缘亦能成死缘 活命因缘何堪信
住于种种死缘中 性命犹如风中烛
倘自意乐与加行 尚存恒常久住想

定为常执魔所制 身命危脆如水泡
微小因缘即能毁 执久住想极错谬
大地须弥四部洲 乃至海等坚实法
终必尽悉趣坏灭 此身危脆若瓦器

当下破灭岂难定 现虽安乐无病患
死主大敌骤临门 犹如晴空现云霞
此时何能掉轻心 翌日晨曦曙光现
来世中有意生身 何者先至难决定
岂能不勤修正法


「思维死时除法外余皆无益」:
若为死敌侵夺时 纵使三界诸有情
亲属友伴簇拥护 无有一者能伴随
纵具遍满三千界 广大无量七宝聚
即使小如芥子许 无能携同赴后世

即此与生俱来身 尚须遗弃床榻上
任随善恶业风驱 无主飘荡六趣中
是尔身财与亲友 死时悉皆无助益
唯有无诳佛正法 能作救怙具实义

现世俗务若梦境 毫无实义应舍离
修持道次第法要 现证无上正觉位
愿能成办求加持


「思维热地狱苦」:
悲哉义大难得身 无常迅速急坏灭
死后受生无自主 唯随宿业所决定
不善业力极强盛 善业势力极衰颓
若堕恶趣可畏渊 如斯大苦何堪忍

地下过众踰缮那 住有地狱诸众生
炽燃炙铁为地基 四围铁墙极炽热
熊熊烈火遍上空 炙铁所成各地狱
铁墙围绕具四门 于彼等活地狱中

有情彼此互嗔恚 以业所生利兵器
相残闷绝昏倒地 复于虚空出音声
告汝有情还等活 次复救起若先前
屡屡身受如是苦 黑绳地狱诸有情

为诸可畏守狱吏 投于炙铁地基上
强猛牵扯身手足 黑绳交错拼纹画
如其所拼作斫割 令彼身受极大苦
于彼众合地狱中 内有相如狮虎等

兽形头面大铁山 二山双合压有情
血流涌注若河川 复投极大铁槽中
挤压身躯如甘蔗 或为天降大山砸
血肉模糊如齑粉 号叫地狱诸有情

惶恐奔走求宅舍 即便趣入铁屋中
层匝为一或为二 入已烈火炽燃烧
门户瞬间紧关闭 欲求逃生无门路
身为火焚浓烟呛 昼夜啕叫惨呼号

于彼烧热地狱中 有情犹如炙鱼鲜
身置炽热大铁釜 炽燃铁丳贯谷道
穿透脏腑从顶出 身中诸窍出火焰
复掷炽燃铁地上 以热铁椎作打筑

于彼极热地狱中 以极炙热三尖丳
贯穿彼狱有情身 或以极炽热铁鍱
遍里彼等有情身 或投烊铜大铁锅
骨肉销烂各分离 骨锁漉出置地上

待其皮肉重生已 如前还掷铁锅烹
于彼无间地狱中 四方腾焰乱飞窜
焚烧血肉筋骨皮 直彻骨髓火炽烈
状如燃烧灯烛芯 唯由痛苦哀号声

方知彼等是有情 又或驱彼以二手
入于极热铁灰中 或令行走烧炭上
或令登下热铁山 或从口中拔其舌
以百铁钉紧钉张 或为狱卒令仰卧
以热铁钳张其口 灌以烊铜热铁丸


「思维近边地狱之苦」:
八热地狱城门外 复有可畏近边狱
于彼煨坑地狱中 有情下足齐膝没
皮肤血肉皆销烂 举足旋即重复生
如是无间受彼苦 尸粪臭泥地狱中

倒栽其中首足没 利觜蛆虫噉骨髓
复有满布利刃道 下足皮肉尽戮碎
举足旋即重复生 如是无间受彼苦
达至剑叶林地狱 有情疲坐树荫下

众多剑叶从树堕 斫截其身诸支节
伤痛昏厥身倒地 复为牦犬撕噉噬
次入拉末梨林中 有情遂欲登其上
利刺登时朝下戮 下时被刺复回上

由是贯刺诸支节 且有铁觜大鸦禽
落于头顶啄眼瞳 复至广大无极河
沸热灰水满其中 烹煮堕河有情众
血肉皮等尽靡烂 河畔排列狱卒众

挥舞棒杖不令出 或以铁钩强牵拽
令出仰置诘所欲 倘谓我今甚饥渴
即灌烊铜热铁丸 堕大地狱诸有情
所受大苦极难忍 历无数劫非短暂

乃至恶业未报尽 当于彼处长受苦
倘闻此说不生畏 自心愚顽岂如石


「思维寒地狱之苦」:
离此八大热地狱 过去一万踰缮那
复有八大寒地狱 冰雪遍覆彼地基
暴雪乱飞狂风卷 八方雪岭重重绕
幽暗漆黑寒风凛 众生身有御寒衣

裸体赤露身颤抖 遍身支分皆卷缩
风触生疱无量数 疱裂脓血潺潺流
口出苦声虎虎波 牙关震颤互扣抵
严寒所触身青瘀 次转瘀红尽破裂

所受如斯大苦寒 非数昼夜即报尽
喻载胡麻八十斛 每过百年取其一
待彼胡麻取尽时 即等寒疱狱寿量
后后七狱寿数量 等同前前倍二十
难保不堕彼狱中 倘生彼处何堪忍


「思维饿鬼之苦」:
从此世界地下处 过去五百踰缮那
有贪吝生饿鬼众 地基色赤如烧铜
如为酷烈日光炙 荒芜辽阔极凄苦
一切乐境皆匮乏 咽喉枯躁肚腹大

四肢瘦瘪形枯槁 相如烧焦黑杌木
外障饿鬼见果林 或净水等急趋近
然如追逐阳焰水 举凡所见皆隐没
或成脓血粪溺等 可厌秽物或灰烬

或为手执兵刃者 守护遮挡不令得
内障肚腹大如山 口头狭窄若针孔
或出火焰为瘿障 虽获饮食口难容
纵能入口为火烧 颈瘿阻隔难吞咽

设能入腹无饱足 有饿鬼名猛焰鬘
于诸饮食自作障 若饮若食于瞬间
化为烈火自焚身 食秽难得净饮食
唯食粪溺痰涎涕 呕吐秽物脓血等

腐臭可厌不净物 彼身庞大肢瘦瘪
奔走求食极疲累 夏季月光觉炽热
冬节日光感严寒 略瞻大海即干涸
有为喉结所障碍 大饥身心极苦恼
遂即割食自身肉 恒时无间非短暂

身受猛厉饥渴苦 纵饮食名亦不闻
世尊有说人一月 等同饿鬼一昼夜
寿五百岁得不死 或为五千甚万年
倘生此趣何所从


「思维畜生之苦」:
一切愚痴畜生众 彼等根本所住处
谓由海面至海底 形相色泽身量等
各有异别无固定 其数无量无穷尽
犹如地上谷米聚 群集挤压难移动

蛰居阴暗洞穴中 畜生杂居天人界
有为饥渴苦所侵 或为狂风烈日苦
有于暗处经生死 有住岩石淤泥中
有于粪泥载浮沉 大者噉小反亦然

有由皮肉遭杀戳 负重驱驰受鞭挞
为得毛骨剖其身 或令耕耘构乳等
昼夜六时无间断 恒受难忍大苦恼
寿量有或经劫长 彼寿短者无决定

业力感生苦各别 总之畜生极愚痴
所应取舍难了知 倘若得此苦难身
纵一刹那何堪忍


「修皈依」
皈依馀处非三宝 无力救脱令远离
地狱饿鬼与畜生 难忍猛厉大苦恼
三宝能作救护理 令离怖畏是正法
正法导师为诸佛 修法妙善为僧伽

无诳三宝胜依处 若未一心求救怙
总于可畏恶趣渊 别于生死诸过患
悉皆不能得出离 故应当下诚皈依
倘若堕落三恶趣 纵然数数苦哀求

彼时于彼难救怙 是尔我与诸有情
今当皈依佛本师 皈依佛所说正法


皈依奉行僧伽众正修皈依时,「是尔我与诸有情,今当皈依佛本师…」等颂应念三遍或七次不等。
我与一切等虚空有情 乃至证得菩提正觉间
皈依亲疏传承诸上师 皈依诸佛世尊薄伽梵
皈依教正法与证正法 皈依一切贤圣僧伽众
如是念诵三遍,七遍不等


皈依佛竟不皈依 外道诸师诸天众
身像亦作真佛想 呈献供养断不敬
皈依法竟不皈依 外道邪说非法行
远离损恼诸有情 一切意乐与加行

纵于一字正妙法 当极恭敬不跨越
皈依僧竟不皈依 外道邪众为助伴
举凡受持袈裟者 悉应恭敬如僧宝
远离朋党爱憎想 三宝功德与差别

知已数数作皈依 常念大恩勤供养
一分饮食先作供 随念大悲于他众
当令皈依三宝尊 舍弃一切馀方便
一切时中缘三宝 恭敬献供诚启请

由知皈依大利益 昼夜三时如是行
纵遇命难或戏谑 顶戴三宝勿舍离
皈依能入圣教门 三种净戒所依处
能消业障福增广 非人难害离恶趣

所愿成就速成佛 佛说功德难思议
故当至心正皈依 永不违越彼学处


「修习深信业果之方便」:
倘若畏惧恶趣苦 于自三门所作业
应当殷重勤观察 正念正知不放逸
白业虽小亦勤修 黑业纵微誓断除
一切难忍猛厉苦 唯是所积业果报


馀者不令受果故 应勤修善断恶行
喻如肥沃良田中 播以参稞豆谷种
随种生芽无错乱 总之苦乐从业生
纵极微细乐与苦 唯从善与不善生

因果决定无错谬 因不具足或不顺
如是果报不能生 种细亦能感大果
善恶二因纵微细 别别能于无数生
招感无边苦乐果 如未下种不得果

业不造作不受故 善不善业未积集
不生一切苦乐果 种子植已无违缘
果实无疑决定生 如是所集诸善业
未为嗔等违缘摧 定感乐果不失坏

如是所集诸不善 未由忏悔等净治
定招苦果不失坏 是尔业各别决定
复能辗转广增长 所未造业不会遇
凡所作业不失坏 当如贪财无厌者

励力唯修善业聚 虽极微小勤积聚
往昔所集当殷重 勿为叹等所摧坏
愿能成办求加持 永不染犯诸不善
纵极微小亦断除 视如毒蛇入衣裙

往昔所集当决定 依止四力令清净
菩提正觉妙成就 广大胜出增上生
故勿仅此而自足 当自精进勤修学
成办八异熟功德 妙善人生一切因



不动金刚广大智,金刚界中大善巧,金刚身语意坛城,于尔密界恭敬礼!
大日如来至清净,寂静金刚大欢喜,自性光明胜中胜,毘卢导师我敬礼!
宝生法王极甚深,如天中天无垢染,最胜金刚无自性,胜金刚身我敬礼!
弥陀无量寿金刚,胜中胜天无分别,离欲获证到彼岸,胜金刚语我敬礼!
不空金刚圆满佛,一切行思皆成就,清净自性胜中生,金刚勇士我敬礼!
纵得离苦善趣身 生逢暗劫无佛法
时或流落边地中 时或黯哑慧下劣
时或坚执诸邪见 或为邪师所引转
或由邪命度时日 或为无明愚顽者

今仗师长大恩德 得离可畏三恶趣
复得南洲妙善身 值遇吉祥明灯劫
复能受生于中国 吉祥正法广弘扬
诸根圆满慧力足 于基藏教具净信
亲近如佛胜师长 得闻圆满无谬教
内智锐利知取舍 心于正法极爱乐
一切诸佛菩萨众  祈请于我垂护念
犹如三世诸依怙  决定趣入大菩提
所发无上菩提心  我亦真实而发起
祈求本尊诸佛众  为我弟子作明证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