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七日持诵 第二十八期 甘露藏之共上士道次第教授


上士道次第教授
「思维应入大乘之理」:
精勤修习三学处 决定能出生死海
唯求自脱轻弃舍 为生死迫诸有情
即如罔顾狱中母 唯求自身脱笼牢
无耻何有胜于彼 故当救脱有情众


「修平等」:
现前一切诸有情 或现敌友或中庸
缘于彼境起计执 于敌生嗔友起贪
于彼中庸心淡漠 今为怨敌诸有情
宿生多次为我母 哺乳养育慈呵护

令离侵损勤饶益 今为友伴诸有情
宿生曾为己怨敌 生吞活剥复捶打
断自性命无数次 今为中庸诸有情
前生亦曾无数次 或成怨敌或友伴

或缘嗔恚作损恼 或曾悲悯作饶益
是尔于彼诸有情 何者应贪或该嗔
当舍贪嗔妄分别 遍观彼等为亲友
若谓敌友本无定 当于彼等离损益

唯住淡漠即错谬 应知前生为敌者
颠倒愚痴不识母 于我嗔害实错谬
宿生为我助伴者 岂能不报彼恩惠


「修知母」:
云何一切有情众 皆曾其实为我母
盖从无始生以来 所取身躯无量数
倘谓有情无限量 皆曾为母不应理
以己受生之数量 亦如有情不胜数

曾为我母实应理 心识起始何时处
以初边际不可得 故尔往昔所取身
其数亦复无限量 除于化生湿生位
受取胎生卵生时 定当具足父与母

是尔一切诸有情 曾为我母实应理
复于数量已成立 一切有情为我母
遍智佛陀无诳故 彼云流转生死中
未见有情于宿生 未曾投生于此处
未曾受取如是身 未曾互为父母眷

是尔纵使难相认 流转生死诸有情
悉如今生吾父母 即使死后不相识
然彼皆曾为我母 大恩护念慈养育


「修念恩」:
如何思念被大恩 应思今生吾慈母
怀胎九月九日间 犹同手持珍宝器
一切行住坐卧事 如履薄冰极呵护
唯恐于我生伤害 自身所乐诸饮食

为利胎儿尽弃舍 后于临盆分娩时
不念所受大苦楚 爱子尤胜如意珠
初即于我极慈爱 婴儿初生发蓬松
粪秽流泄不自知 利害纵微难辨别

唯仗彼恩勤抚育 哺乳暖身拥怀中
软褥裹身背负行 坐置膝间舌喂食
手除残粪口啜涕 拥抱逗弄唤爱儿
温柔呵护慈瞻视 轻呼乳名笑面迎

水火险崖作救护 甘愿代儿受病苦
宁舍身命无悔憾 养育恩情如海深
母亲荫护渐成长 教导饮食行坐仪
饥予饮食寒添衣 不迟劳苦行不善

省俭难舍财资具 尽予爱儿无吝惜
现世宿生恩泽被 慈母恩惠极无边
如是五趣诸有情 往昔身为人趣时
数数施恩若此生 纵非生于人趣中

或从卵生或胎生 彼等克尽己所能
于我饶益除衰损 恩深浩荡难估量


「修报恩」:
有情于我具大恩 若于彼恩不酬报
如斯劣行极无耻 是尔焉能不报恩
举凡具有心识处 即为烦恼魔所惑
不见涅盘解脱道 不遇正士善知识

恶行羁绊步蹒跚 堕落恶趣深渊中
于彼焉能轻舍弃 一切如母有情众
多次得获轮回乐 然彼安乐欺诳故
不能以此报大恩 是尔应当令彼等
趣证解脱涅盘乐


「修慈心」:
如母一切诸有情 皆欲得乐然不识
善法乃是安乐因 纵能了知不实行
或为烦恼惑所驱 纵欲实行难究竟
业未造作不遇果 故诸恶趣有情众

恒常受苦无安乐 反之善趣诸有情
即彼安乐非其实 仍见彼苦为安乐
倘若一切诸有情 咸具遍智佛妙乐
与彼乐因正道轨 若尔此实何善哉
愿令如是求加持


「修悲心」:
如母一切诸有情 皆欲离苦然不识
不善乃是苦恼因 纵能了知不断除
纵欲断除难成办 已所作业不失坏
作恶当如地狱趣 身受极热苦寒迫

或如饿鬼常饥渴 或如畜生极愚痴
身受劳役杀戮苦 或如人道有情众
感受生老病死苦 或如非天修罗众
身受嫉妒诤斗苦 或如欲界诸天众

感受死殁变异苦 或如色界无色界
彼等身为行苦缚 倘若一切诸有情
咸皆远离一切苦 与诸烦恼众苦因
若尔此实何善哉 愿令如是求加持


「修增上意乐」:
唯愿一切有情众 离苦得乐非圆足
应当励力令成办 故当遣除众生苦
咸令彼等得安乐 犹于现世之慈母
为彼除苦令得乐 一切含识诸有情

均欲得乐永离苦 彼等皆曾为我母
于我咸皆具大恩 是尔众生皆平等
故尔自当荷大任 度脱一切诸有情
尽离着有滞灭障 令入一切智胜位

「修菩提心」:
自身为业烦恼驱 受生何处无自在
何堪担荷度生任 救诸有情出生死
达证无上大菩提 然今无力办此事
声缘果位尚未证 决难引导诸有情

达至一切智境位 小乘二种杀贼果
唯能断除烦恼障 所知障垢仍未断
唯能净除一分过 且唯成就一分德
自利尚且未究竟 遑论成办利他事

谁能度脱诸有情 出离轮回生死海
当知唯佛别无余 自利利他断证德
究竟圆满唯有佛 为求成办二利事
定须证得最胜位 倘能成就佛身德

相好庄严恒不变 随顺一一诸有情
任运示现种种身 复次佛语功德者
能于一时以一音 别别释除众疑难
随自语言各得解 身中支分俱时现

复次佛意功德者 现证诸法真实性
如睹掌中庵摩罗 明见一切所知境
佛陀大悲功德者 有谓慈母爱子情
于佛慈悲有情众 纵极小分难等伦

佛陀事业功德者 安住不动法界中
随缘示现行调伏 若如意树摩尼宝
任运成满一切愿 复彼事业离边际
乃至众生未穷尽 恒常相续无间断

妙哉倘能得胜位 具足彼等佛功德
即能究竟普饶益 一切如母有情众
故当孜孜求成就 二利究竟最胜位
愿能成办求加持


   复次,当如下文所说修习六波罗密多。依自他更换等方便修菩提心,先修平等、知母、念恩如前。

「修自他更换」:
以彼一切有情众 皆曾为我慈父母
自身一切苦恼因 当知乃是爱我执
爱他则为利乐因 佛说世出世安乐
悉从利他意乐生 一切着有滞灭过

悉由自利意乐生 总之愚童缘自珍
漂流苦海瀑流中 诸佛如来唯爱他
却能成就极乐果 是尔欲求苦尽断
应当舍弃爱我执 倘若希求无尽乐

则于爱他当精勤 愿诸如母有情众
一切苦恼与苦因 普皆成熟于己身
苦与苦因悉远离 一切现前与究竟
所有安乐及善根 悉皆成熟于彼身
成皆具足胜妙乐



次修增上意乐、发菩提心如前。
复如下文修习六波罗密多。

「修学六度」:
徒具欲得之意乐 难成殊胜佛果位
故当受持菩萨戒 趣修菩萨佛子行


(布施度)
何时演说佛正法 不着利养恭敬等
如是即为法布施 救护有情得远离
人非人害四大侵 如是即为无畏施
凡有所求普施予 异熟果报不希求

如是即为财布施 从今于此三种施
当自精进勤修学 愿能成办求加持


(持戒度)
于己所得三种戒 一切学处不违越
如是即为律仪戒 六度一切诸善根
相续未生令出生 所已出生令增长
此即摄善法戒是 利生方便有十一

由彼成办利生事 此即饶益有情戒
从今于此三种戒 当自精进勤修学
愿能成办求加持


(安忍度)
纵诸有情皆为敌 毁訾轻侮加己身
以慧观察不生嗔 以德报怨作助护
此即耐怨害忍是 为正法事忘己身
纵乏衣食与卧具 身染病患逢逆境

从容忍受彼苦恼 此即安受苦忍是
于三宝等堪赞境 一心敬信虔称颂
此即定解法忍是 从今于此三种忍
当自精进勤修学 愿能成办求加持


(精进度)
为利一切诸有情 纵经久劫入恶趣
长住轮回圆佛德 悦意欢喜无疲厌
此即披甲精进是 于己自心相续中
勤集六度诸善法 此即摄善法精进

勤修利生十一法 饶益有情精进是
从今于此三精进 当自精进勤修学
愿能成办求加持


(禅定度)
静虑约自性分二 世间与及出世间
静虑约品则有三 寂止胜观与双运
静虑若就作业分 身心现法乐住定
引发功德静虑定 饶益有情静虑定
从今于此三静虑 当自精进勤修学
愿能成办求加持


(智慧度)
通达真实胜义谛 通达五明世俗谛
通达饶益有情慧 无谬成办二标的
从今于此三种慧 当自精进勤修学
愿能成办求加持


「修学四摄」:
引导弟子方便者 施财爱语说正法
策励弟子如教行 自于所教同事修
从今于此四摄法 当自精进勤修学
愿能成办求加持


「修奢摩他」:
虽善修习菩萨行 倘不通达真实性
纵极精进勤修学 终难出离生死海
故当勤求净正见 心缘沉掉上驰散
难见甚深真实义 为除沉没与掉举

专注一趣静虑定 当勤修习令成就
能障静虑有五过 懈怠不乐修静虑
失所缘境及沉掉 作行与及不作行
对治懈怠过失者 见止功德之信心

希求静虑之乐欲 彼欲所发之精勤
勤果轻安与寂止 正念对治失所缘
沉掉对治为正知 沉掉对治不作行
对治乃是作行思 离沉掉时之作行

不作行之平等舍 乃是彼之对治法
为求断除五过失 八断行法当依止
听闻思维正念知 精进串习为六力
有励力及有间缺 无间缺及无功用

运转作意有四种 内续安住与近住
调伏寂静最寂静 专注一趣与等持
由修六力四作意 与及住心九次第
引生身心轻安乐 成就寂止奢摩他
愿能成办求加持


「修毘钵舍那」:
如是成就寂止已 复应专注善思择
殷重观察无我义 断除无明邪执根
缘何我与诸有情 无始流转生死海
大苦驱迫无自在 自他心性本无记

然于自他有情众 生起独一实有想
缘此自他实有执 遂起爱己嗔他等
种种一切烦恼惑 造业流转六趣中
旋转犹如水车轮 苦海波澜从此生

于彼现似自性有 有寂诸法起实执
不知唯分别安立 此即究竟生死根
是尔当知所破境 是计实有自性我
非依身心之聚合 假名安立之自我

倘若彼我为实有 则彼自我与身心
定必是一或是异 离此以外更无余
我与身心若是一 由彼身心是二故
我亦为二异相续 又以自我唯一故

身心即应不可分 我与身心若为一
应成一体无异别 若尔我身与我心
别别立名不应理 故许我身心为一
当知过失极众多 是尔自我与身心

彼等体性非同一 若许我与身心异
彼等则为相异体 如是应许彼是身
彼是心识彼是我 未见是事故非异
是尔自我与身心 既非是一亦非异

我如幻化离谛实 唯依身心聚合生
身亦现似有自性 非唯观待骨肉聚
所成五肢假安立 彼实有境亦应破
倘若彼身为实有 是则身与身支分

定必是一或是异 离此以外更无余
身与支分若是一 身具头等众支分
如是应成众多身 又以身躯是一故
身中支分不可分 身与支分若是异

遣除手足支分已 应许余者即是身
然而彼实无所有 是尔彼身唯观待
支分和合及安立 心识之理亦如是
喻如天授之心识 彼心现似有自性

非唯观待天授心 前分后分假安立
此即所破显现理 天授心若有自性
彼心与彼前后分 定必是一或是异
离此以外更无余 心与支分若是一

心具众多前后分 如是应成众多心
又若彼心是一故 彼前后分不可分
心与支分若是异 遣除前后刹那心
彼心定当明了现 然而彼心实非有

是尔彼心唯观待 前后支分假安立
若依四要作观察 我与身心本非有
复次如是遍观察 有为无为一切法
即见彼等如虚空 总之有寂一切法

唯依名言分别立 是尔自性成就法
纵一尘许亦无有 诸法若非自成就
则彼诸法云何有 诸法无实如梦幻
犹如谷响水中月 诸法纵非自成就

缘具即生如谷响 虽经观察无所得
然彼非是毕竟无 一切万法亦如是
于彼因缘具足时 若以抉择胜义理
观察彼法与显现 虽见一切无所有

然彼非是毕竟无 若于一法作观察
知无乃是无实有 而非毕竟无所有
唯施设有若谷响 仅彼自性非实有
是尔于彼一切法 若以正理作观察

抉择彼等甚深义 即见彼等如虚空
复得广大决定解 缘起业果极成立
此即见中最究竟 熏修后得如幻者
幻牛象马若现前 定解彼境非有故

达彼显现如幻化 如是认知一切法
悉皆安立无错谬 由达显现无自性
后得所显诸境相 任还见彼如幻化
是为修幻不二门 犹如虚空根本定

后得显现皆如幻 应当结合齐修习
得证专缘甚深义 甚深止观双运道
愿能成办求加持


「趋修金刚乘」:
出离菩提心正见 三种共道善修已
于彼具相金刚师 当以三喜令欣悦
得获领受四灌顶 植下四身佛种子
勤修深道二次第 速疾证得双运位
愿能成办求加持
不动金刚广大智,金刚界中大善巧,金刚身语意坛城,于尔密界恭敬礼!
大日如来至清净,寂静金刚大欢喜,自性光明胜中胜,毘卢导师我敬礼!
宝生法王极甚深,如天中天无垢染,最胜金刚无自性,胜金刚身我敬礼!
弥陀无量寿金刚,胜中胜天无分别,离欲获证到彼岸,胜金刚语我敬礼!
不空金刚圆满佛,一切行思皆成就,清净自性胜中生,金刚勇士我敬礼!
如何思念被大恩 应思今生吾慈母
怀胎九月九日间 犹同手持珍宝器
一切行住坐卧事 如履薄冰极呵护
唯恐于我生伤害 自身所乐诸饮食

为利胎儿尽弃舍 后于临盆分娩时
不念所受大苦楚 爱子尤胜如意珠
初即于我极慈爱 婴儿初生发蓬松
粪秽流泄不自知 利害纵微难辨别

唯仗彼恩勤抚育 哺乳暖身拥怀中
软褥裹身背负行 坐置膝间舌喂食
手除残粪口啜涕 拥抱逗弄唤爱儿
温柔呵护慈瞻视 轻呼乳名笑面迎

水火险崖作救护 甘愿代儿受病苦
宁舍身命无悔憾 养育恩情如海深
母亲荫护渐成长 教导饮食行坐仪
饥予饮食寒添衣 不迟劳苦行不善
出离菩提心正见 三种共道善修已
于彼具相金刚师 当以三喜令欣悦
得获领受四灌顶 植下四身佛种子
勤修深道二次第 速疾证得双运位
愿能成办求加持
一切诸佛菩萨众  祈请于我垂护念
犹如三世诸依怙  决定趣入大菩提
所发无上菩提心  我亦真实而发起
祈求本尊诸佛众  为我弟子作明证
抄下来了。再来研究!!!!
顶礼上师本尊!!!

随喜赞叹!!!

随喜赞叹!!!
一切诸佛菩萨众  祈请于我垂护念
犹如三世诸依怙  决定趣入大菩提
所发无上菩提心  我亦真实而发起
祈求本尊诸佛众  为我弟子作明证
不动金刚广大智,金刚界中大善巧,金刚身语意坛城,于尔密界恭敬礼!
大日如来至清净,寂静金刚大欢喜,自性光明胜中胜,毘卢导师我敬礼!
宝生法王极甚深,如天中天无垢染,最胜金刚无自性,胜金刚身我敬礼!
弥陀无量寿金刚,胜中胜天无分别,离欲获证到彼岸,胜金刚语我敬礼!
不空金刚圆满佛,一切行思皆成就,清净自性胜中生,金刚勇士我敬礼!
返回列表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新版采用五色封面,并在封面上印有编号【藏密修海20100325号制】,以及正版咨询电话【020-81920865】。咒轮的包装设计与编号,将不定期更新,并在网站上发布最新版本的图片。
藏密修海护摩事业咒轮